儿罔死亲被抓农民工仰面苍天呼欲反

 

我叫闫清华,今年35岁,男,土家族,家住湖北省宜昌市下辖的长阳土家族自治县磨市镇丰山村3组。近几年和妻子颜芬在广州做农民工。儿子闫诗阳今年9岁,留在家里有爷爷婆婆照管读小学4年级,是个温顺、好学,成绩也不错的好孩子。

从刚刚过去的2014年12月中旬起,儿子闫诗阳说脖子和半边胳膊无力,在外打工先回家的他妈妈就带他于12月22日到长阳县人民医院检查,因为涉及农村合作医疗报销制度规定,就住了院,进行了初步检查,住了一天院,没有结果,熟人医生就建议到设备条件更好的宜昌市中心医院检查。12月24日我的阳阳在他妈妈和姑姑的陪同下住进了宜昌市中心医院儿科,主管医生孔婷。刚来到新地方的阳阳还到处玩,有说有笑。在做了颈部CT、三维成像并认同长阳核磁共振检查后没有结果(据说这医院给医生有规定,检查费用必须占到所有费用的百分之几十以上),又要求我们做腰部脊髓穿刺检查。12月27日十一点半时做了腰部脊髓穿刺之后,阳阳就不言不语精神萎靡。检查之后这天吊了4瓶药水,28日没有告知家属任何原因就挂到9瓶药水(到孩子死亡都没挂完)。29日早5点20分,阳阳永远闭上了眼睛。医生护士前来抢救了近一个小时无效,这才补了个病危通知书,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什么文书,让哭得神志不清的孩子的母亲签了字。
入院5天多时间,家属多次问医生检查结果,都说“没出来”、“很忙,”活蹦乱跳的孩子不是死在派出所,死亡6小时后居然没有院方任何出来哪怕是解释一下安慰一下!愤怒的亲属忍无可忍,进行了打闹,但没想到理亏的医院和派出所早有准备,除了十多个医院保安外,还有二十多个警察及不知道多少个便衣。有亲属用拍照录像被警察抢去,后来在亲属的一再要求下归还时里面的资料已经删去。有良知未曾泯灭的警察用微妙的眼神和各种方式表示同情、支持和鼓励,三,申请第三方做医疗鉴定,那就得尸检。
院方的冷漠让亲属无法接受,加上此时我还在回来的长途客车上,几个亲属愤然离席。
几个亲属在病房守护着我的阳阳,医院没人来问是否需要一杯水、哪怕是一盒盒饭。亲属要求医院提供冰块为开着暖气的病房里的阳阳降温,但没人理会。几个亲属自己弄来了冰块,希望让我回来后能看上孩子一眼。
但善良无助的我的亲友们没想到的是,半夜十二点多,病房突然涌进二十个左右的警察和保安,把阳阳的舅舅们(都是农民)死死按住,搜走他们的手机,把阳阳抢走,把3个亲属关进了医院一间办公室直到30日8点多才放。
等他们放出来时才发现医院里外三层有一百多个荷枪实弹的特警和警察,还有数不清的便衣和保安。
我只买到从广州到宜昌枝江市的长途客车车票,但没想到他们会从我老家找来村治保主任和镇派出所两名警察,从我妹妹那打听我电话后给我电话,还居然找到我所坐的长途车司机,车还在湖南时司机在车上接到不知哪打给他的电话后大声问“哪个是闫清华”,我没答应,在枝江我下车后赶紧换车,中间又关了手机换了几次车才到宜昌,没让几个在车站等我的警察和村治保主任截住我。
我见到了憔悴虚弱哭成泪人的妻子,见到已经衰弱的奄奄一息的老岳母,随后去医院在警察的带领下到市殡仪馆见到了小脸白中带紫眼睛还半睁着的儿子!我的可怜的儿子!我的卑贱的被他们漠视的儿子!我的死不瞑目的儿子啊!
望着层层的警察和我无助的来自穷苦闭塞乡下的亲友,我咬着牙去和医院谈,但院方根本就不再有人,只有法律顾问逼我们遵从他们的规定。我不知道这个规定是不是法律,但我知道,我的儿子是他们延误了治疗时机,没有及时的应对方法,也可能有医院所谓的科学的原因,他们没有任何解释自己的问题,只一味地要求我们要买服从他们所说的私了要么申请鉴定。人民政府我们不知道还属不属于人民!
活在刚刚过去的12月被评为湖北省唯一的文明城市的我们,跪求着市领导元旦上班后能关注一下我们,院方和警方太强大,我们已经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我知道我们被跟踪,电话被监听,帮助我们的亲友被警告,但我不知道官逼民反能不能反!我不知道那些威胁漠视我们的人往上三代是不是农民!是否要逼我提着汽油去走极端?是否要逼着我倾家荡产用十年二十年时间甚至一生的时间去省里和北京寻找青天!
我们的发帖很快会被封杀,我们跪下来,向全国的好心人求救,希望你们帮我们转帖,希望你们能给我们温暖!
我给你们磕头了!

我们的电话:
闫清华:15171916222
颜芬(阳阳的母亲):13487241570
秦忠刚(阳阳的姑父):18671740076
颜军(阳阳的舅舅):13872586387
帮忙转一转,谢谢
帮不上忙,但是动动鼠标转一转还是会形成强大的社会舆论的
要是你有很多的群,麻烦你转发一下

 

“大陆哪家媒体的报导最真实”成世界难题

 

(11月)28日,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在自己微博上晒出自己的难题说:“一老外问我:中国大陆哪家媒体的报导最真实?这么简单一问题居然把我难住了。”
潘石屹拥有粉丝1734万,这个消息的发行量在社交网上影响力不容小觑。他粉丝中有很多是大陆的精英,他们也表示答不上来。这个问题,新浪却非常警惕,从一开始就关闭评论,人们只能通过转发形式评论、议论。
新浪认证的一家银行客户经理GEM_Gloria表示:“似乎我也回答不上来。”有人感叹表示,确实难住了好多人。北京市的一位白领女士调侃询问:“有没有一种想投河自尽的感觉?”
有山东网民表达复杂的心情,连放几分不同脸谱后,说了一句:“老外是个明白人”。
任志强调侃老友潘石屹说:“笨啊!”潘石屹反追问说:“你聪明,你说是谁家。” 崔永元等人紧随表示同问。
人大教授张鸣提醒潘石屹说:“人日啊,六十多年,没说过一句谎话。”不少人大笑纷纷称赞这个回答好。媒体人章文也回应道:“笨,环球时报啊,仇美排外最真实!”
人们由这问题开始探讨中国社会的媒体现状,深圳的白领“亭中人”表示,中国没有媒体,只有宣传。上海翁广宗律师认为,中国没有记者,只有喉舌。大陆一位注册建造师也认同说:“中国应没有真正的被全球记协承认的媒体!只有宣传工具!”
湖北武汉有民众更直白:“媒体唯一的功能就是舔。”陕西的“流浪天涯永不悔”认为,中国媒体说的话连他们自己都不信,这也是无奈吧!
数天前大陆《宁波日报》记者的一句话的辞职信也在网上引发关注,该记者写道:“宣传谁做都可以,我就不奉陪了。” 人们纷纷称赞其为“有良知的媒体人”“牛”“回归正常人”。

宁波詹淑媛网上激愤喊冤

公民金玲转

你们到底还要保护杀人犯到什么时候?

公检法负责人员的承诺不兑现,局长说外面凶手是筹码,如果里面四个凶手赔偿金不到位就再抓外面逃跑的十几个凶手。主凶罗昭友花260多万买出在外面串通逃跑的十几个凶手。

局长叫我不要管太多,【谋杀现场主要监控被江东公安局办案人员故意隐瞒、和其他所有证据等、证人被公安局抓去非法关押威胁,叫我不要追究 】黑社会杀人犯罗昭友等人还在老家江西省都昌县全县城骗捐款。

捐来的钱用来买通所有关系,后来执法人员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受害者死不瞑目,受害家属雪上加霜,随时被威胁、被非法关押灭口,控制我的网络、删除我的微博、用各种不择手段,今天将我的QQ强行下线无数次,现在无法登陆。鄞州区石碶街道政府人员是不是威胁手段又要开始了[发怒][发怒]

中国依法治国从何谈起?

中国人民人权在哪里?

下级欺上瞒下,上级装聋作哑不闻不问,每次党中央开会我却倒霉[心碎][心碎]

宁波市负责人员不择手段欺负我这个为哥哥伸冤的弱女子,一言难尽·······[心碎][流泪]

弱女子詹淑媛再次向全世界正义人士紧急求救[抱拳][抱拳][抱拳]

我决不会自杀!

宁波市公检法人员一直在威胁恐吓我,随时准备被宁波市执法人员杀我灭口,我所有的证据铁证如山····,可是网络被腐败分子们控制了,无法上传成功,我离开这里就随时被执法人员非法关押灭口!从今年3月被宁波市驻京办人员非法关押软禁在北京驻京办地下室三天三夜没吃没喝,我被逼不得已割破血管之后,被同关押访民等人发现后,有人报警打120来了,可是宁波市驻京办人员阻止医生送我去医院治疗

而是被宁波市江东公安局陈宏波队长六七个人跪在弱女子我的身上、将我双手反绑,强行绑架押回宁波市石碶派出所,准备对我进行再次关押拘留。后来看我人难看就打电话叫我老公来送我去医院治疗。后来一直被软禁在此,找各种借口欺骗忽悠我们到现在。

他们不能解决问题就让我离开这里去北京告状伸冤[拳头]

自古以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拳头][拳头]

宁波市公检法 黑社会杀人犯的保护伞等人,你们要想杀我灭口就光明正大的来,不要做缩头乌龟。

弱女子决不放弃[拳头]!忍气吞声养虎为患,任人宰割死路一条。弱女子不能为哥哥讨个公道我生不如死[心碎][流泪]

 弱女子詹淑媛感谢所有关注帮助我的恩人朋友们!!我马上离开这里,如果我发生意外了 就是浙江省宁波市514谋杀案的所有负责人所为。我的电话 13429383639 如果是后来关注我的朋友们!有不明白的请看链接,和百度搜索宁波詹淑媛为哥伸冤,可以了解所有案情和司法腐败真http://weibo.com/p/1001603916625807036567(转)

 

一红卫兵忏悔称“弑母”求保护母墓未果

张红兵 59岁,北京博圣律师事务所律师。原名张铁夫,1966年自己改名张红兵

张红兵准备还要申诉。这几年他一直在做一件事情,希望母亲的墓地能被认定为文物。他同时向社会公开了一段“血淋淋”的历史,1970年,张红兵的母亲在家发表了一番言论,让“根正苗红”的张红兵举报为“反革命”。两个月后母亲被枪决。

张红兵说许多年来一直内心痛苦。从2011年9月起他向安徽固镇县相关部门申请,希望认定母亲的墓地为文物。不过没成功。他说公开那段经历,是希望人们讨论、批评,也记住那段历史的残酷。

这名昔日的红卫兵引起公众关注,是他打了一系列官司。与此同时,他也向公众撕开了自己“历史的伤疤”。44年前,16岁的张红兵写了封检举信,与红卫兵胸章一起,塞进了军代表的门缝。他检举的是自己的母亲方忠谋。

根据当年的历史材料、后来的法院文件以及当地县志记载,1970年2月,方忠谋在家中发表了支持刘少奇、批评毛泽东的言论,她被自己的丈夫张月升和长子张红兵举报。

张红兵的舅舅,今年66岁的方梅开8月5日回忆,父子俩与自己的姐姐起争执的那个晚上,他和张红兵的弟弟也在场。他说当时听到父子俩要去检举,很着急,还曾跑出去找人希望劝说。

方梅开说,以为姐姐也就是判刑“蹲大牢”。但两个月后,方忠谋被认定为“现行反革命”,并被枪决。十年后,1980年⒎23日,安徽宿县地区中院作出了再审判决,认定原判决完全错误,“实属冤杀,应予昭雪”。

母亲的案子平反了,不过张红兵“永远不会饶恕自己”。他也在以自己的方式“赎罪”。2011年9月,他向安徽固镇县有关部门提出,希望将母亲方忠谋的墓地(遇难地)认定为文物。未成功。他又将有关部门告上法庭。今年3月底,他迎来二审终审判决,败诉。

去年8月,固镇县文广局曾对方忠谋墓地(遇难地)是否为不可移动文物举行听证会。在听证会上,张红兵以特殊的方式向母亲公开忏悔。他说自己应该成为反面教材,希望历史的悲剧不被遗忘。

怕父亲包庇,自己去检举

新京报:事情过去几十年后,为什么会有公开那段经历的想法?

张红兵:大约是2009年,我看到网上有人写鼓吹“文革”的文章。当时意识到,这是历史潮流的倒退。我个人希望通过我的反思,让现在的人们了解当时的真实状况。

新京报:当年你父亲和你会一起检举你的母亲,和家庭环境有关系吗?

张红兵:我家其实和万千的普通家庭一样,是充满温情的。我记得父亲挨批斗时(注:其父张月升曾在固镇县任卫生科科长,“文革”之初便被“打倒”),母亲站到父亲身边,高喊“要文斗不要武斗”,替父亲遮挡拳头,保护父亲。批斗会结束后,母亲手挽着父亲走在公共场合。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那么亲密。

新京报:但后来因为她说的话,你父亲和你就去举报?

张红兵:放在现在看,会觉得不可思议,但那是个不一样的年代。我的父亲被划为“革命造反派”后,挨批斗,有人对他拳打脚踢。而我,为了表示自己与走资派父亲划清界限,贴了批斗他的大字报。当时,父亲和母亲并没有责怪我。贴大字报后,父亲反而把我当作大人来看待了。当时的舆论导向和社会思潮就是那样的。

新京报:对于母亲的事,你一直说自己犯下“弑母”大罪。

张红兵:事情发生在1970年2月13日,我们家人在一起辩论文化大革命的事情。母亲说,领导人不该搞个人崇拜,“我就是要为刘少奇翻案”。

我当时非常震惊,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完全改变了,不是一个母亲了,而是阶级敌人。我立即投入对母亲的批判斗争。

这时候父亲就表态说,从现在起我们坚决和你划清界限,你把你刚才放的毒全部都给我写出来。母亲写完一张纸,我父亲就拿着出了家门,说要去检举。

新京报:父亲已经去了,为什么你又去?

张红兵:我担心父亲可能考虑其他因素,比如和母亲的感情,比如整个家庭要照顾。为表现自己的革命立场,我写了封检举信,和我的红卫兵胸章一起,塞进军代表宿舍的门缝。

新京报:后来发生了什么?

张红兵:后来我回家,看见军代表和排长进来,对着我母亲就踹了一脚,她一下跪地上。然后大家像捆粽子一样,把她捆了起来。我现在都记得,母亲被捆时,肩关节发出喀喀作响的声音。

无可挽回地格式化了

新京报:举报母亲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后果?

张红兵:想到了。父亲举报回来后,就问母亲:枪毙你不亏吧?你就要埋葬在固镇了。在我亲笔写的检举揭发材料的最后,我写着:打倒现行反革命分子方忠谋!枪毙方忠谋!

我知道我和父亲这么做,意味着母亲会死亡。

新京报:目睹母亲被抓走,有没有过后悔?

张红兵:当时心里很乱。不过想得最多的,不是后悔,而是觉得家里出现了一场阶级斗争,我和父亲站稳了立场,我们的政治表现经得起考验。

那时候大家都被裹挟在一种氛围里,想跑也跑不了。我人性中的善良、美好被彻底地、无可挽回地“格式化”了。

新京报:你检举了自己的母亲,当时周围人怎么看?

张红兵:当时,在与父母关系较好的同事中,有个别叔叔曾私下里说过我:“你母亲在家里说的话,又没有在外面说,你和你父亲不应该这么做”。周围人异样的眼光是免不了的。但大家都不对这件事公开发表看法。

后来,固镇县教育革命展览中,还有一块展板是《大义灭亲的中学生张红兵和反革命母亲坚决斗争的英勇事迹》。

新京报:急于和母亲划清界限,会有自保的原因吗?

张红兵:从表面上看,我所追求的并非私利,志向纯粹高远,而实质上自保的成分占了非常重的比重。甚至我也把它算作自己的一种政治表现。政治表现可能给自己带来不一样的境遇。不过后来我和弟弟依然没有升高中的机会,不能当兵,不能进工厂,都下放到了农村。 

梦里母亲从不和我说话

新京报:母亲这件事情,你觉得对你后来的生活有怎么样的影响?

张红兵:有些影响最初就发生了,可我并没意识到是这件事情的缘故。在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后,我曾陷入极度的恐惧和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之中。

很长一段时间内,我越来越表现出严重的抑郁症状。比如我与父亲、弟弟通过语言交流思想已经困难。我在心里揣摩着要说的每句话,考虑说出来是否正确。我想把自己完全封闭起来,不与他人接触,避免可能发生的恐惧。

新京报:什么样的恐惧?

张红兵:我联想到在土改、镇压反革命运动中被枪决的外祖父,联想到母亲受其父案件影响。我害怕自己在与人交往时,也会像母亲那样控制不住说出自己的政治观点……而我何尝不也是因母亲的遭遇受到影响。更可怕的是,这种伤痛还可能因为我,传递到女儿甚至孙辈。

新京报:会梦到你母亲吗?

张红兵:有很多次,在梦里我见过她,还像临刑前那样年轻。我跪在地上,紧紧拉着她的手,但又害怕她突然消失。我说:妈妈,不孝儿我给您下跪道歉了!但是她不回答我。在许多梦境里,她从来不和我说话,我相信,这是她对我的一种惩罚。

新京报:流过眼泪?

张红兵:许多年来,都有情不自禁流泪哽咽、失声痛哭甚至号啕大哭。我已记不清有多少回了。有时是在白天,有时是在夜晚。

更多的是我在小姨母、舅父的推动下,怀着沉重的负罪感,为母亲写平反的申诉材料而一人独处的时候。

我应该成为反面教材

新京报:别人谈到那段历史,你会不会敏感?

张红兵:2001年,我曾经的一位同事,也是律师,在法庭上,我们代理双方,激烈辩论。休庭后,他在楼梯口拦住我,高声跟人说我检举母亲的事情,说固镇县志里都提了,大家都去看。

我非常愤怒。和他吵了起来,问他为什么揭发我的隐私。

新京报:也就是,你以前并不愿别人知道?

张红兵:从自我保护的角度,我是不愿意的。背后指指戳戳的人太多了,不过这也是正常的现象。

新京报:你反思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张红兵:其实母亲去世后,我就陷入痛苦。这几十年我从来没停止过反思。不过第一次形式上的反思应该是1979年。我看到官媒上公开报道张志新的事情。当时我和父亲就意识到,我们做错了。

经过这几十年的社会底层生活,我也经历了磨难。整理家庭的各种遗物、档案,写材料。我在心里骂:张红兵啊张红兵,连畜生都不如。

我想逃,却无处可逃

新京报:后来你和父亲会谈论母亲的事情吗?

张红兵:我们一直在小心翼翼地回避,迫不得已的时候才会提起。在母亲去世后的很多年里,父亲表面很平静。直到他离休后,有一次我们回老家,他和我第一次谈起这件事。他说当时我们家出了这个事,他应该负主要责任,因为他是成年人。

新京报:你公开这段经历后,周围人什么反应?

张红兵:我的家人和亲戚朋友都不理解,问我你这样做有什么用呢。也有人给我发邮件,说我该死了。好多网友骂我,说你还有脸活到现在,还不到母亲墓前寻死。

新京报:你为了让母亲的墓地(遇难地)被认定为文物,打了几年的官司,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拒绝遗忘?

张红兵:巴金在上世纪80年代初曾提出建立“文革”博物馆的设想。他说,不让历史重演,不应当只是一句空话。他说最好建立一座博物馆,用具体的、实在的东西,用惊心动魄的真实情景,来说明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希望为将来必定要建立的“文革”博物馆,提供一份资料。

家母方忠谋冤案的历史资料,符合巴老所说条件。也应该把我对母亲的行为,作为展览内容之一。我是凶手之一,让人们看不起我、痛骂我吧。每个人都应该看到它。我应该成为他们的一个反面教材。

网友骂得对,我是没脸活到现在的。然而,我想我还不能死,我要作为一个反面教材来警示那些没有经历过文革又迷恋文革的年轻人。然后,我多么希望在我死之前能给自己铸造一坨跪着的铜像放在母亲墓前,让千夫所指,万人所唾。也许,只有这样,我在九泉之下才能有一丝的安宁。

陆红十字会999急救丧心病狂激起民愤

 11月26日消息,南航被耽误病情乘客再次在微博账号发表声明,表示将向北京市卫计委投诉及向999急救并索赔。声明称999急救车欺骗患者,以朝 阳医院和协和医院挂不上号为名,不顾患者病情,将重急病的本人强行送往999急救中心,全名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涉嫌利益输送。

长期以来,红十字会999急救利用急重病人收取超额费用,经常把客人长途转运到远、差、贵的关系医院,极大损害了病患人员及其家属的健康和经济利益,在普通民众当中臭名昭著。

当前急救担架搬抬服务在实际操作中具有垄断或准垄断性质,将变成下一个“拖车费”、“打捞费”。据新京报报道,日前,北京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召开第二十三次会议,审议《北京市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条例(草案修改二稿)》,新修改稿提出“鼓励院前医疗急救机构利用社会力量,为有需要的患者提供有偿的担架搬抬服务”。

  一个记者向北京市卫计委投诉及向999急救索赔,要求

  1,向北京市卫计委投诉,999急救车欺骗患者,以朝阳医院和协和医院挂不上号为名(急诊重症不存在不能挂号问题),不顾患者病情,将重急病的本人强行送往999急救中心,全名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涉嫌利益输送

  2,在患者救治过程中,该急救中心先后给记者做了ct片,b超,腹平片,验血,验尿,血压,开塞露,胃管,心脏监护,输液,等等一系列检查后,最终却判断本人吸毒骗杜冷丁可能最大。此举涉嫌医疗水平低下,并对重病濒临死亡的本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伤害。

  3,在本人病情危急,并且999急救中心束手无策无法确诊之时,仍不安排主动转诊,直至本人自行求助朋友才转至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治疗,此举漠视患者病情,涉嫌渎职犯罪

                   

河北上访警察田兰含冤离世

据徐永海微信


    河北蒙冤警察田兰女士于2015年11月28日凌晨三点五十分在河南安阳逝世,享年57岁。   
    田兰,女,1958年11月23日生,河北省邯郸市人,大学专科文化。原为河北省邯郸市丛台区公安分局警察,三级警督。2002年7月12日遭到被举报者广平县刑警队长郑成月抓捕,从此离开工作岗位,遭遇关押、陷害,蒙冤后至今十二年上访维权无果,屡遭打压。   
    2002年6月,因田兰在《邯郸晚报》上公开揭露时任河北省邯郸市广平县刑警队长郑成月敲诈老百姓万元巨款不给任何手续的事实,遭到了被举报者郑成月,及郑的后台广平县公安局局长杨俊海的栽赃陷害、打击报复。2002年7月12日,他们编造伪证对田兰进行抓捕,并栽赃六个罪名。最后在没有任何可靠证据的情况下,被广平县法院以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枉法裁判一年,并被“双开”。    
    2014年,田兰获得了浙江省民运界设立的首届“王东海人权奖”。   
    据悉,田兰是因为长期遭受迫害和肉体精神的摧残而罹患乳腺癌,尽管2014年做手术,但癌细胞已经扩散。而手术后继续遭到迫害,两次被拘留。   
    田兰女士死在了死磕维权的路上,死在了同司法流氓抗争的路上,让我们记住这位不屈不挠的维权斗士吧!愿田警官一路走好!

维权女苏昌兰煽颠罪案起诉后第一次会见身体堪忧

(广东律师吴魁明)

苏昌兰煽颠罪案经过漫长的拘留(2014.10.27),逮捕,侦查延期,两次退侦后,又来到了佛山市检察院。临到最后时刻的11.13日(羁押已超过一年),在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刘晓原律师孜孜不倦的追问下,辩护律师(刘晓原,吴魁明)终于得知苏昌兰被起诉到了佛山市中级法院。我于11.16日上午在佛山市中院立案庭查询,没有发现立案信息。11.20下午3:45我在南海看守所会见了苏昌兰,得知苏案在11.13日已经起诉,苏昌兰收到了起诉书。佛山市检在第三次移检后的10.21日才作了第一次(至11.20止也是唯一的一次)审问,当时苏昌兰就给了检察官自己无罪的自辩意见。
苏昌兰一如既往地戴着黑头套在管教的带领下来到会见室。取下黑头套,我发现苏昌兰气色很差,脸色泛黄,人也瘦了。苏昌兰说,她入看一年多了,看守所条件太差,有病得也不到应有的治疗。除了以前说的多个病痛外,她咽喉发炎已经变成慢性的了,现在经常咳嗽。之前有一次咳嗽咳到吐血丝,检查后在看守所打了两天的吊针。
苏昌兰叙述,一年多的关押下来,她身体受到非常大的损害。一年来,她都喝冷水(极少有温水),一直冷水洗浴,这样对女性身体伤害很大,进去半年后她就患便秘、月经不调病状了(关押半年以上的女同仓几乎都患该病)。
她非常怕冷,广东今年很热,冬天像夏天一样,她都要多穿衣服,盖被子,一喝冷水就咳嗽。
前几天看守所对关押半年以上的人进行了一次体检,结果又发现她心脏心律不齐,逆钟向转位。
苏昌兰曾多次向侦查和检察部门书面详叙自己的各类病史和病状,要求取保候审,但没有得到回复。
会见过程中,我看见她右手在发抖,问她咋回事,她说是缺钙引起的,她经常会手发抖。(吴魁明律师)

旅美民运元老徐文立工作邮箱被封原因不明

 

徐文立11月28日致友人邮件:

我長期使用的gmail信箱xwl1943@gmail.com昨日不知何故被停用、註銷,幾盡努力,可能也恢復不了了。今後請諸位改用這個信箱和我聯絡。

彭小明报道: 人权观察谴责中国至今仍然刑讯逼供

德国新闻社消息:人权观察谴责中国至今仍然刑讯逼供(原文是德文)2015 .11. 12

大赦国际在报道中谴责说:虽然信誓旦旦要加强法治,可是中国警察还是始终在运用刑讯逼供。甚至有律师也成为经常的酷刑受害人。
犯 罪嫌疑人经常遭打,他们的手足被长时间捆绑,被阻止睡觉,或者是拒绝给予饭食、饮水和服药。特别的一种刑具叫做老虎凳。受刑人坐在一条狭长的木制或铁制的 板凳上,腿部放在凳面上。膝盖被绑在长凳上,双手向后反绑在椅背上。然后将木块或砖头塞到脚跟下,直到犯人的膝盖脱臼。

在这篇题为《看不到尽头》的文件里,大赦国际罗列了590个案例。该人权组织对此谈到,连人权律师本身都成为受害人。在这样的制度之下,连律师也遭受酷刑,普通寻常的被告人还有什么权利可言?对于中国警方来说,为了能做出判决而酷刑逼出口供,就是最简易可行的方法。
今 年中国公安部门已经开始了一场大规模的打击人权律师的运动。官方已经使三百名律师和他们的从业职员被捕,或者由警察传讯。五月份,人权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 Watch)发起了针对中国的酷刑谴责。下个星期,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将举行会议,跟中国人当面对谈酷刑事务。
中国当局从 2010 年开始就多次宣布要加强法治。早在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就签署了反对酷刑的联合国协议,中国对协议的遵行情况下星期将在日内瓦被鉴定。人权组织人权观 察的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女士(Sophie Richardson)对此宣布说:酷刑至今在中国仍然是每天的现实。现在对于北京来说,是一个给予答复的关键时刻,为什么这个问题至今依然如故。
译者按:许多民运前辈都是中国公安酷刑的见证人。所有了解一点国内公检法情况的中国人都知道,国内的审判免不了打骂和酷刑。大城市警方稍微收敛一点,越是偏 远地方,越是无法无天。所有死里逃生的“死刑犯”都是无法忍受酷刑屈打成招,供词作为判刑依据而判处死刑,后因真凶吐露案情、或因“死者”意外复出而捡回 一条性命。内蒙呼和浩特4.9女尸案酷刑逼供错杀青年呼图吉勒图一案的主要责任人高级警官冯志明,一度立功受奖升官,至今仅仅撤销党委委员和副局长职务,仍然没有任何依法判决的消息。
中国社会到处都是黑暗,中国公检法是其中最为黑暗的一角。
彭小明翻译、供稿

这里面有见不得光的惊天黑幕?!

11月5日下午四点许秀才江湖的信息:“这个麦庆初检察官说,死亡原因正在调查,初步说法是死于鼻咽癌、大出血!”死者妹妹张唯楚的信息:“ 驻所检察官终于出来见面了,麦检的回复是这个案件未了结之前,不能见遗体。我不知道这个案件是指寻衅案,还是看守所死亡案件?我感觉他是暗示我不可能让我见到哥哥的面。为什么见个遗体如此艰难?是无遗体可见,还是遗体不能被见?张唯楚(张七毛) ”。

多年来,官员突破常识底线的雷人做法层出不穷。涉事官方不让死者家属见遗体的做法再一次刷新了人们的眼球!人被以口袋罪“寻性姿势”抓了,家属委托了律师也不让会见,人在看守所里面突然死了,家属被通知来处理后事,现在官方居然作出一个雷翻全人类的决定:死者家属不能见遗体!家人不明不白地死了,居然不让家属第一时间见到死者遗体!在尚未排除警察或管教公职犯罪致死嫌疑的情况下,不让死者家属第一时间见到遗体,你如何保证程序公正以及死者家属第一时间的知情权和监督权?连死者的体表特征如何都没有让家属看到和记录,你如何让家属相信死者因“鼻咽癌”而死?你如何消除家属心中因酷刑致死的重重疑虑?

死者在监管机构死了,居然不允家属第一时间见到遗体,请问哪个国家有这样反人道反人性反人权的法律或者惯例?家属得知张六毛死讯已经两天,却迟迟不让死者家属见遗体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掩饰什么,还是这里面有见不得光的惊天黑幕?! 刘士辉

网文照登:退伍军医报警45次无人理网上求转

 我叫李青,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四零四医院退休军人医生。我现在实名举报山东省威海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政委刘新,纵容老婆宋树华(模特)欺人霸财、利用职权影响干扰派出所以及公安局依法公正办案,培植黑恶势力和大兴多处违章建筑并涉嫌腐败案件.有视频实拍警察老婆打人闹事一年多无人敢伸冤。刘新欺人霸财、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自2014年6月20日至今近一年来,对我的经营场所和员工以及我个人不断地侵害60多次,我们向110平台报警有记录的就有45次;在刘新老婆宋树华(模特)亲自指使下,先后纠集社会黑恶人员50多人对我、员工和我经营场所实施了以下违法行为:

殴打我本人及员工人4次,致6人受伤,三人住院。其中一人为轻伤二级,在我们强烈要求下派出所在事后一个多月才进行法医鉴定,而公安局却给我们的是《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

  2014年6月20日宋树华第一次砸坏我诊所一楼大门,我们报警,警察到场后,现场未对宋树华进行训诫、连基本的询问都没有。看看就走了。警察走后,刘新老婆宋树华叫嚣:“你们报警啊!报啊!你们报警有用吗?警察就是我的一条狗!”
  现在我的命只剩下半条!本指望派出所、公安局为我做主,谁曾 想公安局至今连宋树华的违法行为都不能制止,3月15、16日宋树华又纠集十几位妇女将我诊所1—3楼墙面上所有的东西窃走,其中有各种营业证照6份,各种荣誉证书5份,名人明星在我诊所合影镜框几十幅、名人工笔画三幅,我本人的巨幅肖像等,造成无可估量的损失。警察只出警,不调查,到现在没有说法。公安局就像是为宋树华所开,警察为宋树华所用…..。
  事情发生几十次后有人曾将此事反映给市公安局叶立耘局长,叶局长责成相关部门依法处理,而刘新和模特宋树华联合起来一起制造谎言,欺骗公安局,公安局以邻里纠纷为由不予处理,后又告诉我刘新管不了他老婆宋树华,而不予处理。公安局竟然相信他们夫妻的谎言而对我的报警不仅不及时处理,还故意制造冤假错案要拘留我和员工,幸好被正义之人解救!我就是现时代的窦娥啊!

在习近平总书记大力反腐的同时,威海竟然有刘新、宋树华这样的恃权“任性”之人,就这样光天化日之下违章违法没有人敢管?

我恳请对我的实名举报予以重视,核查事实,尽快清除党内蛀虫刘新!查清刘新背后的黑势力!严正党纪国法!

刘新、宋树华夫妻对我的伤害至今还在进行中!作为一个守法良民,我万般无奈不得不实名举报!恳请为我做主,尽快为民除害!我以一个退休军人的良知保证我说的全是事实!
  若相关部门不对刘新、宋树华的违章建筑作出拆除处理;若不追究刘新欺上瞒下、纵容模特老婆宋树华违法的行为;如果相关部门纵容刘新黑恶势力继续对我的侵害,继续懒政、惰政不作为,我会以一个退休军人的执著、生命,继续向中央有关部门、领导和巡视组举报!
  含泪盼等有关部门的答复,同时我请求社会各界人士的帮助保护,帮帮我吧,让更多人看到,好吗?防止因我的实名举报,遭受刘新利用职权和职业便利动用各种势力加害于我及我的家人!好人一生平安!

汪岷、徐文立否认策划王宇之子逃亡但认此为善举应支持

 来源:友人电邮

正在北京开会的美国助理国务卿汤姆. 马林诺对中方表示,长时间拘押维权律师本身是不合法,并点名关注被捕律师王宇及其被软禁的儿子包卓轩。至于包卓轩逃亡失败事件中,汪岷及徐文立被官方环球时报指是策划逃亡主事人,两人否认涉及事件,但认为营救被迫害的人是应有的行为。 (卡帕/戴维森 报道)

正率团在北京访问的美国助理国务卿汤姆. 马林诺斯周五(16日)向中国的公安官员表示,抓捕维权律师及有关人员的行动,本身违反自家的法律,他并点名提及王宇及包卓轩事件。 

专责民主、人权及劳工事务的马林诺斯对传媒表示,中国扣押这些人超过法定规定37日,没有作出检控,无可置疑地中国现有的法律已经被抛弃。他指中方官员回应说,他们处理这些个案是依据法律,其他国家不能干涉中国的司法独立。 

中美两国代表昨今两日正擧行中美法律对话。

另外,在美的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负责人汪岷称,他本人并不知道这次救援包卓轩行动,也没有参与。但他认为这个救援行动本身就是善举。

他说:我呢,本人并不知道,我绝对也没有参与这一次活动。它说我是指挥、策划,那是凭空捏造。但是,虽然我并没有参加,但我还是认为这一次帮助王宇律师家人的人员,他们不是做坏事,他们做的善事。

汪岷认为,在最近的一两年来,特别是习近平上台以来,对人权运动和维权运动不断打压,最近逮捕了一大批的维权律师,对他们家属,包括子女也进行迫害,在这种情况之下,海内外的,关心中国人权的那些单位,组织和人士,通过各种方法来救援他们,这就是一种善举。

他表示,尽管好心人士救援包卓轩失败了,但应该将这个责任算在中国当局的头上。他觉得被中共批评是一种光荣。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负责人徐文立告诉本台记者,救援被迫害的人士,是应该的。但他们没有组织策划这个事情。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刚开完第三次海外代表大会,正愁缺乏传播突进,感谢环球时报向中国民众宣扬这个组织。

他说:环球时报太抬举我了,它能够提到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还把我徐文立的名字放在报纸上,真是很抬举我们。我们2007年和2011年分别都召开公两次海外的代表大会,这一次是海外的第三次代表大会。刚刚开完,说老实话,我们的传播手段是有限的,这次环球时报,它是(中共)喉舌,把我们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的名字宣扬一下,我们真的非常非常的感谢它。 

他还说:凡是救援被迫害的一些人士,不管他是异议人士还是维权律师,都是应该的行为。可是这件事情跟我和我们这个组织没有关系,我们没有做。我本人和汪岷都没有策划过这个事情。

至于已被捕的成都维权人士幸清贤,其妻何娟称,她当时根本就没有进机场,同时,他们当时是去旅游,她只知道有朋友出油钱坐顺路车自助游。后来是听说丈夫出事、家里被搜查,她才用护照出境逃离。同时,何娟还表示,因为人权律师被打压,他们现在找律师很困难。

她说:是他姐姐帮他找的。就说现在很难找到律师,所以,反正有律师现在还没有见到。现在找律师太难了,愿意为这些人说话的律师实在太难找到了。

曾经是温州中院前资深法官、现滞留美国的维权律师钟锦化一直关注此事的进展。他认为,中国当局此次跨境抓捕包卓轩,显示中国当局对公民肆意监控,甚至在缅北跨境监控,需要引起警惕。

他说:中国对所谓的敏感人士,包括民运人士、维权律师这种,他们平时在国内,其实就是一直在监控的,包括手机、电话、微博、微信……。像我们平常的人,他如果真的要监控你的话,你根本就没办法防备。缅北本身属于武装割据的形式,这些就是说跟缅甸中央政府对抗比较强的一些地区,几乎跟中国的关系都比较好,所以说中国包括公安机关,包括其他的国家安全机关,想在他们那边做这些事,其实是非常容易的。 

钟锦化还表示,警方对王宇夫妇,包括很多其他的维权律师、家属,以及捍卫人权者,无论是刑拘还是监视居住,本身就严重违反程序。他们禁止律师和家属会见,对一个16岁的孩子进行监控,已经是严重的违法。不让人家正常的去读书,禁止正常出境,把人家逼得没办法。到了境外,还将人抓回来,并封锁和压制国内反对的声音,用环球时报颠倒黑白的报道来混淆视听,本身就是在掩盖真相。 

尽管环球时报称他们从警方获得了信息,但本台记者多次致电内蒙,云南和四川的警方,但他们都称不清楚此事。 

《环球时报》周四(14日)引用警方消息称,中国警方掌握了一个情报,在美国的反华势力“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骨干汪岷、徐文立等人密谋,策划安排人员帮助包卓轩从中国偷渡出境。汪、徐等人私下联络美国、澳洲、泰国等地关系人参与该行动,并筹措了活动所需资金,并雇佣了泰国一个名叫“阿顺”的蛇头负责偷渡出境。其中其境内关系人负责将包从内蒙古带至云南,“阿顺”负责将包从云南西双版纳偷渡至缅甸打其力口岸,再从缅甸偷渡至泰国。届时再由美国官方出面,派人赴美国驻泰国使馆,准备接包卓轩赴美。

据环球时报称,10月1日,北京唐某使用一个叫“郭允恒”的户口簿乘飞机将包卓轩从内蒙古呼和浩特带至昆明,后偷渡出境至缅北地区。几天后,非法偷渡的唐某、幸某、包卓轩三人被缅甸地方警方抓获,并移交中方。三人对偷渡的非法行为供认不讳。

该报道还称,唐某于10月2日凌晨从内蒙古到达昆明,幸某带一女子(其妻何某)驾车到机场接机,随后四人前往西双版纳,再从那儿偷渡到缅甸境内。

Chinese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 jailed, refused bail after exposing high profile corruption scandal

 

The detention of respected investigative reporter Liu Wei on suspicion of allegedly illegally obtaining state secrets has sparked concerns among mainland journalists over their work responsibilities and safety.

Liu, 37, deputy director of the Guangdong-based Southern Metropolis News, was detained by police in the city of Pingxiang, in Jiangxi province, on October 8, his newspaper confirmed on Friday night. He reportedly "disappeared" at Chengdu airport, in Sichuan province.

His newspaper said on Friday that it had contacted Jiangxi police on October 9 to insist Liu had always carried out his normal duties, but a request for him to be bailed was refused.

Qiao Mu , dean of Beijing Foreign Studies University's Centre of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 Studies, said he feared the detention of journalists could become a widespread crackdown, similar to the recent detentions of numerous lawyers.

"Both media professionals and academia are shocked," Qiao said. "It is a sign of further limits on reporting and citizens' rights to know such information."

Most reports of Liu's detention were quickly censored on digital platforms on Friday, but only after many journalists had shared the news on social media.

Liu's articles, revealing the links between controversial self proclaimed qigong master Wang Lin and celebrities, business people and party cadres, are believed to have led to his detention.

His comprehensive coverage of the scandal, which sparked widespread social media discussion, began in 2013 after several celebrities accused Wang of charging exorbitant fees for medical fees and also claim that he had no medical expertise.

In July Wang was detained when he was caught up in a kidnapping and murder investigation by Jiangxi police when one of his disciples - a Jiangxi provincial legislator - was found dead.

Anonymous sources cited by mainland media claimed Wang had ordered the killing.

Soon after Wang's detention, Southern Metropolis News published several documents it said were signed by Wang - allegedly showing he had ordered the surveillance and detention of the dead man - that had been given to Liu by Wang's family.

Later, it was revealed the documents handed to Liu were bought from a police officer by Wang's former wife. The officer and Wang's former wife are reported to have been detained since September on suspicion of illegally obtaining state secrets.

Liu's detention, after obtaining the documents was typical of many cases, said a source involved in the case, speaking on condition of anonymity.

"Journalists often receive documents like this and it's illogical that Liu would have known it was unreasonable for a wife to possess documents signed by her husband," the source said.

"If it had happened a few years ago he would not have been held; now we're in an era when it's becoming commonplace to detain journalists."

Calls to Pingxiang's public security bureau, which issued the order for Liu's detention, went unanswered yesterday.

爆炸!

 

牵魂 下午5:00

转:隆隆爆炸声中,中国人民迎来了抗战胜利七十周年!
2015-8·24,河南郑州中牟·化工厂爆炸;
2015-8·23,江苏苏州鹿山路·化工厂爆炸;
2015-8·22,山东淄博·化工厂爆炸;
2015-8·18,广西柳州·化工厂爆炸;
2015-8·12,天津塘沽·化工仓库爆炸;
2015-8·05,江苏常州·化工厂爆炸;
2015-7.16,山东日照·石化公司爆炸;
2015-7·07,江苏常熟·化工厂爆炸;
2015-6·18,河北唐山·化工厂爆炸;
2015-4·21,江苏南京·化工厂爆炸;
2015-4·06,福建·PX化工厂爆炸;
2015-3·15,浙江昆山千灯·化工厂爆炸。

 

山东访民岳爱玲的举报材料

 

(失联:张文和自去年就关进精神病院。胡石根7月10日后失踪。徐崇阳失踪很多天,王春艳这两天没有消息。刑满释放赵广军今天上午在黑龙江省望奎父母家被辽宁省盘锦巿公安抓走,理由是检察说法院判轻,请大家关注!)


举报人:岳爱玲 女 1955年生 汉族 无业 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山头镇南圈路26号,身份证号:370304195503211626 电话:13869318093

被举报人:淄博市博山区及山头镇三级党委政府 市.区 两级国土局及市.区两级公安局重要领导。注:(举报人不敢提名,举报人及其家人今后无论发生任何伤亡事件均与被举报人有直接关系,举报人今特向中央首长备案,严防被举报人打击报复报复陷害.报复指使雇凶强行绑架,报复伤害报复杀人)等。

请求事项:
一.依纪依法追究被举报人的刑事责任。
二.中央国务院 中央纪委 中央组织部 监察部 依法立案 严惩被举报人滥用职权 玩物职守渎职犯罪 重罪重判。中央国务院依法立案,依据《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相关规定,依法为举报人家中宅基土地划拨为国有土地,并依据为举报人确权颁证,赔偿损失。

事实与理由:

 举报人原有祖遗房地产三处,该宅基面积为400平米,房产面积为200余平米(有据)。

80年代,该案房地产被邻居孔现忠非法抢夺霸占期间,由于被举报人原村主任宋道顺和镇政府干部冯群,另有张持刚参与帮助(邻居)孔现忠伪造 《房产所有权证》和《土地使用权证》,导致法院10多年来多审多判采信伪证,权法立案,徇私枉法判败诉而告终。

1990年,山东省高院将此案依法转山东省政府信访局处理,此案依法由政府解决,而被举报人淄博市和博山区及山头镇三级党委政府久拖压案,顶着不办,滥用职权 玩忽职守 渎职侵权。且造成28年历史遗留的冤假错案,至今不给平反落实兑现,拒不返还举报人的私有房地产合法权,举报人原私有房产权宅基(土地),经政府划拨为国有土地,而个别腐败贪官故以口头答复办理《集体土地使用权证》,举报人坚决不同意,故根据国土资源部颁布的国土资发[2010]190号修订《确定土地所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三条 第五条 第十四条 第二十七条 第二十八条规定,该案土地权属于国有土地,被举报人不但不办,反而对举报人打击报复,报复陷害,报复惨杀手段逐步升级,多次诬陷莫须有罪名,多次无罪关押 拘留 限制人身自由等,拘留不给拘留证实质非法拘留。且造成举报人合法房地产被抢夺霸占,精神接近崩溃,身体严重摧残,经济损失数百万元 倾家荡产家破人残的严重后果。

举报人今特向中央实名举报,被举报人其行为严重违纪违规违法犯罪,严重违反《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24条 第38条 第127条 第131条 第134条 第136条第140条第147条 第170条《领导 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公务员法》《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相关规定,严重败坏党的声誉和政府形象,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

习总书记实行“打虎 拍蝇 高压反腐”其中也包括司法腐败之中。

望习总书记展现中国梦关注民生体察民情,为草民伸冤!尽快依纪依法解决到位,依法颁发《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和《房产所有权证》,赔偿损失,处理一步到位!

南京反腐斗士居小玲女士失联

 

苏丹红下午11:34(第一天)
@徐永海 我赶回北京现在东城法院,南京户籍地警察刚才在法院找到我了,请大家关注我的人身自由,人身安全,拜托大家!

苏丹红上午12:48(第二天)
南京警察问我,和北京警察打官司的事,现在是什么状况,我回答,无可奉告。我在法律框架内行驶我的权利,我是南京大学法学专业本科毕业,我不会做任何违法行为,请大家相信我,支持我,关注我,居小玲給你们叩头了!但是,决不向腐败 违法行为低头,正义必将战胜邪恶!

岳爱玲上午4:55(第三天)
关注居小玲,居小玲电话关机。

河北清河农妇一家三口被当众殴打凌辱后又被公安抓捕并不准家人会见

陆网文

我叫梁双兰,家住河北省清河县,自2003年一直经营汽保生意,侯兴军见公司前景良好,便利用在公安局当干部的职权强行占据公司三分之一股份,后又欠我家承包费不还。我家人多次讨要,侯兴军避而不见,态度强硬,并恐吓说:“想从我手里要钱没门,有本事去告我,法院都是我的老关系,清河县地界内我就是王法!把你们抓起来也就是我一句话的事!”
无奈之下,我家人只好举条幅督促其还钱,不料侯兴军指使其父母叔婶等十余个亲属和随从拿铁棍,扳手等金属钝器围殴我们,并用提前准备的三桶屎尿浇我家人,拿棍子沾屎向我和儿媳嘴里、身上抹。我家人被打倒在地,儿媳被打晕后仍然遭到拳打脚踢。
在现场,侯兴军父亲侯孟山反而诬陷我儿子持刀伤人,幸好有围观群众的视频为证,戳破谎言。正在此时,侯兴军勾结长江排出所(侯兴军系上任长江排出所所长)不问青红皂白将我三人抓进排出所。施暴打人者至今仍在聊城二院装病,逍遥法外,我儿子被带进拘留所后,侯兴军利用职权指示拘留所人员在大厅张贴“行政拘留人员夏昊不准会见的字样”,拘留所这么多人,只张贴我儿子不让会见的字样,这是什么规矩,有何法律依据?侯兴军如此明目张胆的仗势欺压老百姓,敢问公道、天理、王法何在!

我儿子被送进拘留所后更是受到不公平待遇,侯兴军利用职权指示拘留所人员在拘留所大厅张贴“行政拘留人员XX不准会见”的字样,这是清河县拘留所有史以来对行政拘留人员不准会见的唯一字样。
侯兴军作为河北省清河县公安局党委成员,纵父伤人,目无法纪,利用职权欺压百姓,如不严惩,民愤难平。在场的乡亲父老都目睹了整个事件过程,我们能够提供当时整个事件的视频资料,我们只想还原事实,讨回公道!!!希望各界正义之士伸出援手,帮忙转载,让施暴违法者得到应有的惩罚!

我们全家都是农民出身,试问,侯兴军作为国家工作人员难道就可以这样违法乱纪、肆意妄为?难道就可以唆使家属、亲信殴打我们、向我们泼粪?难道就可以指示清河县公安局对我们(受害人)进行拘留而让加害者逍遥法外?盼望有关部门及正义之士为我一家人伸冤昭雪!严惩此国家之害、清河之害,还社会一片朗朗乾坤!还我家人一个公道!

 

恶名远扬的北京久敬庄访民集中营

 

网友微信圈
北京鼎鼎大名的“久敬庄”,全称“北京久敬庄救济服务中心” 信者自信,不信者自不信。仅记录如下。

 福建赤脚律师、弱势群体代言人、中国民主志士纪斯尊先生,日前“自投罗网”去了北京久敬庄救济中心深入调查,偷拍了几十张照片、记录真实状况,他认为,这是继法西斯集中营后的中国的信访集中营,并呼吁政府必须立即废除信访集中营,真正落实接访解决问题。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纪斯尊对记者表示,在7•1期间,他冒着极大风险,深入北京久敬庄救济中心。在严密监视下,偷拍了照片和录相,记录了真实状况。

” 他叙述,访民刚进去就受到控制,完全失去人身自由,有几十间小房屋,每间可关押近百人;还有几十间大房间,每间关押200人左右,另外还有7个大棚,每个大棚可容纳500人,已经人满为患,连走廊、通道都挤满信访人员。还有一部份信访人员登记后,被分别关押在各个省份的房间内,等待当地驻京办官员前来认领,遣送押回本地处置。这里同样也有大小几十间黑牢房。

由于所有房间都挤满了访民,已无法容纳信访人员,刚拉来的访民,不能下车,被看管在一部部车内煎熬,被折腾得苦不堪言! 黑衣特警、公安、保安、法警个个年轻力壮,练就一身擒拿术,对访民甚至对许多长辈狠劲猛推、大声喊叫瞎指挥,有的人命令大家排斜队,有的人命令大家排直队,像耍猴一样!

好不容易进入接待室,却发现这里根本不是接待,而仅仅是登记一下名字罢了,大家发现又被国家信访局欺骗了! 他希望国家政府真诚接访解决问题。访民刘先枝表示,她被关入久敬庄已记不清有多少次了。上月中旬她就提前去了北京,访民多得人山人海,他最近又撰写《信访大军宣言》,抨击中国信访集中营。 比丑陋更丑陋的是对丑陋的遮掩,比黑暗更黑暗的是对黑暗的顺从,比耻辱更耻辱的是对耻辱的逃避,比冷漠更冷漠的是对冷漠的麻木。只有让所有人回归常识、认识真相、记住历史,辨清事实,建立起公民意识,才好多人都走不到国家信访局就被抓去久敬庄关押。

29日又把久敬庄搞成临时上访接待中心,让访民自投罗网,进去了就不能自由走,出不来,她们都知道是这个结果,但除了这个结果还能到中国的哪里去诉冤呢?她说久敬庄就是人间地狱,截访民的黑警、保安和警察都不讲人性,有暴力殴打访民的;有调戏甚至欲强奸女访民的;有抓访民而把小孩扔在大街上的。她还看见信访办附近有个叫李文钊的知识份子,在一个红色小帐篷里正在绝水绝食自杀,李文钊希望政府和社会关注“名不正则言不顺”的现状,唤醒政府推动政治体制改革。呼吁立即废除信访集中营!

纪斯尊断言:“久敬庄是中国信访集中营!对信访集中营,政府至少又投资近亿元改造原久敬庄接济中心!并配置几百部截访民的大巴客车和相关交通工具,配有大量警力专职抓访民以及上千名工作人员保安!除此之外,全国各地驻京办也要派出大量人力物力配合。”“由地方政府违法截访,恶性发展到由党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统一组织实施违法大截访收容遣送。这只能严重激发社会矛盾。

参与截访的北京保安早已臭名远扬,参与截访的各地黑公安早已臭名远扬,现在更发展到‘黑’特警也臭名远扬!” 纪斯尊认为,信访集中营违反《宪法》的公民人身自由权,严重违反《信访条例》,呼吁必须立即废除。纪斯尊早在1月份,就列出《2011年清理全国信访积案攻坚战登记表》能够摆脱愚昧、专制和欺骗。


@江天勇律师:不管你是哪行哪业,请凭良知将此内容转发到你的朋友圈、微博、博客、论坛、你所在的各种群,这内容不危险!!

 

底层呼声:无私帮助访民的余文生律师无罪!

 

20014年10月23日
要求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声援余文生律师!

 我是辽宁省大连市访民王春艳。因大连甘井子法院暴力强拆造成我家二死一伤,弟弟,妹妹打成精神病,大连市公安多次抓我们姐妹三人做牢。如今我妹离开辽源市2O年了,我家的案子和辽源市一分钱关系都没有,辽源市也抓我妹做牢。

9年我们一家6口人上访使我家负债累累,妹妹一家三口人只有五百元的低保维持生话。在北京请一个刑辩 律师20万元钱。对我来说真是天文数字,我请不起律师。

一晃我妹在辽源市看守所关进半年了,一天我遇到了余文生律师,他非常同情我们家的遭遇。余文生律师说每 年我(应该为:他)都代理几个公益案件,救人要紧。余文生律师代理王春梅诈骗政府民告官的案。我非常激动两行热泪流了下来。余律师分文没要。二活沒说自己拿钱去辽源看守所见到王春梅,9月18曰又去辽源市为王春梅开庭辩护。
20014年4月15日吉林省辽源市政府盖利群给我妹妹王春梅7000元钱。辽源市政府为了维稳设计陷害王春梅,余文生律师义正辞严辩护震撼整个法庭,铿锵有力质证迎得旁听席所有人员的敬佩。
余文生律师由于担任声援香-港公民张宗钢的辩护律师,在丰台看守所星夜坚守要求依法会见当事人、日前被大兴公安分局抓捕抄家(已确定刑拘)。随手翻看余文生律师微信,发现其中内容涉及了过去一段时期几乎所有维权律师、维权公民的遭遇与抗争,他的声援和转载无处不在,无论访民、宗教信仰者、异议人士、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维权律师以及社会底层弱势群体哪里需要他的帮助他都义无反顾,为法治与公义、人权与人道呐喊疾呼!
王春梅因政府暴强拆清家产,身体多病,身无分文,急须余文生律师的帮助。余文生律 师无罪。请求中央倒查,,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郭 上午7:41
[走出自我维权,胸怀大家维权,坦然面对一切打压!呼吁大家同心协力,一个也不能少!]
大家好!昨天北京市律师协会让北京巿道衡律师事务所全体律师,包括余文生律师(说已请示)注册登记并交费,可昨天司法局不让盖章,声称要和律师协会协调。今天的结果是让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其它律师都年审盖章,唯独不让余文生律师盖章,并解释说是律协搞错了。再一次证明它们的丑恶嘴脸!
既然它们一定要这样对待我们这个家庭,为此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个人呼吁大家帮助为一点:
希望大家有案件时找余文生律师谈,余文生侓师有侓师证,属于律师,如不让会见只是多个控告等法律行为去解决,而很多当事人案件是需要运用多种法律途径解决的!之前很多案件不接也是为了省去控告等其它法律途径,现在即然它们已确定不让年审,所以决定还得要接案子挣钱!找余文生律师办案是双赢结果,希望大家合作!
余文生律师和我的家庭不论面临如何打压,都会为个人、为大家维权战斗!
希望大家和我们一起为中国的法治、人权而勇敢的奋斗!
同意的请转起!!!

义士孙立勇祭

 

网文转载

今儿孙立勇头七。七天来,孙立勇的音容笑貌,无时不浮现在我的眼前。本来想等他醒来,出院,我一定要给他买一个好一点的手机。          

6号那天,我跟孙立勇爬山,他给我显摆了半天他那入手还不到一个月的新手机。那好像是一款国产三线品牌的二手机。他说,这款手机是他从赶集网上买的二手货,花了900块钱。这也是他这辈子买的最贵的手机。以前买的二手智能机,从来没有超过200块。在爬山游玩的过程中,他用这个新手机拍照,表情很兴奋。看得出,他对手机的像素非常满意,还说,下次有围观事件,他可以用新手机拍出清晰的照片了。        

孙立勇家里很穷。他故去后,我跟陈晨想尽办法联系到他哥哥。后来有朋友传过话来,说他哥哥不太想来。原本还以为是孙立勇多年维权跟家里的关系不太融洽。直到他在石家庄的舅舅主持下,和弟弟一起赶来,才知道,孙立勇的弟弟刚刚生了孩子,孙立勇的父亲却又去世了,刚刚给父亲办完百日祭,家里已经欠了好几万块钱,堂上还有年迈的母亲。他一家务农,一年的收入不过几万块,从山东到温州,光吃住行这一笔钱都无从筹措……        

孙立勇的父亲一生务农。早年家境挺好,可惜文革到来,因为家庭成分是富农,一下子家产剥干刮净。据孙立勇的舅舅介绍,孙立勇坚决抗争不畏强暴的性格,就是从这些童年的经历中得来的。        

 记得孙立勇第一次到我家,给我说起过,他因举报家乡的环境污染,走上了抗争的道路。在这条路上走的虽然很苦,但他无怨无悔。他平日沉稳寡言,但做事百折不屈,而且颇有斗争智慧。有一次,他被家乡截访被关到黑监狱,他想办法跟看守混的很熟,突然一天,他把房门反锁,用从看守那里偷来的打火机点着了房间里的家具,而他则坐在敞开的窗户前,看他们的笑话。可惜,那一次我没有想起跟他探讨关于死亡的话题,但我相信他是不甘心的,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孙立勇这个朋友很直接,也很执着。去年底他跟我另一个好朋友闹了别扭,一方面源于误会,一方面源于沟通。总之,一些人对孙立勇也颇有些意见。而当苏州徐春玲家年初被维稳时,他立即前往苏州声援,可惜,当时同在徐春玲家坚守的一个朋友却因此不让孙立勇上楼。对此孙立勇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在三月早春的寒冷天气里,在楼外野地里坚守了一夜,直到第二天看到大家都平安,才独自一个人离去。        

孙立勇就是这么一个人,本色、不掩饰,坚定、无私而且智慧。有朋友总结自2014年起孙立勇为他人维权的经历:          

孙立勇自2014年正月薛福顺意外死亡开始参与公民围观,他自己也对自己的觉醒感到欣慰。        接着,他先后参与了曲阜,建三江事件。        14年两会期间参与从黑监狱营救英国籍港人韩素华,并成功将其送到英国领事馆。          

次到天津声援天津维权人士张兰英并照料过其父母多日。          

参与4.29祭奠林诏,参与寻找孤儿胖胖被打。          

 第一批赶到郑州声援贾灵敏,刘地伟,声援北京赵勇被打手机等物品被毁,两次到焦作声援张小玉,第一个到长垣看守所寻找华春晖和王译。后受迫害被当地强制送心里康复医院做精神鉴定,被限制人身自由一周后,在律师和公民朋友的帮助下逃出后到江苏淮安,和公民朋友一起寻找到王默,又到苏州声援徐春玲。          

后一人围观河南新乡反污染游行,与王默一起到江西宁都寻找失踪的曾九子,胡玉花。          

在江西,广东两地举牌声援HK,被广州警方刑事拘留一个月。          

被释放后,到山东围观孙峰被煽颠一案,到焦作旁听起诉看守所不让律师会见张小玉一案,后到蓬莱寻找失踪的访民赵作媛,后到淮安看望王默家属,后到河北看望父亲刚去世的公民张占。          

围观苏州范木根开庭,围观河北龚进军开庭!          

而在此期间,他父亲病重五六次住院他都没在身边照顾,家里负债几万,父亲住院孙立勇只能借了些钱寄回家,平时在北京靠打零工、发发小广告的他,对于家庭实在也无能为力。在线下的维权群体,大多并不比孙立勇的生活好多少,却被CCAV污蔑为“维权产业链”,这实在是一个让人悲愤的时代。义人受辱,而蝇营狗苟之徒却大放厥词。这时代如不被埋葬,无以面对英雄!        

 这次孙立勇约我去台州看望被精神病的另一位维权人士李加富,顺路看望下前不久脚伤的民主人士陈晨,没想到竟成永别。令人心痛不已。其实出事那天他很纠结,父亲百日祭在即,他又想回去看望父亲,又担心回去后被限制自由,纠结、无助、伤心等情绪,无时无刻不在煎熬着他。我以为,这是孙立勇酒后落水的根本原因。          

经过家属同意,将孙立勇弟弟的电话、账号跟微信号附在文末,也在此恳请有能力的朋友,给孙立勇家里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孙立勇弟弟:孙立峰         孙立峰农行账号:6228480638501151473 中国农业银行石家庄鹿泉市铜冶镇支行(系新帐号)        

孙立勇弟弟微信号:slf0000001        

孙立勇故去后,我作为当晚唯一的当事人,写了一首小诗《哭孙立勇兄》:          

三十六载灿人生,          

欲展雄心竞未申。          

常思人间阴霾事,          

伴酒难眠孤枕深。          

当惊寒夜怜冻骨,          

食腴未半悯饥声。          

愿尽一腔英雄血,          

化飞霖沛濯乾坤。

一个访民与国保谈话的记录

 

访民的投告无门,被打压、被刑拘,都是负能量!我没经历什么正能量!我经历什么就说什么,若十年前王宇作我的律师,就不会有我今天的上访和投告无门!也不会让我经历这么多的负能量!
电视台只播(姓名略):昨天,国保第三次上门,来了三个,正副大队长带队,这次来的目的还是不让声援王宇律师,说王宇犯罪了,都被公安抓了,也上中央电视了,还用手机播放王宇在法庭指着法警理论的一段视频,说王宇骂法警,破坏法庭秩序等等;
我说法院还没判,不能说王宇犯罪,就算判了又怎样?,赵作海、聂树斌、呼格吉乐图案不都平反了吗?再说中央电视台的话能信吗?前段时间还说周永康、徐才厚、谷俊山等人何等清廉正确,转眼之间不也给抓了吗?不是又播出他们是犯罪分子了吗?再说,为何只播放王宇“骂”法警破坏法庭秩序,怎么不播放完整视频,看看王宇为什么骂法警?
国保说我怎么净说负能量,不说正能量的话,我说我十年经历法院违法、信访部门的不作为,吴淦骂院长,怎么不播院长违法剥夺律师阅卷权?我自身经历了长岛法院法官集体违法,法院院长违法,信访部门的官官相护,访民的投告无门,所以,我身有体会,我在用自身真实的经历说话!
国保黑着脸,警告我正在取保候审期间,出门要请假,否则要依法收监!我说,刑拘取保候审是继劳教之后又一打压访民的非法手段,访民没犯法,却被非法关押,很多被取保候审的访民都在北京继续维权,你们能否把访民都填满监狱?填完怎么判?你们不解决问题,却解决提出问题的访民?
吴淦骂法院院长公安抓他,电视台说他诽谤,长岛法院副院长刘锡文公然说习近平不会放过访民,是不是诽谤?为何不抓他?
国保说你有诉求你走正常渠道解决问题,别干犯法的事,我说正常渠道都给腐败分子堵死了,才有投告无门的众访民去中南海找国家领导反映,信访等部门不作为,但是,却又被视为“非访”,又关、又拘、又判的!现在连把帮访民说话的律师都抓起来了[流泪][流泪][流泪]访民问题还能解决吗?你们所谓的“正常渠道”在哪里?你来告诉我,要不你们陪我一起走走“正常渠道”?看看所谓的“正常渠道”是怎么不作为的?
国保说我来不是给你解决问题的,我来就是告诉你不要支持王宇,她犯罪了,我说,她犯没犯罪你我都没看到,也不知道,不作评论,我就知道她为受迫害的访民发声!我们感恩为义发声的人!国保站了起来,表情复杂地说,看起来你也不能给我写什么东西了,我也不逼你了,但你绝对不能去围观,出去要请假,不能做违法的事!说完就走了!
通过这次谈话,明显感觉出他们释怀出一个信息:不听话就制裁你!
.. . 2015.7.22

辞职交警曝光潜规则众司机愤怒求转

 

我是一名刚辞职的交警,来曝光一下这一行的潜规则。
姑妄言之,你也姑妄听之。

有的事情知道多了是个灾难,有的事情说多了也是个灾难。
我们都是追求幸福之人,所以,有的事情,你明白就好,不要深究。这是个原则。好了,我们开始说说交警队的那些潜规则。
虽然说的是一些潜规则,但是希望大家通过阅读这些文字,改变自己曾经或将来可能会有的坏的驾车习惯,珍惜生命,珍惜自己的血汗钱。
写写辞职前的一些事情,人和事尽量少写点。写点潜规则吧,时间太宝贵了。

关于创收
创收的途径主要来自于固定岗查车、游动岗贴罚单和另外一种大家好像熟悉又根本不熟悉的钓鱼式执法。
交警大队每年都有罚款指标,这些指标又按照比例分配到各个中队。比如我们中队03年的全年罚款指标是645万,到08年的时候是1360万。虽然08年的指标比03年高出了很多,但是完成起来反而比03年轻松,08年的时候车辆已经比03年多出了很多,而且罚款也从当年50元起罚到100元起罚。
交警中队再将这些指标分配到具体的外勤交警。为了叙述方便,就假定付警官08年罚款指标是54万元。具体到每个月即是罚款4.5万元。交警也不是每天都上班,所以平均一天必须开出2000元左右的罚单才能完成任务。
付警官的任务是54万。他每年超额完成的部分将按照30的比例返还给他做奖金。假如超额完成10万,则有3万的奖金,假如超额完成50万,则有15万的奖金。如此类推。从我在交警中队上班的那天起,就没有见谁没有完成任务的,都是超额完成。于是年底的时候,局里开总结大会,总会给超额完成任务排名靠前的颁发先进个人和标兵等荣誉证书。当然还有奖金。

很多人会觉得很惊讶,每天开3000元,甚至是4000元的罚单很不容易吧,毕竟交警也不能因为别人没有违章而乱开罚单。
所以,就有了潜规则。

潜规则一:  
在一切车流量较大而“合法”停车场较少的单位,找一个该单位的保安或者清洁工作为“线人”。每开出一张罚单,给5元钱佣金。比如银行,到银行办事的车辆很多,而银行的固有停车位根本不能满足需求,于是办事的人就把车停在人行道上。而查车的交警又不知道何时有车停在这样的位置。所以找一个线人能够提高办事效率。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你刚刚进去某单位办事情不过几分钟,出来就见车被交警贴了罚单,而且连警车都没有见着。  
不要奇怪,一旦有人停靠在不能停车的地方,该区域附近的线人就马上给交警打电话,一溜烟的功夫就过来把罚单贴上,然后又一溜烟的功夫到下一个地方贴。为了提高效率,在赶往停在地方的功夫,通过电话将违章车辆的车牌颜色,车牌号都在罚单上贴好,到了之后马上拍照,贴单。这个过程一气呵成。只要在车主将车开走前哪怕5秒钟贴上,罚单都是有效的。  
到07年底的时候,基本上违章车同时有两辆以上才会去。自从用这个方法后,每天轻松开出几百张罚单。贴罚单就好比初进官场的公务员,收点银行卡和小红包之类的,还处于初级阶段。毕竟东奔西跑的,一天不说累得够呛,那一天到晚的都在车上坐着跑,就跟坐长途车似的,不如坐办公室舒服。 
2007年5月份,一个很牛的司机投诉我们中队一个交警,说警号是多少多少的交警,说该交警查他违章的时候没有警力,而且态度蛮横,语言粗暴。这个司机关系也比较牛,投诉到局长那去了,于是局长找来该交警,说是要当事人道歉。  
这个交警说我没有对他粗暴执法啊,我都没有查过他的车。双方当事人一见面,那个司机说不是这个交警。然后局长问他,你说的警号多少多少的交警就是他。那个司机一看警号也对,但是不是这个人。就怀疑自己记错了警号。

于是就有了潜规则二:移花接木
风里来雨里去,写罚单贴罚单,这些都是体力活。也因为有很多领导介绍一些关系户到中队来,他们又因为学历等的限制,不能成为正规编制的交警,于是就叫协警。穿一样颜色的衣服,但是没有警号、肩章也和正式编制的交警不一样。后来有市民投诉协警也开罚单贴罚单,局里就要求每辆警车必须有一个正式编制的交警。

后来同事都不愿意出去干这个苦差事,就把自己的警服给某个协警穿上。一来查车的时候车主也不至于抗拒正式交警,二来也显得正规。06年的时候,就发生过这样一件事,穿交警制服的协警有个很常用的字不会写,就问车主,然后车主被罚款后打电话投诉,说你们交警都什么素质啊!后来局里对全体协警都培训了一些基本知识,比如大写的一到十,26个英文字母的发音等等。
再者一旦被投诉了,让双方对质,也因为投诉的对象和真的交警不一样而作罢。

潜规则三:处理交通事故 
那些需要交警定责任的交通事故,其中是有很多很多门道可以玩的。在此提醒各位驾驶员朋友,及时检查车况,谨慎驾驶,遵章驾驶,珍爱生命。  
门道玩好了,财源滚滚,而且肇事方和受害方都双双满意,这样的玩法,是门艺术。
定责任有几种情况:
第一种,有钱人VS穷人。在这里我只说现实,没有贬低谁的意思。
1、高档车和低档车、摩托车、自行车撞了。如果是低档车、摩托车或者自行车主的责任,但是这几类车主明显不能完全赔偿的。高档车主就会动脑筋了,找交警和另一方一起意思意思,少则2000,多则5000不等的现金。把现场摆放成高档车的完全责任现场,保险公司全部赔偿。
也不是有钱人都坏良心的。08年7月份,一辆凌志雷克萨斯与一辆摩托车相撞,摩托车车主腿骨骨折,牙齿掉了两颗,面部有擦伤及其它一些伤,但是都不致命。凌志由于躲避这辆摩托车,一头撞到了路边的水泥墩子上。凌志完全是正常行驶,摩托车横穿马路。交警来到下场,凌志车主及时拨打120电话和122电话。救护车到的时候凌志车主坦诚是自己的责任,并让同车的人都陪同上医院。车主给出警的三名交警每人两千,让定他的全部责任。然后就把现场做了技术处理。保险公司的人到的时候,交警已做完了全部都是“车主全部责任”的相关笔录。摩托车司机的医药费由保险公司报了,凌志车的维修等费用全部由保险公司报销了。
如果是摩托司机,他肯定赔偿不了一大笔的维修费。这个处理结果,交警,凌志司机和摩托司机都是皆大欢喜。

爆料个猛的吧。也提醒大家不要买黑车。
简单地说,就是有人在各二手车论坛发布卖车,比如07年的桑塔纳3000,他只卖3万多一点,标明是正规合法车,有牌,明确告诉你是套牌和套的行驶证,告诉你这个车是法院扣押车或者其他途径的合法车,现在没有机动车登记证了。不能过户了等等。
价格远低于车本身的价值,很有**性,而且卖车的答应签订买卖手续,一旦出了问题人家负全部责任。
有的人就买了,“倒霉”人买了车开出去不到一周就被交警扣了,扣车,罚款。罚款2万3万的不叨叨,加上你买车的那3万,一共五六万就没影子了。你连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扣的车继续在网上卖,不一样的车牌,不一样的行驶证。继续有倒霉蛋,继续罚款紧张。你要问一辆桑塔纳3000值多少钱?我可以告诉你,可以捣腾到值一辆兰博基尼。

潜规则四:交通事故后的拖车
相信不少私家车主,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
在中国不少地方,有个很神奇的现象,交通事故后,如果电话报警的人描述了交通事故比较严重的话,最先到达现场的一般是拖车,然后是救护车,最后是警车。当然也不完全是。
造成了人员伤亡或车体损坏较为严重的交通事故,一般不会有人私了的。这种情况先要把肇事车辆拖回中队。
单说拖车吧。
拖车的时候一般不会告诉对方拖车费多少的,一般的司机都懵了,只想着pol.ice少给自己断点责任,所以你说拖车就拖车吧,完全是言听计从。拖车费用是多少呢?比出租车贵点,至于怎么个贵法,高速路一公里30—100元不等。市区200——2000不等,郊区论公里,大约出租车价格的3—5倍。没有办法啊,出租车你拿钱可以办出租营运手续,你见过谁拿钱去办个拖车手续的?拖车的都是交警的“事业单位”。收费,有很多人质疑过拖车费用的?找交警,交警说那是人家拖车公司定的标准。找拖车公司的,“公司”的人就问你,我为你服务了,你凭什么不给钱?再说了,在这个城市的这个区域,我不给你拖车谁能给你拖?这是一种什么情况,这是霸王硬上弓后的辩解:我怎么也算是为你耗费了精力!
拖车费用有多少?九牛一毛而已  
费用高的是拖车之后存车的费用。摩托车一个小时20,超过8个小时当天按12小时计算,即每天最低240元。
机动车一个小时50,超过8小时当天按12小时计算,即每天最低600元。
这样的收费标准,是在当事人取车的时候才知道的,事前都不会知道。除非有肇事处理的经验。
一般拖车后,处理事情需要三五个工作日,遇到周末,顺延两天,所以存车费加拖车费往往高达5000元以上,很多车主就为此事愤慨,拒绝提车。好嘛,你不提车可以啊,费用继续累加,上不封顶。
每年都会遇到几个那样的倔强的司机,然后费用确实比较高了。就放弃提车了,好嘛,你放弃提车可以,请把拖车费交了和存车费用交了。
过一段时间,交警会下一个正式的通知函给事主,通知交费。当事人肯定不来交费,于是车子就自然地扣下了。
再然后处理起来就很简单了,打个电话,只说几个字“又有一个,过来把***牌号的车开走”。

所以,再次提醒各位车主,谨慎驾驶,注意安全。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多人被捕多名维权人士失联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多人被捕

自由亚洲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律师李和平、李姝云、行政助理刘四新等多人周五陆续遭到警方抓捕,另有多人失联。有被抓律师住所遭到查抄,电脑等物品被扣押。消息引发舆论关注,有评论认为,这是针对维权律师的新一轮打压。

继北京维权女律师王宇周四凌晨突遭绑架失踪后,其所供职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再有多人被抓,其中包括律所主任周世锋,他是在迎接张淼出狱后,周五上午于宋庄七天酒店被3人强行带走。

截至周五傍晚,确认被抓走的有律所律师李姝云、李和平以及行政助理刘四新,此外,律师黄力群、王全章以及财务人员王芳也均处于失联状态。

锋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刘晓原周五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目前已知李姝云是被天津警方带走的。

“我们所里还有一个实习律师李姝云,她上午在家里,当时也在和我联系,然后说有人敲门,事后过了很长时间就联系不上了。刚刚她姐姐了解情况,说来了十几个便衣到家里,他们出示了工作证,说是天津市公安局的,他们说也有北京的警察一起来执法。然后在家里搜查,扣押了电脑、还有硬盘,说是涉及了一起刑事案件。”

另据李春富律师的消息,李和平律师同样是被天津市公安局带走,家里被彻底搜查了一遍,所有电脑都被带走。称其涉及刑事案件。

对于律所多名律师接连被抓,刘晓原表示疑惑,不清楚原因何在。不过,当局此举的影响却是显而易见的,恐慌的气氛已在律所蔓延。

“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我也不知道王宇前天晚上因为什么原因被抓走,这个消息我们同样也不了解,具体是哪个部门(抓人)。周世锋主任今天早上又为什么会被抓?特别是李姝云这个实习律师,她怎么会被天津的公安抓?他们所办的案件没有涉及到天津的。所以现在什么都不明确。我也向律师权益部门反映了,他们也没反馈消息,他们说会向上面反映。家属也不知道情况,只能等24个小时或者48个小时来看情况了。我们都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所里的年轻律师特别恐慌,我在所里的群里发消息,打所里的电话,都没人接。”

令外界关注的是,7月3日被以“寻衅滋事罪”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的维权人士“屠夫”吴淦同样是锋锐律师事务所的工作人员。

北京律师梁小军周五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我觉得主要是针对王宇律师一个行为吧。官方抓王宇律师没有任何证据,我觉得他们之所以对锋锐所进行查抄和这种抓人的行为,可能同时也是在搜集王宇律师经济上、财务上和办案手续上一些所谓的犯罪证据吧。现在也没有任何更新的消息,也没法作出判断,但是我们认为周世锋律师本身不会有任何犯罪行为,采取这样的措施,实际上是非常粗暴的。”

梁小军表示,可以认为这是一场针对维权律师的扫荡,当局以制造恐惧、限制律师行为的方式来实现他们所希望的“依法治国”。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周五发出呼吁,敦促中国政府对多人失踪案件立即进行调查,并且采取一切措施保障他们的人身安全。

(自由亚洲特约记者:扬帆/责编:胡汉强/马平)

另据方政:

1、2015-7-9日凌晨,王宇律师送先生包龙军、儿子包卓轩去首都机场送孩子去澳洲留学,然后包龙军和包卓轩失去联系,凌晨四点王宇家里被断电、断网,然后是有人敲门,王宇一家失踪。

2、2015-7-10日早晨7点左右周世锋律师在酒店被抓,8点左右锋锐律所李姝云被抓,刘四新被抓,王芳被抓,黄立群失联,王全章失联。锋锐所被查抄。

3、2015-7-10下午李金星洗冤工程办公室被查抄。

4、2015-7-10晚,隋牧青、覃永沛、李威达被抓。

5、2015-7-10半夜,王海军被带走。

6、2015-7-10半夜,李大伟家中警察冲入。

7、2015-7-10日,公民考拉、望云等人被抓。

8、2015-7-10日下午,刘晓原被抓。

9、2015-7-11凌晨,警察冲入郭雄伟家中找郭。

10、2015-7-11凌晨,吕方芝被传唤。

11、2015-7-10半夜,有人到游飞翥家,警察在敲门。

12、2015-7-11凌晨时分,张雪忠被抓。

——————————还在继续。

访民王红霞/徐永海整理

北京市政府门前的访民

 

网文未经核实
 
我是王红霞,住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农垦管理局855农场7队,父母都是农场的老职工,在上个世纪50、60年代响应国家号召,来到这北大荒支援边疆。我1976年出生,一直是农场职工的子女,因不会走关系,一直没有能成为农场的正式职工。

2010年我结婚时,公公婆婆给我们夫妻买了一所房子,有近百米的住房,还有一个半亩多的院子。房子是80年代盖的,还比较新(绝对不是危房)。院子内有半亩多的地,种的菜够我们一家人吃。房子有房产证,在我做小买卖需要钱时,可以到银行做抵押。 
2013年农场以“危房改造整体搬迁”的名义,强拆了我家。每平方米只补偿360元,近百米的住房只补偿了5万多元,半亩多的院子不给补偿。
而农场卖给我们的楼房却是,每平方米1800元。我买不起原来那样大的面积,只买了86平方米,是16万多。为此,我们不得不从银行贷款10万元,又从亲友那里借了7万元来装修。 
而且这楼房还是(我家住3层)小产权房,不能到银行做抵押。由于我做小买卖,有时周转不开,现在也不能靠抵押房子来贷款,这样就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我们只是农场职工的子女,职工是每人可以承包75亩地,我们作为女子(实际上都快成老年人了)每人只能承包30亩地。我们一直以务农为生,有时做点小买卖养家糊口。17万元的债务成了我们极大的负担,加上孩子还要上学,我们实在是无法生活。 
“危房改造整体搬迁”本来应当是改善我们的生活(而且我们原来的房子也不是危房)。可是,每平方米只给360元,实在是太不合理了。这样的“危房改造整体搬迁”使我们的生活质量明显下降。住房面积减少了,院子没有了,还欠下17元的外债。
 
为了生活,在去年,我和有着同样遭遇的李秀霞来到北京,打算上点货,做点小买卖,维持生活。结果,因李秀霞以前曾来北京上过访,而被截访。
在去年的11月5日,在从北京到牡丹江路上,出了车祸。一名截访的警察当场死亡;另外一名截访的警察重伤,在抢救一个月后也死亡;一名警察临时雇用的司机重伤;访民李秀霞重伤,脊椎骨折,盆骨粉碎性骨折。
李秀霞住了近半年的医院,因为脊椎爆裂性骨折,因为岁数大钙吸收率低,骨密度不够,必须依赖护具,目前是不能干活,只能靠养。
我们是农场职工的子女(实际上都快成老年人了),一直以务农为生,再做点小买卖,生活已经很艰难。现在“危房改造整体搬迁”更是害得我们生活质量进一步下降。每年还要还不少的外债(贷款),我们实在是无法正常生活。为此我来京上访,向有关领导反映我们的问题,希望有关领导给予解决。 
拆我们的住房,每平方米只补偿360元(三百六十元人民币),实在是太不合理了!!!
王红霞,黑龙江省牡丹江农垦管理局,855农场7队,身份证号:231026197605255524。手机号,15094636249;13555062658
 

 

徐永海补记:

每周一,在北京市政府门口的街心花园,都会有更多的访民。他们在进出“市政府信访办”登记(上访)前后,都会在这里待上更多的时间。大家在这里述说心中的痛苦。 
在这里,我见到了很多北京的访民,如苗维荣、常诚、张洪斌等等,他们都是上访十多年的老访民。尤其是苗维荣,因为拆迁问题,已经上访10多年了。她是老北京人,却一直居住在日本(有绿卡了)。北京的房子被强拆了,这些年来一直是北京、东京的“来回飞”( 据说上海访民坐高铁就不花钱),花的钱都够买原来的房子了。
在2004年,苗维荣也曾被抓坐牢,关了一个来月。说是涉嫌危害国家安全,是向境外非法刺探、提供情报罪,是间谍等等。她那里有那么大的本事呀。2003年,我们(徐永海、刘凤刚等)把“鞍山警察酷刑基督徒的事情”说出来,也给我们打的是“非法向境外提供情报罪”,这不是明确的冤假错案吗。
吴田丽,她也是老访民。她说老访民王卫平在二炮总医院住院,得了癌症。此医院在我家边上,下午我和吴田丽看望了王卫平。王卫平1年前患了直肠癌,很是痛苦。我们很想帮助王卫平,可是我们都是访民,在经济上没有什么能力,只能是单单地来看望一下。想想王卫平,也就60岁上下,生气、着急得了癌症。再想想我们这些访民,很多也是如此。为此,我们需要信仰,需要基督信仰,让耶稣进入我们每一个访民的心里,让我们拿去心里的恨,让我们都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为此我要坚持信仰,坚持聚会,坚持传福音。我向王卫平再次介绍了耶稣,希望重病中的王卫平接受耶稣。为此请肢体们为他祈祷,为他的身体祈祷,为他的灵魂祈祷。

庆安枪击又一波:纪委干部举报县官被当街打死

 

 

  据报道,今年4月份,黑龙江省庆安县纪委干部范家栋遭遇一群蒙面人围殴致重伤,在医院治疗28天后死亡。当地破案至今无进展,死者现在仍陈尸冰棺。据悉范生前曾多次赴京实名举报县里主要领导违纪建设豪华办公楼。

  一个纪委干部,居然在大白天当街被殴打致死,再加上之前曾上京举报,不管是家属还是很多网民都认为,范家栋的死一定是被打击报复。

  当然,在案件调查结果没有出来之前,谁都不能断定,范家栋的死亡是被打击报复,而且也没有证据证明,案件至今零进展,是因为专案组在调查此案时受到过行政干预。

  但是县级纪委干部“越级”上京举报,本身就很不寻常,对当地官场的“威胁”可想而知。在这种背景下,在光天化日之下被蒙面人打死,时间节点如此凑巧,公众会怀疑两者间有直接因果关系;而之前被举报的县领导组成专案组调查此事,至今无任何进展,会让人怀疑当地公安机关侦破没有下文,是否是受到了行政干预。

  时间以及人物上的机缘巧合,再加上没了下文的调查,会触动人们敏感的神经,想不“联想”都难。而就在疑点和舆论统统指向当地政府的时候,当地官方却采取了一种宛若仍处在“石器时代”的应对方式:县纪委拒绝透露死者生前是否去北京举报过;政府方面拒绝发表任何置评,县委宣传部称具体事情并不清楚,庆安县的主要领导外出招商,无法联系。殊不知,摇头不知、三缄其口的应对方式,使更多人将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

  事到如今,范家栋的身上,有两个疑团:一是,他生前实名举报当地县领导,举报之事是否确实存在?二是,他被蒙面人群殴致死,凶手是谁?这两件事如果确有关系,则此案非同小可。可想而知,当地官方最希望的,自然是让这两件事情能够“脱钩”,但现有的应对之策,要想让这两件事情“脱钩”,是难上加难。

  在案件调查结果出来之前,将范家栋的死亡定性为打击报复自然是不严谨的。但专案组涉及范生前上京举报的利益相关方,且现在调查又迟迟没有进展。如果缺乏独立第三方的权威调查,当地政府又避而不谈或者一味否认,恐怕难以堵住悠悠众口。

  枪击案舆情处理的前车之鉴犹在眼前,由枪击案引出的“官场地震”也历历在目,如今这起暴力死亡案件,人们自然会将目光投向当地。

  □阿曼

关于游飞翥律师因要求会见被拘留15日的严正声明

 

 

好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关于游飞翥律师因要求会见被拘留15日的 严正声明 (2015年5月29日)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今日获悉,重庆游飞翥律师因要求会见“庆安枪击事件”声援公民而被黑龙江绥化市公安局以“寻衅滋事”为由行政拘留15日。对于黑龙江警方侵犯律师执业权和人身权的违法行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表示强烈谴责,并要求对游飞翥律师予以立即释放。 2015年5月28日上午,游飞翥、李威达、马卫三位律师到黑龙江省庆安县拘留所要求会见因到庆安县围观、声援徐纯合案而被行政拘留10天的公民,拘留所霍所长答应下午安排会见。下午2点,当三位律师再次赶到拘留所时,霍所长却以“授权委托书不能确认系被拘留人本人所签”为由,拒绝律师会见。最后,三名律师和三名公民在拘留所门前多次喊口号“庆安拘留所,律师要求会见”,之后离去。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今日清晨6点左右,游飞翥律师哥哥接到一位自称黑龙江绥化公安局侦查员的电话,通知游飞翥被拘留15日,理由是寻衅滋事。李威达律师因有事提前离开,马卫律师及其他公民仍处于失联状态。 《联合国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明确指出,无论见解或身份为何,所有人都有权获得及时有效的法律帮助,各国政府亦应设立相关程序和机制予以保障。中国的《拘留所条例》和《律师法》对此亦有规定。然而,庆安县拘留所非但不提供条件保障,反而以“寻衅滋事”为由将律师拘留。公权对律师都是如此肆意妄为,更何况是对普通公民?在如此环境之下,又叫律师如何“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 同时,关注组也注意到,本次并非单一事件,律师因要求会见而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事件早已是屡见不鲜(详见附件)。“寻衅滋事”这一口袋罪名,近年也日益呈现出滥用之趋势。 《联合国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明确要求,各国政府应确保律师能够履行其所有职责而不受到非法制裁。 对于律师要求会见反被拘留一事,关注组表示: 1. 强烈谴责黑龙江省绥化市公安局非法拘留游飞翥律师的违法行径,并要求立即释放。 2. 强烈要求中华全国律师协会、重庆市律师协会立即启动会员维护机制,对被非法拘留的律师提供及时有效的帮助和营救。 3. 强烈要求追究黑龙江省绥化市公安局及相关责任人员非法拘留游飞翥律师的法律责任。 4. 强烈要求黑龙江省庆安县拘留所保障“庆安枪击事件”声援公民会见律师的权利。 5. 强烈呼吁社会各界人士持续关注律师执业权、人身权以及本次事件的后续进展。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2015年5月29日

 

洛阳法官判被强奸美女“不配合强奸罪”网友惊呼“奇葩判决”



河南洛阳市一女子因为漂亮,在被强奸时,不主动配合强奸,导致强奸者生殖器官折断,因失血过多而身亡。昨日洛阳市洛龙区法院审结此案,判决该女子构成过失致死罪,缓刑3年,并赔偿被害人江某家属经济损失8.8万元。
该女子在被施暴时,因不配合强奸而导致对方身亡。昨日,洛阳市洛龙区法院审结了这起“不配合强奸致死案”。本是健康快乐的宋丽,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执行。
洛龙区关林镇一女青年宋丽加完夜班后,单身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被刚吃过宵夜喝过酒的公务员江某盯上,江某按住宋丽的嘴将她拖到树林深处实施强奸,宋丽在被强奸的过程中没有配合江某,导致江某生殖器官折断,在明知李某喝酒有醉意的情况下,也不及时打120求救,导致江某失血过多而死亡。
洛阳市洛龙区检察院向洛龙区法院提起公诉,指控宋丽犯有故意伤害罪。
公诉机关认为,宋丽明知自己的行为会造成他人身体上的伤害,却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最终造成他人死亡的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
宋丽的辩护律师认为,宋丽由于天黑加上慌张,没有发现强奸者受伤,更重点的是宋丽当时是处女,事后发现身上流的血以为是处女血,在不知道强奸者的受伤的情况下,所以错过了救人时间,加上强奸者事前服用伟哥(法医鉴定书标明),兴奋过度而忘记了流血,这是强奸不慎致死,所以宋丽在主观上并没有故意伤害江某。 
法院认为,被告人宋丽应当预见强奸者江某可能造成“一日二变”的结果,可宋丽在被奸时因疏忽大意没有预见,导致江某死亡,如果宋丽在被奸后及时报案,***出警也能及时发现李某受务,能及时的抢救过来,但宋丽不相信公共安全专家机关,为自己的名声着想而迟迟不愿报案,宋丽的行为应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另外,鉴于被告人宋丽在案发后认罪态度比较好,同时,被告人积极进行民事赔偿,已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有悔罪表现,故从轻处罚。
强奸不但无罪,而且变得有理了。

 

徐纯合其人

 

 

【财新网】(记者  赵复多)

         一个艰难度日的普通人,在生活中被亲属疏远,在社交网络与教友中寻找过温暖。

         庆安枪击案死者徐纯合,此前鲜被关注,生计艰难,亲友疏离。他曾在网上求助,让妻子得到治疗,子女得到照顾,诉求并无回音。却未料终以这种方式实现,代价如此高昂。

  徐纯合的老家在庆安县丰收乡丰满村李宫屯,他多年游荡在外,直到2011年前后才回到庆安。在李宫屯生活70余年的一位邻居大娘称他,“性格挺好、爱说话”,印象里没跟谁起过冲突,“但就是懒,不干活”。 

  丰满村村支书王淑华认识徐纯合多年,在她眼中,徐纯合“人懒、好酒”,“村里秋天收割的时候让他接袋子,一天给300块,干了五天他就不干了”。后来她又托乡里的民政助理为徐纯合找了一个工作,在庆安县的浴池里为客人存鞋,但他也不干。她说,虽然徐纯合喝完酒爱闹,但胆子小,没见跟谁打过架。

  堂弟徐纯静说,徐纯合是个“头脑简单”,甚至“有点二”的人。据他回忆,徐纯合曾在大连金州打工三年,却因总上当受骗而没赚到钱。 

  离开金州后,徐纯合带着徐母来到庆安相邻的铁力市,2007年前后,他与后来的妻子李秀芹相识。

  李秀芹的二姐告诉财新记者,妹妹从小就患有精神疾病,“脑子时好时坏”,家里曾几次送她去精神病院,但因为花费太高,没能久治。

  认识徐纯合前,李秀芹曾有过一段婚姻,丈夫在庆安务农,后因夫妻矛盾,她跑回了铁力。

  “那时候我妹妹长得不差。”李秀芹三姐回忆,徐纯合热烈追求,妹妹也愿意跟他好。

  因为徐纯合没有正经工作,李家人曾极力反对这门亲事,却又拿李秀芹没办法,“连顿像样饭也没吃,俩人就在一块了”。

  婚后二人居无定所,连续生了三个孩子,一直由徐母照顾。在铁力时,徐母就已开始带着孩子在商业大厦附近乞讨。李家人称,“那边都知道这个老太太”,直到2011年,铁力救助站把徐母送回了庆安。

  徐母曾回忆说,徐纯合遇到过一次车祸,“车翻了,车里的人都摔坏了,把他的腿也压坏了”。此后徐纯合开始酗酒。

  刚结婚时,李家人还和徐纯合常常往来。“但这小子一天三顿酒,喝完了就闹。”徐的三姐夫对财新记者说,他们因此不想再跟徐纯合多接触。李秀芹的二姐说,2009年时,妹夫喝点酒就爱到她家里去,她女儿自己在家,而且临近高考,他们也不放心。在徐纯合的QQ空间里,他上传了大量“姐家孩子”的照片。

  徐纯合曾试图在教会找到心灵归宿。“他经常去铁力的大教堂。”李家人说,徐纯合曾在铁力的教堂打更,也经常参加教会的活动,“有时候喝多了就在教堂里睡”。教友也曾向其施以援手。村支书称,有一个教会的“姐妹”还来帮他收拾屋子,做饭,给老人、孩子洗澡。

  近几年,徐纯合又迷上了电脑。村支书称,“他电脑整的挺好,也不干活就在家里玩,以前没电脑时候就上网吧。”

  虽然在现实中被亲属们疏远,但在网络世界里,徐纯合却“好友颇多”。据财新记者了解,徐纯合有至少三个QQ号、两个微信号、一个陌陌号,此外还有新浪、腾讯微博。他给自己的一个QQ空间起名为“微微尘土一颗”,在留言栏中,他说此号已加满,让朋友们加另一个。

  在这个黄钻QQ号中,从2010年1月6日到2015年4月28日,徐纯合共发了497条说说,多是转发歌曲、图片和宗教内容,还有多条向网友和教友求助的内容。

  2014年1月23日,徐纯合曾在QQ空间发了一条动态:“请弟兄姊妹们为我的家人代求,我爱人(李秀芹,神经分裂症,现在稍有好转)我妈妈(权玉顺胸口痛,没法带孩子),我过了正月十五要去和港(鹤岗)煤矿干活(原因是孩子要上学了,没有学费)。求神给我开通道路,能使我的工作顺利,因为我知道,凡事都有神的美意在其中,我在此谢谢弟兄姊妹为我带求,愿神赐福你和你们的家人。”

  徐纯合还创建了一个教友的聊天QQ群,共拥有194个成员,该群在他去世十天后依然活跃。对待群主工作他非常用心,从2013年开始,共上传了148个文件,多是歌曲、软件、电子书,内容也多与基督教有关,最近一次是今年2月,上传了一款网页游戏“玩具战争”的相关工具。

  在群成员列表中,他的头像可能不会再亮起,但在此处,他可以永远排在第一位。

 

 

基督徒徐纯合——一个“不配”的人

 

徐纯合是个"不配"的人,那么谁配?那些贬他丶损他丶害他丶杀他的,天帝等着你的忏悔!从中南海到四方八陲!有的人死了,但仍活着;有的人活着,但已经死了……  第一,徐纯合是一个公开悔改的人。

很多媒体,和很多人宣称,徐纯合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不求上进的,猥琐而愚钝的,胆怯又狠心的,借酒浇愁的,和综合素质低下的人。或许这些描述,有一部分符合事实。这意味着,大概99%的中国人,包括那些谩骂、讥讽和藐视他的,以及那些同情他和仍在维护他生命权利的、值得我尊重的人——更不用说那些拦阻他、杀害他和诬陷他的人,都会在道德上,不自觉地认为,自己无论如何,是比徐纯合更体面些、更文明些,和更有教养的人。

然而,他们忘记了一个被忽略的事实。在上帝眼里,恰恰是这个事实,定义了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徐纯合在他的微博上,多次公开宣称,“我是一个不配的人”。不配什么呢,不配上帝的爱和赦免。如果说,人赦免人,都是难上加难。那么,上帝的赦免岂不是更难、更高标准吗?徐纯合当然不晓得,在他死之后,人们是否会赦免他。但他面对一场死后的审判,却提前承认了自己是“一个罪人”。他认为自己配不上主的赦免,不配得到耶稣的爱。

也就是说,人们在他死后,发现和揭露出来的他的缺点和问题,在他被杀死之前,都已经预先承认了。这一点显得很讽刺,很黑色幽默。好像徐纯合预先知道,人们会如此这般藐视和指责他,所以公开地,把自己的认罪和忏悔,提前保留在了微博和QQ空间上。

这样一来,徐纯合似乎并不是中国社会中非常少见的一种“坏人”,倒成了中国社会中非常少见的一种“好人”。因为根据基督教的定义,所谓好人,就是承认自己是坏人的人。然而中国之大,又有几个人,曾在全国范围内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不配的”的坏人呢?人们常感叹,中国文化缺乏忏悔精神,那么多红卫兵,今天功成名就,有几个人忏悔,说自己不配呢?那么多在二十几年前吃人血馒头的,今天体体面面地活着,有几个人忏悔,说自己不配呢?更不用提,成千上万拿过或送过红包的,做过或报过假账的,说过或默认过谎言的,又有几人公开忏悔过呢?

甚至在教会中,据说中国已有几千万基督徒。他们在受洗的时候,一定和徐纯合一样,承认过自己是不配的罪人。然而,据我作为一位牧师的经验,只有极少数的基督徒,才会在受洗之后,常年如一日,在人前、在微博上或朋友圈,继续承认自己是一个不配的罪人。开微博、QQ或微信的中国基督徒,我想大概也不会少于几千万人。但也许只有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人,会把自己的悔改见证,像大字报一样地贴在上面,或在签名中说,“我是一个蒙恩的罪人”。

我想说的是,在人们贴他的大字报之前,徐纯合早就贴了自己的大字报。如果徐纯合还活着,来到教会,他的一些缺点也可能受到教会的批评,甚至是管教。但他已经被杀。死后的审判属于上帝,不属于我们。而我要指出的是,根据基督教的信仰,在死后的审判中,一个人到底是谁呢,他的最终身份并不看他是不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不求上进的,猥琐而愚钝的,胆怯又狠心的,借酒浇愁的,和综合素质低下的人”;而是看他是不是一个公开悔改的人。

而徐纯合是一个公开悔改的人。因此,他虽然死了,却仍旧说话。上帝藉着他的死和他留下的见证文字,以一种高分贝的方式——正如C.S.路易斯所说,痛苦是上帝的扩音器——向着全社会说话。

你听见了吗,徐纯合对着中国社会说,

“我是一个不配的人”。

而我认为,我们这个社会,根本不配听见徐纯合这样说。所以,有耳当听的,就不妨听吧。因为听见了,就是恩典。

第二,徐纯合是一个赞美上帝的人。

他的QQ空间,叫做“徐纯合弟兄”,其中收藏了492首赞美诗。他的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上,也转载了大量的赞美诗(虽然也有其他音乐)。人们在自媒体上,赞美自己,赞美家人,赞美一些思想、书籍和人物。但徐纯合在自媒体上,主要的内容就是赞美上帝。迄今为止,我并不了解他生前的教会生活。但据我作为牧师的经验,第一,大多数主日来到礼拜堂赞美上帝的基督徒,在他们六日的自媒体上,通常都不赞美上帝,甚至绝口不提上帝的名。第二,徐纯合显然是一个对赞美上帝充满了激情和热心的人。

因此,徐纯合这个人的第二个主要特征,就是他是一个赞美上帝的人。而这一点也被忽略了。鉴于这样的人,甚至在基督徒群体中都如此之少,这种忽略就很难被原谅。只能说,在我们这个社会对一个人的评价系统中,他是不是一个赞美上帝的人,简直无足轻重。但我必须指出的是,在死后的审判中,上帝非常看重一个人是不是赞美上帝的人。无论一个人多么智慧,多么慷慨,多么文雅,多么有商业或道德的成就,等他把这一切都写在履历表之后,天使还是忍不住问他,但你是不是一个赞美上帝的人呢?

而徐纯合是一个赞美上帝的人,这与他是一个公开悔改的人是有关的。生活经验告诉我们,只有谦卑的人才会真心赞美别人。那么同样的,只有那些公开悔改的人,公开认为自己不配的人,才肯公开地赞美上帝。

特别是这首《我跪在主面前》,是徐纯合2012年7月24日转载的土豆视频。其中这两句歌词,可以作为他的忏悔和他的赞美的一个结合:

“我有何处被你看上眼,我有何处值得你拣选”。

徐纯合是一个赞美上帝的人,因此,他虽然死了,却仍旧说话。上帝怎么会看上他呢,既然连我们都看不上他。但上帝却藉着他的死和他在自媒体上留下的几百首赞美诗,向这个赞美自己、不赞美上帝的社会说话。

你听见了吗,徐纯合当着一个杀死他、审判他、冤枉他的社会的面,仍然向主高声歌唱,

“我有何处被你看上眼,我有何处值得你拣选”。

徐纯合的一生,在人而言,是失败的一生,悲剧的一生,潦倒的一生。但他短短的人生中,却经历了两次生与死、善与恶的翻天覆地。所以,有耳当听的,不妨听吧。人所看重的,神却视如敝履。人视如敝履的,神却看若眼中的瞳人。

第三,徐纯合是一个积极传福音的人。

如上所述,徐纯合的QQ空间,主要内容都关乎福音。他甚至还有一个博客,就叫“信服耶稣的博客”。

虽然他请弟兄姊妹们,为他的家庭祷告,为他自己的身体(先天性心脏病和因车祸造成的的腿伤)和妻子、母亲的身体代求。也包括家庭的经济困境。但他在多条代祷信息中,并没有特别为金钱要求弟兄姊妹的帮助。他只提到一个卑微的请求,“如果你们家里有孩子不穿的衣服,能否送给我们”。虽然他因疾病而缺乏劳动能力,但在2014年1月23日的代祷事项中,他说自己决定“去和港(鹤岗)煤矿干活”。

关于这份新的工作,他这样祷告,

“求神给我开通道路,能使我的工作顺利,因为我知道,凡事都有神的美意在其中,我在此谢谢弟兄姊妹为我带(代)求,愿神赐福你和你们的家人”。

据财新网报道,他曾在教会参与打更的服侍。他甚至还创建了一个基督徒的QQ群,到他被杀之日,共拥有194个成员。

或许徐纯合缺乏体力劳动的能力,被世人称为好吃懒做。但他却从事了一项最伟大的工作,就是基督交付给门徒的大使命。他是这个群的管理员,在接近3年的时间内,他显然很用心地管理这个群,服侍了这194个人的灵魂。

据我作为牧师的经验,我很理解一个积极传福音的人,为什么会被认为是好吃懒做或不务正业的人。反右时期,大批牧师曾作为“好吃懒做”的人被政府劳教。即使现在,我认识的全职传道人或神学生,至少有一半会被亲属、邻里视为不务正业。而当我的妻子决定全职在家时,连我的父母,都不认为她从事了一项伟大的工作,而一度认为她从此“不工作”,变成吃闲饭的人。

同时,据我作为牧师的经验,在自己的自媒体和朋友圈里,80%以上的内容,都关乎福音,关乎信仰。这样的基督徒,大概只有百分之一。

因此,徐纯合的第三个特征,就是他是一个积极传福音的人。他发表那些赞美诗和讲道等信息,不但是为了自己看,并且带着为福音的热忱。这个特征,即使在基督徒中,也是如此稀少。这似乎与他是一个卑微的、被视为失败的人有关,这个世界几乎没有给他盼望,因此,他的微博和QQ,显明他是一个在基督里寻求盼望和安慰的人。为什么福音充满了他的空间,因为他的生活空空如也,不像我们拥有许多财富,他甚至不拥有自己和亲人的健康。其实,他不应该成为被警察杀死的那个人,因为他能够被剥夺的东西极少。然而,连那不能被剥夺的,也被剥夺了。徐纯合的死,反过来印证了他的信仰。就是他对福音的热忱,胜过了对这个世界的热忱。

就如福音是他的自媒体的主要内容,上帝使用他的主要方式就是传福音。一个最惊人的事实,就是上帝并没有使用一个“优秀的基督徒”之死,一个在职场上卓越有成的基督徒之死,来传扬一个被钉十字架的福音。上帝反而使用了一个当代的拉撒路,一个乞丐般的、完全不被尊敬的信徒之死,来传讲这个被世人视看为卑微、视为无有的福音。

正如评价者喜欢说的,“可怜之人总有可憎之处”。当初,耶稣走进妓女、税吏、大麻风和乞丐的中间,传讲赦免的恩典和悔改的道。他走入的,也不只是一群可怜之人,同样也是一群可憎之人。恩典的意思,并不是在道德上去美化那些社会底层的可怜之人。恩典的意思,是用爱去涂抹那些可怜之人的可憎之处。

从这个意义上说,徐纯合为我们被杀。为我们挡了邪恶的子弹。不但上帝的独生子耶稣,为他流血在各各他。他也为自己流血在庆安火车站。对绝大多数基督徒来说,基督为我们流血,所以我们就不再流血。但对徐纯合来说,基督的救恩,不是在今生过度实现的救恩,而是必须经过死亡才能进入的救恩。一个与上帝的儿子同在乐园的信徒,今生仍要承受被枪杀的命运。这意味着,徐纯合不但是一个积极传福音的人;而且,徐纯合之死,比较我们之生,以一种更加惊心的方式,尖锐的方式,非此即彼的方式,挑战了这个社会的自义,彰显了福音令人难以置信的能力。

换言之,如果你听完徐纯合转在微博上的所有讲道,看完他发在QQ空间里的所有赞美诗,那么,徐纯合之死,就具有两个层面的意义:

1、他的死,证明了这个世界是邪恶的;

2、他的死,证明了另一个世界是值得盼望的。

所以,有耳当听的,不妨听吧。有眼可看的,不妨看吧。如果有人因为徐纯合之死,而有兴趣去看徐纯合几年来所转发的讲道和圣诗,并最终信了耶稣,成为了和徐纯合一样的基督徒。那么,徐纯合便有了第四个、也是最重要的特征:

第四、 徐纯合是一个殉道者。

我必须补充一点,如果你对徐纯合被枪杀一案的事实(准确地说,不是对事实,而是对目前已公开的部分证据和传闻),有不同的认识。作为一个牧师,我并不打算在这篇文章中与你争论。因为事实在上帝那里。我只想总结我的两个看法:

1、在上帝的眼里,徐纯合是一个公开忏悔的人,是一个赞美上帝的人,是一个积极传扬基督福音的人。这比其他一切对他的、无法最终确认的论断,都更重要,也更直指人心。

2、就我个人而言,徐纯合的见证,和中央电视台的见证,就如两个坐在证人席上的证人。我的良心要求我相信一个承认自己不配的罪人,而不相信一个撒谎成性的法人。同样的,当现场目击者流出的视频,与中央电视台的剪辑视频摆在一起时,我的智商要求我采信前者,而不采信后者。如果你不同意这一点,也没有关系。我们需要彼此尊重,但无法彼此说服。

媒体曾引述徐纯合发于2012年7月10日的腾讯微博:

“基督徒高尚人格的最大证据就是自制。人在受羞辱或虐待时,若不能保持镇静和信靠的态度,那就是在剥夺上帝在人身上显示自己完美品格的权利”。

有人说,徐纯合是因邪恶的维稳体制而死。但我宁愿说,徐纯合是为这段话而死的。直到被枪杀10秒钟之前,徐纯合一直在忍耐、躲闪,求饶,避免身体上的反抗。但到了最后10秒,他失败了,开始反击。但这并不是作为一个地上的公民的失败,而是作为一个更高的国度的公民,在更高的标准上的失败。鉴于对央视视频造假的程度,我无法作出最终判断,因此也无法判断这一在道德上失败的程度。

如果恩典是不存在的,那么徐纯合的信仰也就失败了。然而,作为一个牧师,我必须宣告并见证说,恩典是存在的。为此,让我再次表达,我在央视视频公布当天对徐纯合被枪杀一案的立场:

我仍要承认,徐纯合是我在这个时代最卑微的弟兄,最可怜的弟兄,最亲爱的弟兄,也是最失败的弟兄之一。我在彼时,不会比他做得更好,忍得更久。基督徒之所以被称为圣徒,不是因他们的道德,是因他们愿意让耶稣的宝血,来遮盖他们的失败。我蒙召就是为这样的人,因我自己就是这样的人。

徐纯合已经死了。我还活着。所以,面对一个黑暗、弯曲的社会,我到底担心什么呢。我唯一担心的,并不是将来我在天堂是否能够见到他,而是将来他在天堂是否能够见到我。

——如果我不写这篇文章,也不为他而哀哭的话。

主后2015年5月19日

民国公民李宇先生的朋友严正声明

 

民国公民李宇上午8:04
关于民国公民李宇先生近月二度被四川罗江县政府雇佣恶势力殴打一事的严正声明 
四川省罗江县陕西馆巷的李宇先生,因申请《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被拒绝,依照《中华民国宪法》,李宇自然成为中华民国公民。
今年3月以来,热心公益的李宇先生,为了保护罗江县陕西馆巷仅存的民国院落文化遗产及民国国立六中四分校旧址,先后与罗江县政府的拆迁征收办发生激烈言辞与身体冲突,二度被县政府雇佣的黑恶势力暴力殴打,致李宇先生二度住院治疗,现左耳耳鸣啸叫不停,左眼视力下降,平衡感极差,不到50岁就已拐杖不离手了!令我等同仁担忧李宇先生恐遭更大不测,有性命之危。在此严正抗议四川罗江县政府的野蛮血拆,毁损文物,践踏公民家园的无耻违法行径,为确保公民的生命权财产权不受侵害,望罗江县政府涉事官员谨怀法律的敬畏,公权自省,不越界不自肥,不与民争利,还公平正义于罗江县境。同时正告,近日黑龙江庆安警察滥用枪支,枪击公民徐纯合事件,引起庆安县大面积腐败曝光,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此乃民心所向,正义终不可辱。
胡温十年,周永康党羽维稳,涂毒天下。其中恶政之一便是暴力血拆,严重侵害公民生命权和财产权,为天下所诟病,民变四起,引发社会动荡。罗江县主政者结党营私,阻挡习李新政,自以为天高皇帝远,姿意妄为,不惜制造矛盾冲突,绑架省或中央政府,是第二个庆安县政府,潜在不安定的火药桶。在这样反腐高压态势下,罗江县主政者企图蒙混,捞钱捞权,视民寇仇。如此周永康李春城贪腐余孽为害罗江县民众,不为民灭,终为天灭。
今天,民国公民李宇先生的处境令人堪虑。一人不保家园,我等家国也将毁。我等公民权利是不可分割的,一损俱损。侵权李宇先生便是侵权我等,殴打李宇先生便是殴打我等。如此这般,我等绝不坐视,将用法律追讨行凶者及背后的黑手。即便今天可能逃过法律的正义,成为漏网之恶。正义的记忆一定会追讨这漏网之恶。
最后,再次正告罗江县主政者不要在昨日的恶政道上,走得太远了。该收手了,该回头了。
民国公民李宇先生的朋友
签名: 
张起 18696641911 重庆
鲁登川 15228080481 达州
侯多淑 18282930806 达州

签名电邮:271576877@qq.com
2015年5月21日

 

我们是祖国的陌生人

 

白岩松:我们是中国人,但我们却是围观中国的看客。我们起哄,我们嘲笑,我们冷漠,我们悲怜,我们诅咒,我们呐喊,但是,我们都不明真相,我们国内的重要消息,都是出口转内销!事实上,当一个公民有权利了解到所有的真相,才有资格被称为国家的主人。 中国是我们的祖国,但是,我们都是祖国的陌生人。
崔永元【日本人多矫情, 丢个自行车也要发个微薄, 看看咱们中国人多淡定: 出去一趟房子没了; 去公安局一趟命没了, 去山西一趟人没了, 去河南一趟肾没了, 去重庆一趟自由没了, 去广西一趟钱没了, 去广东一趟包没了, 去北京一趟变精神病了,去火车站一趟被乱枪打死了——而这一切,国人都觉得很正常 】
邪恶盛行的唯一条件,是善良者的沉默而不站出来。强权面前保持沉默,有的人是因为无奈,有的人是恐惧,但大多数人是因为冷漠,不关我的事!你们可憎想过;政治就是我们的衣食住行,柴米油盐,生老病死.思想言论,我们的孩子以及子孙的未来!沉默的人越多社会越乱,今天你不关心政治,明天整治的就是你。
黑夜之所以漫长,是因为你选择了等待,放弃了离开;邪恶之所以肆虐,是因为你选择了沉默,放弃了咆哮;苦难之所以深重,是因为你选择了忍受,放弃了努力;强权之所以猖獗,是因为你选择了屈服,放弃了抗争…

 

《民主自由(志愿者)之歌》词



中山袁倚天(草稿)

我们是一群恶政屠宰的糕羊
捂住滴血的创伤
唤醒沉睡的善良

我们是一群民主自由的同仁
宣扬普世的真理
修补人性的残缺

我们是一群抵抗侵害的战士
捍卫人权而付出
坚持正义而流血


我们是一群架起法治栋梁的义工
让全民不再住危房
让弱势不再被冤枉

请与我们一起醒来
砸开专制的穹顶
请与我们一道构建
公民福利社会的未来

2015年5月22日/晚上

 

庆安公安又捕要求公布徐纯合案真相公民15人

 

春风上午4:19
转发:请大家关注今天在庆安火车站口举牌发传单揭露徐纯合被枪杀真相的人们!!! 刚打通张皖荷电话,她说在庆安火车站举牌发传单时被抓到庆安公安局,同时被抓的还有张皖荷、孙东升、道长、李成立、李燕军、小羊羔、闫春凤、宁惠荣、郑玉明、李延香、刘春霞、曾九子、胡玉花、王芳等,请大家一起关注转发扩散此消息,谢谢!

刚打通张皖荷电话,她说在庆安举牌发传单时被抓到庆安公安局,被抓的朋友有张皖荷、孙东升、道长、李成立、王芳、李燕军等十几位朋友。
【呼吁关注】
1,呼吁大家关注庆安。
2,呼吁关注被抓的朋友。
3,互救就是自救。为了自己不是下一个被随意射杀的冤魂!
4,抗议庆安政府侵犯人权!
无眠,转于2015.05.20

王素娥辽宁 微信说: 我十四号在庆安被抓进刑侦大队的作战指挥部 他们今天也被关押在那里, 应该是针对大家来庆安关注徐纯合枪杀案 。今天 在庆安被抓的是十五人。

 

吴淦受徐纯合案牵连被刑拘

 

维权人士屠夫(吴淦)因高院不许律师阅卷而“卖身筹款”被以“寻衅滋事”行政拘留
维权网报道:2015年5月20里1点10分左右,因“卖身筹款”帮助律师主张阅卷权的维权人士“屠夫”吴淦,确认被从派出所带上警车,并且,被带着手铐被送往拘留所途中。据吴淦夫人证实,吴淦目前是被行政拘留十天,被羁押在南昌市拘留所。
另20日1点30分,吴淦妻子证实,收到当局的处罚通知,决定行政拘留十天。依据的事实(借口)就是吴淦在高院门口举牌,并骂高院院长的事情。
屠夫,又叫@超级低俗屠夫,真名吴淦,1973年生,福建人。初中没毕业,17岁就混进厦门一个边防站当了兵,两年转回地方,一边在机场安检混,一边做生意,后来还搞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在此之前,供职于北京某律师事务所。
从2009年,邓玉娇事件中他从网络现身,开始他的所谓“杀猪”活动,关注公共事务, 这些年一直活跃在网络,也是维权行动派,专门揭露公权力的权力滥用行为,自称:出身市井,黑白两道都认识。
经常关注社会热点事件,并公开为热点事件筹集资金,几乎国内所有公共热点事件的背后,都有他的影子。
最近的庆安枪杀徐纯合案,他更是表现积极,挖出了很多让当局难堪的真实细节,导致国内媒体的态度不得不几番倒戈,另当局十分恼火,因而对他实施威胁,他被迫逃亡离开北京。
今天,由于获悉江苏高院不允许律师阅卷,吴淦到高院门口举牌,后被抓捕。
请大家在这段时间里不忘关注屠夫吴淦!不忘关注那些为维护个体权利被关押的各位人士!谢谢大家!

中国人权观察刘兴联失去联络疑被当局控制

 

中国冤民档案馆【20150516】号文
继中国人权观察(网传注册中)主席秦永敏被武汉控制百余天后,中国人权观察刘兴联秘书长于5月12日也被宣告被武汉当局控制。
据中国人权观察副秘书长潘露分析,刘兴联被捕与参与中国人权观察网站“玫瑰中国”发布或者转发人权新闻有关。据称海南当局要求刘兴联放弃承担玫瑰团队和中国人权观察秘书长的工作……
现有消息曝出因“最近写文章太多并接受外媒采访”的秦永敏在武汉木兰湖,而却没有消息说刘兴联被武汉当局置于何地。武汉当局是否应该书面告知刘兴联家人他何在?
在此强烈谴责武汉当局的同时,希望武汉维权人士及时与刘兴联女儿联系接受委托寻找刘兴联下落。

徐纯合案越滚越大——侠客吴淦(屠夫)被南昌警方拘捕网友广泛关注

 

下午8:08
屠夫被大院派出所帶走,南昌市东湖区大院派出所电话:0791-86350968 請大家關注!

下午9:26
【转发按语】财新网的此文,给我们提供了更进一步了解徐纯合先生的另一扇窗口。从这扇窗口望去,我们看到了一个基督徒的徐纯合,一个通过网络掌握了基本人权知识的徐纯合,一个因车祸而身残后才饮酒成瘾的徐纯合,一个从没和人打过架的徐纯合( 丰满村村支书王淑华说,虽然徐纯合喝完酒爱闹,但胆子小,没见跟谁打过架。)一个热爱生活、好公义、有想法、有追求的徐纯合。然而,这个多面的徐纯合却被一个远比他高大强壮的拿枪的大汉一枪给崩了。因为崩掉徐纯合先生的那个壮汉是国家暴力机器上的一个零件,于是,国家所有的机器就开足马力来为他证明杀人有理了;与此同时,那个没有国家撑腰的底层小人物徐纯合先生,就如同在马路上被匆忙的车辆碾死掉的阿猫阿狗一般去到另一个世界了。

博讯记者在晚上九点40分左右获悉,屠夫吴淦已经被刑拘。维权人士西域武僧发出信息说:(吴淦,低俗屠夫)刑拘了。

下午10:02
【抓屠夫的派出所头头的手机号有了!】 转:今天,5月19日上午在江西省高院屠夫(吴淦)为乐平死刑冤案拖延三年不让律师阅卷问责江西高院院长、苏荣的余孽死党张忠厚,先被法警带进江西高级法院,现在已被江西高院所在辖区大院派出所带走!南昌市东湖区大院派出所电话:0791-86350968 請大家關注! 

抓捕屠夫的大院派出所13755685616所长周建文,值班副所长杨小勇 13317056015,关注我们屠夫,谢谢大家!

89-64+1= 上午6:11
轉陳茂森: 屠夫刚刚出来上厕所,两人看守,不让和我们交流,看管明显严格了。戴了手铐在审讯,我们马上围上去,一位罗姓警察竟然让我们离开派出所大厅,我们理直气壮的告诉他这是人民的地方,我们为什么要离开,他威胁到:“我可以说你们冲击公安机关”,我差一点就笑出声,难道他想做李乐斌,那我就是徐纯合了[呲牙],我们明确告诉他不会离开,并指责他利用极端语言激发警民矛盾。他气得无话回答,只有让我们出示身份证,这是他的权力,我照做。南昌网友在现场大力支持!一些访民自觉组织声援,并且到了省政府,省政府答应明天早上接待她们,很感动!我给200元她们吃饭,又退回来了。

89-64+1= 上午6:57
现屠夫已被南昌公安抓进去快到十二小时了,据在南昌高院门口等待乐平冤案要求阅卷的四律师之一严华丰律师透露,他们四律师已多次打大院派出所所领导电话,但均不接听,在派出所等待所领导,但没有1人露面。警方没人出面解释控制屠夫近十二小时的原因,但是刚才屠夫被询问时被拷上手铐,似有性质升级现象。派出所门外及大厅内仍有几十名各地赶来的公民访民在夜晚声援等待屠夫,要求南昌公安放人。即时现场播报。

上午8:49
转: 南昌现场播报:1.屠夫要求委托律师,警方不让签.2.屠夫仍在大院派出所,尚无定论.3.众多网友和访民及乐平冤案家属在派出所声援屠夫.4.现在南昌的律师团律师已达10多名

上午12:07
        屠夫吴淦:南昌网友纷纷赶到派出所,在大厅等候,送水,送牛奶,送饭,送水果,让我感动,感谢!早上一个网友特意来高院门口看我,看到我被带走,主动跟着警察过来。感谢!

张: 整个党国的机器在徐纯合被枪杀案中开足马力造假,现在谢阳律师和吴淦先生一个被打一个被囚,看来流氓惯用的打击报复已全面展开。

 

完整视频证明李乐斌行为违法程序违法

 

作者:倍魄

 

铁路公安给出“李乐斌开枪完全正当”的调查结论,引发社会不满。白岩松在《新闻周刊》节目中称:调查结论公布后,庆安枪击事件仍持续发酵。昨天,就有一些抗议者举着“我是乘客,向我开枪”的字幅到庆安火车站,要求严惩恶警。
  开枪警察李乐斌为了逃脱罪责而公然说谎,负责公布调查结果的央视也在多档节目中用尽编辑手段给予配合。但谎言终究要被戳破,我已经在博文《李乐斌和央视撒下的谎》( http://t.cn/R2Z3JHR )论证了他们的两大谎言。本文将主要从他们做假的方法入手,用更多的信息还原李乐斌枉法杀人的真相。
  其实李乐斌的罪错有两类:一类是行为违法,另一类是程序违法。任何一类的违法必然使他的开枪行为失去正当性。而李乐斌竟然是两类违法罪错都统统犯下了。具体来说,李乐斌的行为违法就是不以治安和制止犯罪为目的,肆意地无休止地殴打已经终止阻碍旅客进站行为的徐纯合,导致两人之间(而非徐与其他旅客之间)怨恨不断升级,这种不以执法为目的的殴打行为是犯法的。其次,李乐斌使用防暴棍和配枪的行为,违反了相关法律的规定程序,属不当使用警械和武器,并最终酿成惨剧,是明显的程序违法行为。
  所以,央视对李乐斌行为的洗白就采取的【删】【添】两种手段。
  央视【删】掉了两大信息:⒈徐纯合为什么会堵车站门口闹事;⒉所有李乐斌先动手打徐纯合的监控视频镜头,并用蒙太奇的手段把徐纯合塑造成一个疯狂的暴徒。
  央视【添】加的信息,则是单方面让李乐斌一人讲述事件过程(完全不给当事人徐母权玉顺一个镜头、一个字的说话机会),包括根本不可证的心理活动也让他讲。但可惜,事后造假终会漏洞连连,而李乐斌固然能无耻地说谎,可他终究不是个好演员。所以,关于他先发出警告,然后使用防暴棍和配枪的牛皮还是吹破了。
  李乐斌的牛逼是这样吹的:他说自己回警务室拿到防暴棍后,打开防盗门,先左右格挡了一下,然后就做了一个把棍头平指向前方的动作,喊:“别动!否则使用警械!”这时,“他就把防暴棍抓住了,趁这个机会。”

按李乐斌的说法,是他先平指防暴棍,发出了警告,还没来得及打徐纯合,就被徐抓住了棍子。但是,有图有真相,我们可以证明李乐斌上述话,每一句都是假的。

  上图前两幅截自《焦点访谈》下两幅截自《新闻周刊》,而且都是12:21:55这一秒之内捕捉的画面。此时,防盗门刚一打开,李乐斌竖举着防暴棍就冲出来,徐纯合没有反应的机会就被劈头打了一棍。所以,
   ① 没有左右格挡;
   ② 没有平指棍头,也没有口头警告;
   ③ 徐纯合也根本没有时间和机会抓住棍子!
  请注意,央视为了给李乐斌圆谎,给“趁这个机会”这句谎话配上的监控画面的时间是12:22:44,距警务室门打开,李乐斌猛击徐纯合一棍的时间已经过了49秒!那么,这49秒发生了什么?
  网友拍摄的手机视频( http://t.cn/RAFymv9 )给出了答案:李乐斌一直在用防暴棍暴打徐纯合,而徐纯合始终没有还手。徐一边抵挡打过来的警棍,还一边试图与李乐斌理论:“操你妈!你是咋了?站口儿我没打你吧?你打着我了吧?”徐握住了防暴棍,没有抢夺的意图,只是不想让李继续打自己。两人缰持。

  这时,徐的孩子(似乎是穿白上衣的儿子)呼喊了句“#$%,别管我!”徐和李都转头看向孩子,孩子继续说:“爸走吧,跟我回家吧!”(足见说李乐斌不知徐抓来的老人和孩子是自家人的说法根本不可信)而此时,李乐斌继续用脚踹徐纯合。

  我们从徐的喊话里还可以知道,在站口儿李乐斌和徐纯合确实发生了冲突,但徐没有打到李,而李打了徐纯合。这印证了徐纯利(李扇徐嘴巴子)的说法。而且也解释了为何徐会追向警务室并狂躁地踹门。
  当然,也就证明了央视在所谓“真相调查”中,刻意【删】掉了李乐斌打徐纯合的镜头。而这个“省略”使徐纯合像个丧心病狂的疯子。但事实上,网友手机视频显示,虽然被殴打多次,徐实际上始终没有还手,也没有试图抢夺防暴棍,而是还要与李乐斌讲理。
  从现有视频资料看,至少到12:22:59时,徐纯合还没有任何袭警的事实行为发生,在这一秒之前,徐一直只是那个被打的人!而且,监控视频在这一秒已经清楚地显示,徐纯合的右眼眼角已经被打出了血,血流到了脸颊上!

  此时的徐纯合还是没有任何袭警行为,被打急的他转身把老母亲推向李乐斌(估计是想说,你打死我们一家人算了),然后,是举起女儿抵挡李乐斌毫不停手、不断打来的棍子。徐见李还不停手,就把女儿抛向李。可此时,身为民警的李乐斌没有丝毫保护小女孩的想法和动作,而是闪身躲开,任由小女孩摔在了地上。
  这时,已经急眼的徐纯合才第一次真正袭警,他用手扇掉了李乐斌的警帽,而李乐斌放掉了警棍,后退拔枪。12:23:16李乐斌开枪射击,子弹打中徐纯合心脏穿胸而出。
  从12:21:55李乐斌举着防暴棍冲出警务室,到李乐斌扣动扳机射杀徐纯合,一共只有80多秒的时间。在这80多秒的时间里,徐几乎是一直被追着打,没有还手,还试图讲理。80多秒,一个并没有做恶的醉汉就被一个疯狂的警察轻易击毙了!
  当然,李乐斌还有自辩,还有央视帮他自辩。手法还是【添】。不过,这个添是最新的,在之前的《真相调查》和《焦点访谈》中,李乐斌在说那套“左右格挡”的屁话时,讲的是“否则使用警械”。而到了最新播出的《新闻周刊》里,还是那个采访,那个场景,只是换了机位。但最重要的是,把“警械”换成了“否则使用武器”。——这是补的什么谎呢?因为之前说开枪前有口头警告,但毕竟只是在解说旁白里宣告,似乎非常没有说服力。现在救场,改成李乐斌自己说,虽然也不可信,但总不像让解说员宣布那么轻浮。

 但历来央视没什么公信力。再加上它在这个枪击事件的说谎行为已经反复被指出过,论证过了。
  多吹破一次牛逼,他们也不会增加一丝丝脸红的压力。

 

卢子:代理徐纯合案的谢阳律师南宁被打断腿警方坚拒出警

 

中国律师群体星期一发起紧急联署声明,对湖南律师谢阳星期天深夜在广西南宁一建材市场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时,遭多名不明身份人员持械殴打受重伤,表达强烈关注,要求南宁当局立案调查,缉拿行凶者,保障律师执业安全。
与谢阳律师代理同一承租建材市场纠纷案的广西覃永沛律师,星期一中午向美国之音讲述说,南宁北部湾建材市场希望毁约的出租方雇用的“黑社会”人士,多天来一直到建材市场捣乱,试图赶走承租方的公司。而星期天下午4点左右,约5、60人再次来到建材市场闹事,报警后警察来到,查看了星期六赶赴南宁的谢阳律师证件,对其身份有所了解。
覃永沛律师说,晚上9点多,又有约100多不明身份的人前来攻占建材市场,其中许多人拿铁棍和砍刀。报警后,警察40多分钟后来到。覃永沛表示,没有调解或带走任何人的警察走后不久,看到临近午夜,他便离开几分钟去安排住宿,他刚走,这些不明身份的人又回来,持械殴打谢阳律师及其当事人,结果谢阳多处受伤,小腿被打骨折,另外几位当事人也受轻伤。
覃永沛律师赶回拨打南宁市公安局报警电话几十次,都无人出警,到谢阳等人12点半被送到医院,也没有见到警察的影子。
覃永沛律师表示,以前发生过一些商业纠纷案件出现暴力的情况,但殴打代理律师的情况很少发生,令人感到奇怪。
他说:“这个情况我认为比较恶劣,这个情况。他不管什么人都打,我估计呢,谢阳不排除有别的可能。你说打,他只是打那个当事人,律师被打以前我们这里没有发生过。而且我们报警报了上百次。问题现在,他这么搞,确实也搞不明白。”
由于谢阳律师是不久前发生的轰动海内外的黑龙江庆安访民徐纯合被击毙案,代理徐纯合母亲调查真相,并控告央视的主要代理律师之一,因此,网上有人怀疑谢阳律师被殴打至重伤,是遭有意报复警告。但是,目前很难找到证据能够证明这一点。

不过,人已住院的谢阳律师星期一上午接受美国之音询问时表示,在那些持械不明身份人士动手殴打前,他几次解释说,他只是律师,依法代理案件,而那些人动手后,首先攻击的目标则是人在更里面位置的他,而同在现场的广西律师吴良述则没有被打。另外,他的6位当事人也是在暴徒要求他们离开现场而没有离开后才被殴打的。
谢阳律师说:“当时有两个律师,一个是我本人,还有一个是吴良述律师,他没有被打,我被打了。我个人认为,我们不能够排除,就是我有帮忙的那个庆安的案件,现在就是遗留问题。我认为这个报复来得太快。
记者星期一下午拨打南宁市110报警电话,询问周六晚殴打事件覃永沛律师几十次报警却无人出警的情况,接电话员警要记者向辖区的五一派出所询问。而五一派出所接电话的女警表示,案件在调查中,记者非涉案本人,无可奉告。南宁江南区公安分局接电话的女士表示,不了解情况。
由北京律师张磊星期一发起的紧急联署,强烈要求广西公安部门对严重殴打律师的恶性事件立案侦查,尽早将所有犯罪嫌疑人缉拿归案,确保谢阳律师能在安全环境下进行充分治疗,并呼吁各级律协出面为谢阳律师紧急维权,提供及时有力的支持。
近年来,殴打律师和侵害律师合法执业权益的情况时有发生。今年4月21日,4位准备出庭的律师在湖南衡阳中级法院大门口,在众多法警和武警在场情况下,受到不明身份人士围攻殴打,身体多处受伤,4位律师遭到不同程度的抓伤、打伤、摔伤,衣服被撕烂,而被殴律师拨打110报警,警察迟迟不出警,尽管派出所距离法院仅仅3、4分钟车程。
事件曝光后,引发舆论哗然,中国律师群体发表联署,强烈谴责和抗议粗暴践踏律师执业权、人身权的行径,要求衡阳当局调查事件,向律师和社会交代。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关于谢阳、覃永沛、吴良述三位律师在南宁被暴力殴打事件的严正声明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关于谢阳、覃永沛、吴良述三位律师在南宁被暴力殴打事件的严正声明 

惊悉,2015年5月17日23时许,广西覃永沛律师、吴良述律师和湖南谢阳律师在广西南宁市五一路206号北部湾建材市场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时,被多名不明身份人员持械殴打,谢阳律师多处受伤,小腿被打骨折。
北京锋锐律师所严正声明:
一、公安机关必须立即组织力量侦破案件,缉拿凶犯。并查出幕后黑手。
二、检察机关应该立案查处公安机关的渎职犯罪行为。
三、三位律师执业期间被打,锋锐律师所除了强烈谴责以外,还将给被殴打律师慰问金,金额比照三位律师的所有医疗费用。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
2015年5月18日

中国律师关于谢阳律师在南宁被暴力殴打事件的紧急声明


惊悉,2015年5月17日23时许,广西覃永沛律师、吴良述律师和湖南谢阳律师在广西南宁市五一路206号北部湾建材市场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时,被多名不明身份人员持械殴打,谢阳律师多处受伤,小腿被打骨折。
对于如此严重侵犯律师权益的恶性事件,在对谢阳律师表示诚挚慰问希望他早日康复的同时,作为中国公民和律师,我们郑重提出如下要求:
一、广西公安部门应立即对谢阳律师被打一事立案侦查,早日将所有犯罪嫌疑人缉拿归案,并对谢阳律师及时进行法医鉴定,并确保他能在安全环境下进行充分治疗。
二、广西检察部门应对警方相关工作进行有效监督,确保法律在本行政区域得到正确实施。
三、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湖南省律师协会、广西区律师协会等各级律协应出面为谢阳律师紧急维权,为他提供及时有力的支持。
四、司法部、湖南省司法厅、广西区司法厅等司法行政部门应切实履行职责,为圆满解决谢阳律师被打一事发挥积极作用。
五、全国人大常委会应就近年来律师权益屡被侵犯问题进行《刑事诉讼法》、《律师法》等法律的施行情况进行专项检查,督促各地各部门进一步改善律师的执业环境,保障律师执业安全。
声明人:
发起声明人张磊,北京律师

2015年5月18日
诚请中国律师参加联署,共同建立安全的执业环境。联署请发消息致:微信号:2741394709

中国警察枪杀访民,官方调查难以服众

时报看中国

 

一名警察开枪击毙一名未携带武器的男子的事件再次引爆了舆论,不过这一次是发生在中国。

5月2日,45岁的徐纯合在黑龙江省庆安县火车站被一名警察击毙。一张照片显示,他躺倒在地上,面前是他的三个孩子和81岁的母亲。有关徐纯合死亡事件的报道和这张照片很快在网上引发了关于这名警察为何开枪的质疑。

周四,官方媒体新华网报道,哈尔滨铁路公安局的调查人员得出结论,徐纯合袭击了警察李乐斌,后者开枪“属正当履行职务”。官方的中央电视台还播放了一则五分钟的报道,用火车站的监控视频来支持这一结论。

不过,这些报道再次引发了轩然大波。不少人要求官方公布未经剪辑的完整监控录像。

在中央电视台播放的经过剪辑的视频中,徐纯合看起来曾试图阻止乘客进入火车站,而李乐斌把徐纯合的双手固定在了入口旁的栏杆上。随后,视频出现了徐纯合追赶警察走进一个房间,以及李乐斌手持一根长警棍的画面。

两人扭打了起来。徐纯合把自己的母亲推向警察,又把女儿举起砸在了地上。李乐斌踢了徐纯合,用警棍击打他的后背。终于,视频中显示,徐纯合夺过了警棍,开始向李乐斌挥舞。随后是李乐斌持枪的静止画面。镜头接下来切换到徐纯合倒在椅子上的动态画面,然后是,他的母亲用这根警棍击打了他的后背和腿部。

“视频没有显示警察具体是怎么开枪的,”徐纯合家的律师谢燕益周五接受电话采访时说。谢燕益表示,多名律师联系了所有相关政府部门——从县级到省级,要求公布完整的监控视频。不过他说,迄今为止,“他们不配合我们律师的调查。”

谢燕益称,中央电视台公布的视频经过了剪辑,故意把徐纯合描绘成了一个道德败坏的人。“即使一个人有问题,”他说,“也不能说打死他是合法的。”

谢燕益表示,他打算起诉中央电视台。

据他介绍,地方部门知道徐纯合,因为他曾去北京上访,要求家里得到更好的待遇,有时候还以乞讨为生。在中国,担心丢脸的地方官员不时会拦截上访者,以阻止他们向上级部门反映自己的不满。

“这是一场由截访和维稳制度造成的悲剧,”谢燕益说。

“他去北京上访过三次,因为想让当地政府帮忙把他母亲送进养老院,把患有精神病的妻子送到精神病医院,”谢燕益说。“这一次,当地政府的官员和火车站联系过,让火车站不要让徐纯合及其母亲和子女离开。”

谢燕益表示,从目击者那里搜集证据极其困难。

枪击事件发生后,网络评论人士吴淦立即开始找寻目击者。他从一名旁观者的手机里获取了一段40秒的视频,其中显示,那名警察正在用警棍打徐纯合,徐纯合则在骂警察,并试图抢过那根棍子。

吴淦称,另一名目击者联系到他,给他看了一段类似的手机视频,是从另一个角度拍摄的。但他表示,政府一直在向他施压,让他不要追究此案。

中央电视台播放的视频中没有出现吴淦发布在网上的那些动作。

“官方的结论,是他供职的铁路警方进行调查后给出的,”谈到李乐斌时,上海知名律师张雪忠说。“他们的利益是相关的。因此调查结果是有问题的。”

他还表示:“官方正在删除网民拍摄的视频片段,也不公布原始视频。这恰恰表明他们有所隐瞒。”

新浪微博上的一些评论人士不断呼吁公布完整的监控视频,并要求当局解释为什么要阻止徐纯合及其家人上车。

律师斯伟江发表了一篇评论性帖子,并在文中写道,“没有剪辑的视频堪称证据之王。”

经济学专家赵晓写道:“此案最大利处是存有全部监控视频,还原真相因此变得很容易:公布原始视频。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另一名评论人士郝劲松问道:“警察持警棍殴打徐纯合的镜头央视全部删除,因为啥原因呢?”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回复:“啥原因?我告诉你吧:因为它是中央电视台,党和政府的喉舌。”

 

斯伟江:如何看待重大案件中的视频?

 

谁是法庭上真正的王者,不是法官,其实是证据,如果证据黑白分明,法官一般也不敢做明目张胆的枉法裁判,因为他要因此承担责任和良心不安。因此,枉法裁判往往是依靠一些是是而非的证据,以欺骗公众,甚至自己的良心。什么是证据之王,目前看来,没有剪辑的视频,往往是事件的还原复盘,堪称证据之王。

 

刑诉法修改之后,为减少刑讯逼供,要求对无期、死刑等重大案件,审讯时进行录像,以防止刑讯逼供,也是因为知道录像的重要性,当然,刑诉法没有规定全程录像,是方便某些警察,可以打服了之后再录像,实际上起到的作用,大打折扣,因为录像不是全部。但有时依然可以在片言只语中,发现,录像存在的问题。如念斌案的认罪录像,最终发现,审讯的警察未卜先知,在念斌未交代之前,就知道作案工具是什么,通过警察出庭作证,才发现,录像中间短缺一个多小时,而警察部门隐瞒此情节长达6年多,可见,警队未必值得完全信任,因为一旦卷入案件,他们也是利害关系人。

 

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要求法官对录像证据进行审查时,着重看:1,录像来源是否合法,如何提取的?2,录像是否是原件,还是复制件,谁提取的,提取人是否有签名或者盖章。意味着提取人要对原件或者复制件承担法律责任。3,内容和制作过程是否真实,有无剪辑、增加、删减等情形等。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最后规定,对视听资料有疑问的,应当进行鉴定。同样,公安部法制局主编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的释义和实务指南》也说了,对视频证据的审查,要看:1.何时、何地、何种情况下制作?2,是否原始的?3,有无剪辑、修改,伪造;4,收集的程序是否合法?

 

如果我们来对着一些在电视上播出的录像,首先,是什么部位的录像,谁提取的,如何提取的,需要交代清楚。其次,播出的录像是原件,还是复制件,是谁复制的?第三,是否有剪辑,谁剪辑的,如何剪辑的?为什么要剪辑?如果这些基本问题没有交代清楚,贸然地以某一段录像作为主要证据来认定事实,不但是违反法律,也是违反基本常识的。因为都知道,部分的真相不是真相。我国古籍中记载,有人看到没到开饭时间,孔子就先抓了一点饭吃了一口。后来人问孔子,为什么先偷吃。孔子说,看到这饭里有脏东西,就先吃掉带脏东西的饭。假设当时有录像,如果先放第一段,就可能认为孔子人品有问题。如果放了第二段录像,可以看出饭里确实有脏东西,大家就觉得孔子人品巨高。

 

记得笔者在承办钱云会案件时,当时警方也拿出了三段手表视频,但并没有对这些有疑点的视频进行鉴定,最后钱云会案,官方认为有结论了,但民间依然多数认为死因存疑,甚至还有人认为是谋杀,其中理由之一也是视频,当时案发现场有监控视频,但官方说,录像坏了,一直到12点多才恢复,但之后,为追诉打架的村民,警察居然拿出了当时上午10点钟的录像。这种出尔反尔的事情,最终严重削弱了官方结论的公信力。

 

正因为大家都不是神仙,科技也无法用时光穿梭机返回案发现场,因此,人类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和证据规则来判断证据,尽可能地接近真相,而这个接近真相,就是靠证据,用人类的理性来拼图,最终拼出人类认为的真相,然后下一个结论。如果,我们对某些拼图作了手脚,那么,这个真相,一定是有人想裁剪出来的假象,而远离真相。而且,由于司法的规律,重大案件,必须通过司法程序来调查,然后得出结论。而不能通过官方舆论来下断言,做结论,而司法无所作为。

 

至于有人为什么要这么做,按照证据规则,只能推定出对他不利的结论,我国目前的司法公信力已经大幅下降,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原因是缺乏独立性,类似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说啥都没人信。最近几年,这孩子又多了一个大嗓门的代言阿姨,人称大裤衩法院,它可以完全忽视对录像证据应该注意的一二三,一嗓子就喊出了一个判决,让我想起池莉的一本小说名:有了快感你就喊。貌似权力一到,裤衩必须有快感!

 

陈宝成:庆安枪击,真相依然在飞


-05-14 18:37

5月2日,黑龙江绥化人徐纯合在该省绥化市的庆安县火车站被火车站派出所警察李乐斌击毙。12天之后的5月14日,中国中央电视台报道了哈尔滨铁路公安局组成的调查组就此事件的调查结论。
结论称,民警李乐斌开枪是正当履行职务行为,符合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及公安部相关规定。该报道还播发了经剪辑过的部分现场视频,以支撑其上述结论。
作为一起引起全社会广泛围观的公共事件,必须回到法律框架中讨论,才有其制度层面的意义;上述视频及其结论仍有待商榷,庆安枪击事件的真相依然在飞。
一、谁来调查开枪警察?
任何人不得做自己案件的“法官”,这是法治原则的应有之义,是普通法中自然公正原则的内容之一。
其基本内涵是:如果一个法官与法庭受理的某一案件有个人利益牵连,那么他就不能审理这个案件。这是保证审判无偏私的必然要求。这一原则在大陆法系理论中称为回避原则。
值得重视的是:这一原则不仅适用于司法领域,同样也适用于行政领域。行政机关在做出行政行为时,也必须遵循这一原则。
即使在中国,类似的做法也是有传统的。三国时代的文学家曹植说:“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说的就是瓜田李下之嫌:经过瓜田,不要弯下身来提鞋,免得人家怀疑摘瓜;走过李树下面,不要举起手来整理帽子,免得人家怀疑摘李子。
回到庆安枪击事件上来。有两个事实需要明确:一,庆安县火车站派出所警察击毙徐纯合的行为无疑是职务行为,而非个人行为。二,根据中国公安体制,庆安县火车站派出所是哈尔滨铁路公安局的下级,而与其所在的绥化市庆安县公安系统无隶属关系。
那么问题来了:哈尔滨铁路公安局调查组对开枪警察职务行为的调查,无论其性质如何,都违反了任何人不得做自己案件的“法官”这一法治原则,难免有“瓜田李下”之嫌。其公布的调查结果自然应因“主体不适格”而归于无效,这是法律逻辑的必然。
实际上,两天之前的5月12日,新华社即报道称,公安部和铁路总公司已责成铁路公安机关全面开展调查,回应社会关切。铁路公安局组成由局领导带队的工作组赶赴庆安开展调查处置等工作,检察机关已于第一时间介入调查。
显然,按照相关隶属权限和行政组织关系,此处的“铁路公安局”指的应该并非哈尔滨铁路公安局,而是中国铁路总公司公安局。但为何在两天之后却变成了哈尔滨铁路公安局调查组?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如何解决谁来调查的问题?依现行法律,较为适格的调查主体应该是作为法律监督机关的检察机关,具体说就是有管辖权的检察机关中的职务犯罪侦查部门或者渎职侵权部门;其调查重点应针对警察击毙徐纯合的行为是否合法、是否涉嫌职务犯罪等内容,重新独立调查。这也是加大检察监督和司法审查的应有之义。
二、何种证据最接近客观事实?
央视公布上述调查结论和视频后,有一种观点认为:剪辑的视频虽不是原始视频,但足可以证明关键事实,说明真相。与之针锋相对的观点则是,剪辑的视频不是事发当时火车站拍下的完整视频,因此不能代表真相,进而呼吁公布全部原始视频。
法律意义上的证据,必须具备真实性、关联性和合法性。这是法律专业领域的常识性知识,简要介绍如下:
所谓证据的真实性又叫客观性,是指证据作为已发生的案件事实的客观遗留,是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现存在。

 

 

所谓证据的关联性又叫证明性,是指证据必须与需要证明的案件事实或其他争议事实具有一定的联系,必须有助于证明案件事实或其他争议事实。
所谓证据的合法性,是指提供证据的主体(如人证)、证据的形式(如鉴定与现场勘验笔录)和证据的收集程序或提取方法必须符合法律的有关规定。
根据媒体报道,庆安枪击事件现场,至少有五个摄像头从不同角度拍摄到了事发过程。因此,上述五个摄像头所拍摄的原始视频,从证据属性上来讲是最符合的。
而剪辑后的视频,从其物理属性上说,首先是剪辑者或者其指使者有选择地从原始视频中选取了若干片段,并以此为基础链接成了播放的视频。
姑且不论剪辑者或者其指使者的选取标准为何,但却必然首先破坏了原始证据的关联性,由此呈现出的所谓真相也必然是有选择性的局部真实,而非客观真实和全部真实。因为关联性和真实性受到损害,这样的证据自然也不具备合法性,其在法律意义上构成“被污染的证据”。
还从另外一个维度分析。按照最为严格的司法标准,因为来源不同,证据可以被分为原始证据与传来证据。
其中所谓的原始证据直接来源于案件事实,未经复制或转述;而不直接来源于事实或经过转手复制的则为传来证据。就其证明力而言,原始证据的证明力大于传来证据;只有在原始证据的确无法取得时才能参照传来证据和其他证据形成闭合的证据链。
以此为评判视角分析庆安枪击事件,剪辑过的视频已经被污染,其是否属于证据尚且存疑;纵然退一步说其至多也属传来证据,其证明力大大弱于原始视频。不要忘记,原始证据现在并未销毁,而是掌握在公安机关手中。
综上所述,媒体播放的上述视频,自然也是剪辑者或者其指使者希望公众看到的内容,而非客观、完整记录整个事发经过的视频,因此极易被诟病为“媒体审判”,甚至引导舆论、干扰调查。

 

张建平: 今天新华社称马知遥与王建在庆安枪击案中没收黑钱,并要追究“野茉莉走天涯”的造谣诽谤责任。涉嫌送黑钱的哈尔滨铁路公安局马上附和。估计“野茉莉走天涯”将很快遭打击报复!这里,我只想问一下哈尔滨铁路公安局与新华社:为什么持有法律手续的律师查看不到现场视频而马知遥与王建可以?为什么至今不敢向公众公示完整的现场监控视频?

【今日弧评】庆安枪击案的十三大疑点

 

终于公布视频了,终于剪辑篡改成功了,终于可以继续忽悠屁民了,终于可以将谎言编织得天衣无缝了。古有指鹿为马,今有剪白为黑。疑问:

1.既然视频对他们如此有利,为何不敢在第一时间公布,反而非要拖至12曰后的今天才公布?

2.为何未经法庭审判,第一时间派副县长慰问杀人功臣?究竟是依法治国还是奉大人的旨意治国?

3.为何要拒绝记者采访?为何要拒绝律师调阅视频?经不起监督的视频是否能还原真相?独家关起门来精心修剪的视频能否令人信服?

5.为何要花16万元收买第一时间观看视频的两名记者?

6.徐纯合买两张火车票干什么?难道他买票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拦别人,不准别人上车?旅客们会那么听话,不吵不闹不反抗?

7.为什么徐纯合举起孩子到孩子落地这段视频被快进了?他身后的小男孩脚步移动即可证明。

8.为何不直接公布视频,反而要上徐纯合老家调查徐好吃懒作?难道就因为徐好吃懒作就可以随意枪杀吗?请问:这究竟是神马逻辑?

9.为什么案子交由肇事者李乐斌所在的铁路警方调查的?这不明摆着让他们自己擦屁股吗?

10.为何央视从拿到视频到播出中间要制作35小时?

11.为何公布的视频缺少之前网传的视频内容?

12.为何必须强制删除乘客拍摄的视频?

13.为何不敢说明是安检员先阻止徐纯合进站?

14.为何铁路警方要给死者家属20万补偿金?哪有警方赐给袭警歹徒补偿金的先例?难道中国警方懦弱到了向黑社会送买路钱的地步了吗?

阑夕:央视公布的是一个用12天时间精心剪辑的不完整视频

 


这个视频剪得真是精巧,不愧是花了【整整12天】做出来的,既不交代为什么徐会去堵安检口以及导致后来的情绪激动(因为“上访户”的身份拒绝他持票乘车),也将警察主动殴打徐的镜头全部删光,只留下徐在毫无尊严的情况下忍无可忍还手然后警察的反制动作,而且把徐纯合被两个警察制服(有图为证)的画面也全部删掉。徐纯合情绪失控到要抛摔自己的小孩的前因也没有交代,公权力啊!哎!

代理律师对央视所谓“哈尔滨铁路公安局调查结论”的法律意见

 


我们几位律师没有看到调查报告的全文,只是从门户网站看到调查报告的要点,即便根据转述的要点。我们代理人仍然有很多疑问,希望调查组回答以回应公众质疑。
调查主体的公信力问题。在案发当日第一份认定报告就出自哈尔滨铁路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赵东滨和其上司铁路公安处处长汪发林。当日晚上接受新华社黑龙江分社和人民网采访的也是这两人,直接将案件定性为袭警。这两位领导自然是在代表哈尔滨公安局对外发声。
如果他们两人的结论是在将案件事实调查清楚的基础上发声,何须再有公安部牵头指定哈尔滨铁路公安局重新调查?如果当时事实没有调查清楚,这种发声是否适当?这是否是一种干扰案件侦查的行为?
继续由哈尔滨公安局调查案件是否合适?暂且不考虑其实体调查结果是否禁得起推敲,单为程序正义计,考虑到李乐斌是哈尔滨铁路局警察的身份,考虑到他们几乎案发就发表定性结论的事实。
该调查结论选择性公开事实,显失公正。下列事实,他们选择性不予公布:(1)死者徐纯合全家正常出行,却被维稳控制不允许出庆安境地的事实;(2)在双方争执前,徐已经被李完全控制的事实;(3)李在进入警务室之前曾掏枪又放回枪套,显示其杀人犯意已起的事实;(4)李进入警务室后,徐并没有明显的违法行为,但李从警务室拿出警棍无端痛殴徐的事实;(5)徐在被李长时间用警棍痛殴却并未还手只是泄愤击打自动售票机,并未采取任何紧急避险行为的事实;(6)结合视频和双方体格力量对比,显示警棍系李自动放弃的事实
有几点疑问:(1)央视公开的视频是否完整无剪辑?(2)李控制徐后,为何又放了他?是因为觉得徐情节轻微只需口头警告?如果是,为何又要进入警务室拿警棍痛殴徐?如果觉得徐情节严重依法应当采取强制措施,为何不拷上徐?(3)如果拿警棍痛殴徐不是因为其阻挡乘客安检,而是因为放开徐之后两人所起的冲突,那为何不在进入警务室后,呼叫同伴共同执法?难道李不知道行政或刑事执法至少都需要2人以上?(4)是徐主动挑衅殴打警察还是警察先向徐使用暴力甚至这种暴力异常凶狠致使徐不得不防卫?(5)在李进入警务室后,徐并没有明显违法行为,李用警棍痛殴徐的法律依据何在?痛殴一个已经放弃违法的人是否算合法执法行为?(6)作为一个精神正常的父亲,是在什么紧急情况下向谁抛掷的孩子,在什么情况下把老母亲推向谁?他的目的是要“ 摔死”孩子、推到老人还是一种被打急眼时的紧急避险?(7)在双方整个冲突过程中,徐的女儿,徐母当时对徐说了哪些话?有过哪些举动?(8)徐有没有对其他旅客实施暴力?(9)李为何放弃警棍?在泄愤一样殴打徐之后,将警棍丢给对方是否想过会被对方击打?他为何授人以棍而甘愿挨上几下?他目的何在?(10)调查报告说李在开枪前曾数度警告过徐,李是如何警告的?众所周知,监控视频没有声音,调查方是如何知道李曾数度警告徐?是依赖口形对比还是依赖目击证人或者李的供述?(11)根据联合国1979年第34/16号决议通过的《执法人员行为守则》第三条,执政人员一般只有在嫌疑犯进行武装抗拒或者威胁到他人生命时,才可以使用武器。徐被李击毙时,是否正在危害他人或者李的生命安全?如果有,这种危害是否是危险而紧迫的?是否非一枪毙命不可以缓解?(12)据有目击证人说当时开了两枪,到底开了几枪?(13)为何将死者草草火化?火化的决定是谁做出的?是否经过死者母亲的同意?
几点要求:(1)哈尔滨铁路公安局应整体回避该案调查,由公安部指定黑龙江省公安厅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正式立案侦查,
(2)公开完整视频,而不是经过精巧设计精心剪裁的视频,这种重点播放徐追打警察而弱化徐被李痛殴的视频,这种不亮明身份的所谓目击证言,都难以服众;(3)由具备公信力的中立第三方司法鉴定机构对视频的完整性进行鉴定;(4)如果不刑事立案,请尊重受害方和代理律师权利,依法同意受害方律师复制完整的视频证据和调查报告全文,依法保障代理律师向调查方所有询问过的证人询问的权利;(5)根据规定,对于重大敏感案件,尸检时应当对死者全身拍照并全程录像,依法同意复制尸检照片和录像。
综上,我们代理律师认为由哈尔滨铁路公安局调查该案不合适,形成的调查报告不客观,视频经过裁剪且不完整。在全国网民高度关注该案,认为公安部介入至少会部分实现正义的期许下,这一调查报告如那一声枪响,重击每个善良正直者的内心,而对于死者风烛残年期待为子讨还公道的母亲,我们无法想象,人生百年之悲,莫过于此。
如果仅凭这篇具有致命缺陷的报告,司法机关就彻底搁置该案。作为不掌握权柄的律师,我们自然徒唤奈何,但我们追求真相的步伐不会停下。李或许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但在人心,他是有罪的,罪孽深重。
该案注定会载入中国法制史册,也许多年之后,世易时移,后人会喟然长叹:因为该案是重大公共案件,差点寻得正义,也正因为该案是重大公共案件,所以总是差了一点。
代理律师:谢燕益
李仲伟
谢 阳
刘书庆

 

徐纯和案民警李乐斌杀人动机明显

 

 

徐纯和案民警李乐斌杀人动机明显,属防卫挑拨后故意杀人。理由:1、徐纯和堵进站口动机没说明。2、堵门后被民警李乐斌反剪双手制服。3、松开后两人发生口角李有拔枪动作。4、李进警务室拿警械殴打徐使矛盾升级。5、殴打过程徐有拉扯母亲和抛摔孩子紧急避险行为。6、痛殴徐之后有故意让徐夺取警械嫌疑。7、拔枪时保险已经拉开,子弹已经上堂动作是一气呵成。鉴于以上事实,李乐斌应为防卫挑拨后故意杀人。

央视视频最关键的四点



 1、视频2分59秒到3分7秒,警察有“掏出枪+后又放回”的动作,然后回到值班室。在此之前徐被警察制服,放开后隔着不锈钢栏杆,警察隔着栏杆掏枪想什么?为什么要掏枪?
2、3分20秒以后,警察从值班室出来,拿着警警械长棍,与徐打斗,在另外的在场民众提供的连续30秒的未剪接视频http://us.sinaimg.cn/00042EaAjx06S5mKFeA801040100chW30k01.mp4 仔细看看),另外一个角度,看得更清楚,是警察主动打徐,徐只是拖住棍子不让打,防御,非常清楚。其间,有警察抬高腿猛踹徐。央视提供的视频,是室内一个视角不太清楚的监控视频,但依然可以看到警察用警棍打徐。

3、3分40秒,徐拉母亲的动作比较轻,随后,徐转身用手拨自己的女儿,3分42秒,关键点,看清楚了,徐是用右手要把女儿往左拨,(警察在徐右后面!),徐是不是想保护自己的女儿已经不可能知道,但是身体动作在那里,非常清晰,右后面的警察从后面横着给了徐和女儿一棍,看清楚了,显然有打到徐女儿,徐抱起女儿,(这时,徐可以攻击警察吗?),仔细看清楚,警察又劈头打了徐和女儿一警棍,徐恼怒,把女儿扔向了警察。这就是央视和警方所说,“丧心病狂”的徐连女儿都扔…….

4、这是需要反复看十几遍的视频。4分3秒到4分12秒,警察开枪前的一段,关键的一段,徐一手拖警察的警棍,一手与警察对打,两人都是徒手厮打,仿佛是街头打架。4分12秒到4分17秒,最关键的一段,警察与徐拉警棍,如拔河,警察滑脱还是主动放手?反正警察“拔河”输了,于是徐拿警棍打警察,这样能打死警察吗?大家回头看看前面警察用警棍暴打徐的视频。徐似乎打了警察两棍,警察直接拔枪、瞄准开枪,没有子弹上膛、拉保险的动作,子弹上膛、拉保险是什么时候完成的?会不会是在出值班室之前(第一拔枪时完成?还是在值班室里子弹上膛并拉保险)完成的?警察到底什么时候想要开枪击毙徐?特别注意,警察开枪击毙徐之前,并没有鸣枪示警

 

新华社两记者受庆安贿十六万向被害徐纯合泼脏水

 

群众检举信刊载:新华社记者马知遥、王建昧着良心收受庆安黑钱16万,不惜歪曲基本事实,杜撰虚构根本不存在的情节,泼污作为受害者已经死亡无法张嘴说话的悲苦农民徐纯合,胡编乱造,丧尽天良,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已经构成受贿罪。检察机关必须立即介入侦查,必须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记者受贿,那么已经构成行贿罪的行贿者是谁?必须依法同步追究。马知遥、王建就仅仅受贿这一次吗?鬼相信!翻出马、王以往做过的“新闻”,既往收受了多少黑钱?粉饰了多少太平?泼污了多少好人?掩盖了多少罪恶?完全可以按照这一线索深挖下去。按照党媒记者一窝黑、上差下差差不离的规律推测,我觉得本次庆安杀人事件,收黑钱干脏活做歪曲报道的可能还未必限于新华社两记者,还可能包括CCAV记者。深挖不止,宜将剩勇追穷寇! 刘士辉

紧急:为樊振义案募集律师费等公开倡议书



    陝西省延安市公民樊振义、张华2015年5月4日在延安宝塔上高举中华民国国旗,意图推动民国国旗文化,于2015年5月6日被延安刑警队带走,至今不知人在何处。怀疑已经被73条,控以“山颠”或者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罪,目前已经议定燕文薪律师和知名维权人士屠夫到西安延安等地为樊振义、张华维权,需要律师费,车马费等万余元,今面向广大网友募捐,有意者请汇款,  农行帐号6228480148086417778李配 ,发红包者,请发屠夫微信(tufuwugan4)  。代樊振义、张华致谢!倡议人:陈永苗13400179861,屠夫(吴淦),李配13977344807,冀维烈15209252129,局外人(张伟)、肖恩15651960283。望云和尚18950545269,2015年5月12日。 

吴海啸:宜昌刘家财因煽动颠覆罪被判5年监禁

 

 

近来多名在中国的活动人士被以煽动颠覆国家罪被定罪判刑
民主运动人士人士刘家财5月11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在湖北宜昌市中级法院被判处5年监禁。
为刘家财作无罪辩护的律师吴魁明对BBC中文网说,刚刚对刘家财做出的判决量刑过重。
吴魁明说,煽动颠覆罪的量刑有两种,一种是普通量刑,一种是对首要分子和情节特别严重的。对刘家财量刑是普通罪行量刑里面最重的。
吴魁明认为刘家财的行为属于网络言论自由,不应该被定罪。
2013年刘家财在网络转发“李向阳复仇公告”一文后被当局逮捕起诉。该网络文章号召对司法当局采取“血洗”暴力复仇。
据此前报道说,刘家财原为“葛洲坝集团”的职工。在1998-2000间,他曾为其他下岗职工讨要工资、争取子女教育经权,并进行过组织独立工会等活动。
2001年刘家财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管制和剥夺政治权利两年。

徐纯合案新进展

【庆安案511日下午律师调查遭遇闭门羹】

天会再蓝之89-64+1

下午去庆安县政府调查,要求见县长和其他相关领导,我准备核实以下问题:
1、县维稳部门是否把徐纯合作为重点维稳对象?是否授意庆安火车站派出所不允许徐纯合坐车去外地?
2、枪击事件发生后,县政府曾经派哪些人员到过现场?要求到过现场的所有人员接受律师调查。
3、董国生在徐纯合被枪杀后去慰问开枪警察前,是否受到省市领导的委托,董国生是否看到了相关部门对枪击事件的定性文件?是否看到过枪击过程的视频?
4、事件发生后,县政府是否采取了限制董母的措施?是否参与了跟徐纯合家属协商补偿等后续工作?
其他律师也都准备了许多准备调查的问题。
在庆安县政府办公楼一会议室,政府办公室的姜(音)主任记下我们的问题,却告知我们主要领导都不在,要等领导回来后才能答复。经多方交涉,县领导就是不接见我们,明显是在搪塞打发我们走。因时间紧张,我们决定改日再来。
随即,大家又去了涉案警察李乐斌工作的庆安火车站派出所,可大门紧闭,无人应答。到车站内找到值班民警,要求他通知派出所所长接受我们调查,遭他当即拒绝。告诉他拒绝律师的调查是违法行为时,这个李乐斌的同事竟出如下惊人之语:“违法就违法吧,你们可以去法院起诉我!”。无奈,我们决定明日直接去找他们的上级--哈尔滨铁路公安局。
庆案事件,律师调查中,欢迎关注。

 

 

卢子《给黑龙江省庆安火车站当时在场的有关工作人员的提问》

 

一、问安检岗的工作人员:
1你们谁首先发现的徐纯合一家五口人的?
2发现后你们是怎么做的?
3铁路警察是你们叫过来的?还是警察自己来的?
4如果是你们叫过来的,请问你们为什么要把警察叫过来?
5警察过来后,你们看见警察对徐纯合和他的家人做了什么?
6看见警察如何铐住徐纯合了吗?又看见警察放开了徐纯合吗?还看见警察第一次掏枪了吗?看见警察拿齐眉棍打徐纯合了吗?对此看见徐纯合对做了那些行为动作?
7看见警察是如何开枪打死了徐纯合的吗?
8整个事件惨案你们都看见了吗?看见了,你们是如何看待这件事?如果发生在你们各自的身上,分别是两方,你们都该咋想咋办?如果没有看见,当时你们在做什么?
最后一个问题,你们敢说出你们看见整个事件发生的的经过吗?
二、电子监控室的有关工作人员:
1当天的整个电子监控器都在正常工作吧?
2整个事件发生到结束的录像都有吧?
3如果都有录像,请问在监控室?还是被拿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要被哪走?符合规定吗?另外还有备份吗?
4你们对整个事件从发生到结束都看见了,请问你们对此有何反应?如果发生在自己身上,分别是两方,你们都该咋想咋办?
欢迎大家将这些问题转发到给这些工作人员自己同事同行领导上级及其家人亲友!非常感谢大家!

 

徐纯合案最新进展,急需大家关注

 

会再蓝之89-64+1= 上午6:55
关注谢阳律师
谢阳: #枪口下真相---律师篇# 2015年5月2日,一个中国警察当着中国公民徐纯合80多岁母亲和3名幼儿的面将其杀害,理由依然是袭警。对此引起民众强烈质疑,而警方面对质疑却不敢拿出视频还原真相,此时全国主要媒体集体失声。面对如潮般的质疑,庆安当局为啥装聋作哑?。 为揭示迷底,本人遵循内心良知的召唤,决定赶往事发地,企图挖掘事实真相。2015年5月10曰,天未大亮,本人匆忙赶往黄花机场,搭乘航班赶往哈尔滨。下午1点30分,与山东律师刘书庆在哈尔滨太平机场汇合。下午6点搭乘火车赶往事件发生地黑龙江省绥化市庆安县。不知庆安县行政当局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来迎接我们?期待中

 

文化动物下午12:09
就在徐纯合被臭屎警枪杀的当天晚上十一点多,庆安警方通过车站监控录像和购买火车票实名制的手段,十几名警察连夜找到哈尔滨的几名学生的家中,诱惑威逼他们并成功将当天用手机拍摄下的现场视频删除。5月7日下午,谢李两律师在调查徐纯合的堂兄后,徐的堂兄记下了律师所坐的出租车号,并报告给警方,该出租师傅立马被警方传讯,追问律师去处。与此同时,警方遍查酒店宾馆,寻找前来调查的记者、律师和公民。处处充斥着恐惧的牢笼和杀机,这非人的天朝现状,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深得令人不寒而栗!

 

文化动物上午11:11
黑龙江徐纯和案前线告急
现在能够在网上发言的人员,网线已经被官方控制,希望有能力的朋友电话声援,如果有网线没有被封线的朋友立即声援,前线急需增援。请朋友们速打电话,要他们公开视频
哈尔滨铁路公安局地址(哈尔市南岗区西大直街74号)
王纪平 政委 13904515851
公安正局长 谷旻浩13904658158
公安正局副局长马腾翔 13945696616转 

 

律师江天勇:太原警察王文军故意杀人视频全部

 

: 太原警察王文军故意杀人视频全部公布:
今天,是母亲节。
我决定现将太原1213命案的警察处警现场执法记录仪及派出所相关监控原始录像,向关注“太原1213警察王文军打死河南讨薪农工周秀云命案”真相的中央领导及全国公众,如实全面公开。

为周秀云这位已不在人间的母亲彻底洗冤陈明真实案情!

我已将太原1213警察王文军打死讨薪女农工周秀云案
出警现场民警执法记录仪“0479原始录像1分51秒视频、0480原始录象12分52秒视频”
和龙城派出所值班室“2014年12月13日17点32分02秒起共69分钟的监控视频”、
及工地现场塔吊“2014年12月13日17点00分00秒起至18点起共59分钟的监控录像
全部上传至我的“百度云网盘“

 

附一

1、处警执法记录仪现场视频0479的头四句话,说的就是有关讨薪问题。

“警官郭铁伟:你咋呢,要进去干啥呢?
死者周秀云老公王友志:不是俺进去干啥呢,现在不给钱,我(要)吃饭,(向)公司要钱,可以不可以进?
警官郭铁伟:干啥呢 要进去?
死者周秀云老公王友志:我要钱呢。在这干活,本身不给俺钱么!”


2、处警执法记录仪0480视频里第6分钟56秒至第7分钟34秒左右,
“王文军拧断周秀云脖子致周秀云已处濒死状态后,
王文军是先立即弯腰细看了周秀云头脸部十多秒
并进而蹲下去在周头脸前蹲看了至少长达30秒以上!
而且,
此时,郭铁伟亦恰是,正紧挨着王文军站在王文军一边,清楚看着被王文军拧断了脖子已处濒死状态的周秀云!”


3、“案发后王文军把姬腾飞和胡建郭铁伟叫到一起说
‘有人要是问,就说那个女的是在派出所死的’”!

4、“案发后郭铁伟在107办公室交待胡建说
‘关于这个事情要是有人问的话坚决不能承认在派出所打过人,周秀云是回到派出所之后才死的,不是在现场死的’”!

5、“王文军最后摁周秀云倒地时,是‘用两只手用劲摁倒的’”!

6、“1213当晚周秀云在龙城派出所值班室地上躺着时,姬腾飞和胡建查周秀云户籍资料,郭铁伟曾对姬腾飞胡建说‘留置室里有她的老公和儿子’”!

7、“周秀云被抬上警车时其实根本没有‘说过一句含糊不清的话’”!

8、“去荣军医院之前,在龙城派出所里,120急救医生即已多次向王文军郭铁伟周二龙等明确宣告‘周秀云已临床死亡’”!

韩令国:我们都不想成为下一个徐纯合

被法官逼死的女孩

      (维权网信息员阎平报道)2015年5月7日,湖南双峰县永丰镇南岸村的彭新民(电话:13407488361)投诉说,2014年6月22日,他13岁的女儿彭时灿上学骑电动车时发生交通事故,2015年4月底双峰县人民法院判决他作为监护人赔偿对方五万元,由于他家境困难,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为了逼彭新民出钱,在2015年4月30日,该法院执行局的法官胡笑男竟然跑到彭时灿就读的小学威胁彭时灿说如果她父母不出钱话,不但不准她读书,还要抓她坐牢,警察叔叔有的是绳子和拷子。她女儿顿时被吓得精神恍惚,在“五一”节那天,刚满14岁的她精神不堪重负,服毒自杀。

         彭时灿的死,在当地引起很大民愤,民众纷纷指责法院不是东西。

        中国人权律师团罗茜律师说,根据法律规定,对一个刚满14周岁的孩子诉说恐吓的言语是违法的,造成严重后果的,触发刑律。尤其作为法官,利用职权威吓幼童致幼童自杀是不能容忍的,绝对触犯刑法,应当依法严惩。

 

 

 

安徽小学班干部弄权逼同学吃屎

 

蚌埠怀远县火星小学的小强今年12岁,正上六年级。今年五一前,家长得知,小强经常从家里偷拿钱”进贡”给副班长小J,这些年已有数千元。孩子说,小J被班主任授予检查作业和背书的权力,如果不给钱,就不能通过检查,甚至要被逼吃屎喝尿。

 

小学生偷钱送班长

 

从二年级开始,小强家人发现家里总在不断丢钱,这几年,家里少了几千元钱。孩子一开始说这些钱都被拿去买东西吃了,有的用于上网,但金额太大,数目对不上,最终父亲经过努力,迫使儿子说出真相,结果令人震惊。“小孩说这些钱要拿去给副班长小J。”

 

不给钱被逼吃喝污物

 

除了拿钱给副班长,小强还说出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包括他在内,班上其他几名学生还曾被小J逼着喝尿和吃粪便。

怀远县火星小学人数不多,小强所在的班级原先还有20多人,到了6年级,就剩下7名学生了,小J是副班长。为证实儿子所说,小强的母亲挨个走访其他几名学生,得到的答案惊人类似。 

昨日,记者在怀远县见到其他几名学生家长,他们纷纷诉说孩子的遭遇,经历大同小异,都是被勒索钱财,有的家长说孩子从家里一次就拿了4000元钱。而且学生被迫吃喝秽物的情节也据说多次发生。学生阿勇的家长说,孩子说,他曾被逼喝尿,第一口就喝吐了,但是小J仍逼着他继续喝下去。

 

权力是查作业和背书

 

为何孩子们会如此慑于小J的淫威?据家长们介绍,小J副班长,被班主任赋予检查作业和背书的权力。

不给钱,小J就会把作业给撕掉扔掉,就算是背书,也不让通过。有家长说,他曾经头天晚上看孩子完成了作业,但第二天仍然接到班主任电话,称孩子作业没完成。 

没有完成作业的后果是什么,孩子说小J会和班主任告状,孩子们就会遭到惩罚。

“孩子还是怕老师的”,家长们说,小J从二年级就开始从事这样的“创收”,先要零食,然后逐步演变成要钱,孩子们在内心深处早已默认服从了,尽管小J比班上大多数学生都要矮一些。

 (注: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涉及学生均系化名)

母亲节——中国的孩子

 

徐纯合事件绝非纯属巧合

2015-05-08 章文的文章阅读 20万+

 

去年7月周永康落马后,我在一篇评论文章中说不仅要追究周永康的违法行为,而且还要检讨中国的维稳机制。他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中国的维稳机制越来越呈现出暴力倾向。这只不受约束的巨兽,吞噬了许多人的自由和生命。

最近这只巨兽又将一位叫徐纯合的农民收入它的腹中。据目前批露的信息,徐纯合与家人是准备从庆安车站上车前往大连金州的,却被“车站安检人员认出了这对多次上访的母子,因担心其上访而不让他们上车”,随后发生了徐纯合“与他人发生纠纷”以及被警察枪杀。

过去二十年里,各个地方政府的维稳部门手中都掌握着一份“黑名单”,也叫“重点稳控人员名单”。这些人绝大多数都不是有暴力倾向的“危险分子”,只是各种社会问题产生的“上访户”。可笑的是,在上访“一票否决”的制度下,这些人成了各地政府(准确地讲是主要领导)眼中的“危险分子”。为了护住自己头上的乌纱帽,就必须严格限制上访人的人身自由。

这些人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监视,其外出更是受限多多:首先是尽力阻拦上车;其次是派人跟着上车,中途或者目的地将上访人控制起来。软硬兼施,总之就是不允许上访人越级上访。 

徐纯合应该就是这种“重点稳控人员”,庆安车站安检人员的手中也会有这样的“黑名单”,因此不允许购有车票的他们上车。冲突自然不可避免。但是徐纯合使用了利器袭击他人导致警察必须立即开枪射击么?从目前辗转流传到网络、且被多次删帖的一小段网友拍摄的冲突视频可以看到:瘦弱的徐纯合赤手空拳在应对执勤警员的警棍打击,只是在被打过程中出于自卫抓住了警棍,迫使警员停止了对他的殴打。他并未夺下警棍还击警察,也未对围观群众造成威胁。

怎么到了官方嘴里,这起枪击事件成了涉事警察“为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在负伤情况下坚持与歹徒搏斗”?庆安官方凭什么作出上述定性的?上访人徐纯合怎么成了“歹徒”?这个结论因其太过草率太偏向警察一方,已经在网上遭遇浪潮般的质疑和批评。

 

目前的事态发展启人疑窦:检察机关的调查才刚刚开始,涉事警员就得到了当地政府领导的慰问与表彰。庆安官方不公布现场视频,却忙着安抚徐纯合的家属,其母被送往养老院,其女被送到福利院,患精神病的妻子被送去精神病院。据媒体报道,当地政府与死者家属达成了协议,家属“不再继续追究”。 

在我看来,这分明就是一份“杀人封口”协议:杀了徐纯合,封了他们家人的口。这是很卑鄙下作的行为,是在利用徐的家人老弱病残的处境。这些据说是徐纯合多年上访的主要诉求,如果当地政府觉得合理,为什么不在他被击毙前帮助他实现呢?

当母面杀其子,当子面杀其父。警察枪击平民,这是公共事件,不是私人恩怨。难道当地政府以为这样子“私了”就能一了百了?如果警察开枪时没有充分正当的理由,那就是执法违法,那就是草菅人命,是必须要领受刑责的!人命关天,绝不能因为开枪者是警察就可以随便糊弄过去的。庆安方面必须公布现场视频,回应舆论的强烈质疑。 

此案引发万众瞩目并愤怒的原因还在于,倘若徐纯合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那么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徐纯合”。这是令人恐怖的前景,使得整个事件中没有真正的“旁观者”。 

检讨警察开枪是否合适,当然是此案的重点。但跳出此案之外,却必须检讨本文开头提及的维稳机制。正是有这样的机制存在,才会有警察对上访人员的“稳控”。警察本不该承担这样的任务。警察的职责是打击违法犯罪、维护社会秩序,而上访行为并不违法更未犯罪,只是对地方政府领导的“乌纱帽”具有“威胁”而已。

但是在“稳定压倒一切”思路的指挥下,过去二十年中无数像徐纯合这样的上访者遭到严酷对待,被拘禁失去自由、遭到毒打甚至丧命。可以这样说,如果这样的维稳机制不做重大改变,则“徐纯合事件”就绝不是“纯属巧合”,而是带有某种必然性。

习近平上台后,多次强调要“依宪治国”、“依法治国”,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并且还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说“要处理好维稳和维权的关系”,“善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领导政法工作,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发挥重要作用”。

 

这些符合现代国家治理模式的表态,需要执政实践的验证。前些日子的区伯嫖娼案,如今的徐纯合被枪击案,其中警察都有滥用权力的巨大嫌疑,这是两块试金石,可以检验领导人的承诺是空话还是实话。(专栏首发东网)

 

 

天会再蓝上午3:29


徽乡播报:请记住这个杀人的畜生——中国黑龙江省庆安铁路警察李乐浜。他头一次掏枪,又放回枪套,忍住了,因为他知道向手无寸铁的人开枪的后果。返回值班室,拿出齐眉警棍,殴打徐纯合,激怒他,徐果然上当,愤而夺棍(他比徐高一头),此时,一切铺垫都做好了,再次拔枪,射击,当看三个孩子,一个八十二岁母亲,杀死了这个基督徒。一个貌似完美的罪恶谋杀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了,而中国庆安县政府亿万家产的县委常委董国生第一时间慰问杀人警察可以想象一个副县长都上亿,就知道庆安官场腐败不堪!就知道徐纯合拖着82岁老母和三个幼子为什么上访被枪杀!

 

 

岳爱玲转发

徐纯合的孩子 :
爸爸我们回家吧!

爸爸我们回家吧!您就让他们打您几下吧!
爸爸我们回家吧!我们怎么也打不过他呀!
爸爸我们回家吧!我和弟弟妹妹好害怕!
爸爸我们回家吧!奶奶还空着肚子在旁边等着您啦!
爸爸我们回家吧!
春天来了,奶奶妈妈我和弟弟妹妹都还没新衣裳啊!
爸爸我们回家吧!妈妈还在家里等我们吧!
爸爸我们回家吧!我和弟弟妹妹也饿得心里好慌!
爸爸我们回家吧!刚才您还好好的,现在您怎么不说话呀?
爸爸我们回家吧!我们好害怕!您为什么躺在这里不回答?
爸爸我们回家吧!您是不是睡着了不说话?
爸爸我们回家吧!您要睡就回家睡吧!
车站里怎么这么静啊?没有一个人说话。
爸爸我们回家吧!您回了家,我们还是一起去要饭吧!

 

 

把爸爸带去天堂的那一枪

那一天,
全家都在奔忙。
忙的是爸爸要带着奶奶弟弟妹妹我们,
从庆安坐火车去旅顺港。
难得坐火车一趟
到了车站的安检岗
还止不住欣喜若狂。
原以为可以很快过岗
都在想,
坐在火车的车窗旁看沿途的风光……
突然
警察叔叔全副武装
拦住了我们的去向
不让爸爸带着我们进去等火车的厅堂
爸爸啊!爸爸,您坚持不肯让,……
警察叔叔使劲抓住爸爸不放
爸爸啊!爸爸,您就不断的嚷嚷,……
警察叔叔又拿出长长的棍棒,
不断打在爸爸的身上,……
爸爸啊!爸爸,您不断的反抗,与警察叔叔争抢打您的棍棒……
我眼泪充满了泪光,
高喊着
爸爸啊爸爸,
您不要嚷嚷;
爸爸啊!爸爸,
您不要跟警察叔叔争抢棍棒……
爸爸啊!爸爸,
我们今天回家,
不去那旅顺港……
爸爸啊!爸爸,
您还是在和警察叔叔争抢那根棍棒……
车站里的叔叔阿姨
车站里的哥哥姐姐
车站里的奶奶爷爷,
人来人往……
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帮爸爸和警察叔叔的忙
奶奶不时地四处张望,
奶奶不时地把弟弟妹妹爸爸看看望望,
奶奶的眼里
早已没有泪光……
我好害怕
我好害怕
我好害怕爸爸受伤。
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哥哥姐姐们啊!
您们哪知爸爸一身病殃殃,
您们哪知是家里唯一的顶梁……
我跑到爸爸面前
想把打爸爸的警察叔叔阻挡,……
爸爸啊!爸爸,
您一把我推到另一旁……
奶奶弟弟妹妹一下子都很紧张,很紧张!……
猛然间,
听到警察叔叔的枪响
看见爸爸您重重地摔倒在安检岗前的地上
红红的鲜血从爸爸的身上
不停地不停地冒出
染红了爸爸的衣裳
还继续不断地不断地往地上淌啊!啊!淌……
就是那一枪
爸爸啊!爸爸,
您躺在地上慢慢地没有了声响。
就是那一枪
爸爸啊!爸爸,
您躺在地上,
奶奶弟弟妹妹我们今天心里不发慌!
爸爸啊!爸爸,
您静静地躺在地上
我们看着您,
我们看见……
车站里的叔叔阿姨
车站里的哥哥姐姐
车站里的奶奶爷爷
依然人来人往,
仍然没有一个过来帮您帮我们的忙……
就是那一枪
爸爸啊!爸爸,
打您的那位警察叔叔也早已不知了去向……
爸爸啊!爸爸,
警察叔叔拿棍子打您的时候
我眼泪汪汪……
爸爸啊!爸爸,
您静静地躺在安检岗门前的地上,
我们都没了泪光
爸爸啊!爸爸,
我们在想啊想
是不是警察叔叔的那一枪把您带去了天堂?
爸爸啊!爸爸,
您一定被警察叔叔的那一枪带去了天堂!
我们因此忘掉了悲伤!
爸爸啊!爸爸,
您在天堂
请您别忘了把奶奶妈妈弟弟妹妹和我带上!
在天堂的爸爸啊!爸爸,
不知道您会不会把我们遗忘?
爸爸啊!爸爸,
我们永远感谢
警察叔叔把您带去天堂的那一枪……

 

 

天会再蓝下午8:51

声明 : 鉴于黑龙江庆安方面 : 紧急发布,据庆安前方李仲伟、谢燕益两位律师传回消息,当地警方已全城搜查,挨个宾馆酒店查房,请大家关注。本人声明 : 如果公义律师在庆安遭遇非法待遇,本人将发起庆安中国公民观察团,幕集自发关注中国民众基本生存权利公义人士,人数不限,自费和募捐形式前往黑龙江庆安观察!!! 湖北武汉公民 王跃 联系电话 : 13657242181

 

 

 

(杉木堂)曹阿孟下午10:02
屠夫:紧急发布!据庆安前方李仲伟、谢燕益两位律师传回消息,当地警方已全城搜查,挨个宾馆酒店查房,请大家关注。

 

对这个悲惨的世界诉说徐纯合的故事

河北-张占下午10:06
 

今年4月29日是被誉为中国“圣女”的林昭赴义47周年,来自全国各地的网友、公民循例前往苏州灵岩山林昭墓地祭奠,距灵岩山不远的天平山脚下的苏州公民徐春玲家是公民网友们的临时落脚点。
4月29日拂晓约5点多,祭拜公民发现徐春玲的家被几十个警察房前屋后密密匝匝围了起来,其中既有着警服人员,也有佩“警辅”标志的大汉,人人手持钢化透明盾牌,伸缩警棍,头戴钢盔,全副武装,杀气腾腾!
公民们对此坦然自若,但也知道,祭拜活动是不可能如愿进行了,且极可能会遭到抓捕!
此后,公民们在徐春玲家的二楼阳台上看到楼下苏州警方不断增派警力,一度近百人,全部盾牌、警棍、钢盔,全副武装,且有便装人员不停指挥调动,应该是国保或公安的头目。
双方僵持数个小时,期间互相拍照取证却维持暂时的对峙。
约9点多,警方开始破门。
公民们在警方破门而入后据理力争,但苏州警方未予理会,反而以暴力绑架,武力强制手段将31位公民非法使用手铐强制押上警车!
在苏州公安吴中分局木渎派出所,公民被勒令面向墙壁,不许说话。公民徐春玲父亲徐桂生也被违法抓捕,在派出所遭辅警殴打,激起公民愤怒,后以辅警滚蛋告结。
之后,公民们被分别带往吴中区长桥派出所、元和派出所、南区派出所、横泾派出所、越溪派出所、胥口派出所、木渎派出所等七个派出所分头做询问笔录。
事后得知,基于苏州警方所有行为系无视宪法、法律关于公民权利保障的相关规定,悍然以暴力手段实施侵害,故对于警方询问,公民拒绝任何配合!
大约从19点开始,被抓公民被分头从各个派出所强制遣送离开苏州。
当晚公民们分别在南京、无锡等地下车集结后,于4月30日重新返回苏州。
此时公民们才通过其他信息源知道,苏州警方在对公民实施抓捕后,竟极其恶毒的对公民徐春玲一家进行了丧心病狂的报复!——
抓人当日,徐家大门遭到严重损坏,徐家二楼、三楼均遭恶意破坏,两层共十几个房间门几乎都被撬坏、砸坏、踹坏,三楼的电脑被砸的稀烂,桌椅板凳亦未能幸免,床铺被掀起,被褥扔在地上,俨然一场浩劫!
公民们同时得知:苏州警方已无耻到居然派警力对徐家实行全天候封门戒严,不允许任何人进、出!
公民们30日当天再次进发灵岩山,苏州警方依然严防死守,公民张皖荷刚接近山脚,即遭抓捕,后公民与警方严正交涉后,警方放回张皖荷。
此次祭奠较之去年相比,警方对公民行动的打压尺度愈见狠毒,去年在大路集结被抓,而今年索性堵在屋里抓捕,将今上包子的集权专制嘴脸和“依法治国”的梦呓胡话击的粉碎!!!
鉴于苏州警方的恶举暴行已涉嫌毁坏公私财物的犯罪,公民决定,必须对苏州警方的犯罪行为从多个途径以多种方式予以迎头痛击,以捍卫公民合法权益!!!
最后,公民们到医院看望了公民徐春玲的因故住院的母亲顾盘珍后,分别离开苏州,结束了今年的灵岩山祭奠活动。

 

 

关于四二九祭奠活动期间苏州市公安局非法拘捕公民粗暴践踏公民权利情况通报

 

 

主席阁下:
今年10月28日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再次提出了“依法治国”,且郑重程度是前所未有的。尽管您之前的领导人也反复提出了依法治国,但从来都是一纸空文,没有真正落实过。几十年来,各级官员和职能部门欺压百姓,为所欲为,人民不受法律保护,过着没有尊严的生活。人民对执政党失望至极,然而亡羊补牢,为时未晚,现在真正实行依法治国,还来得及重树全国人民的信心。全国人民已从许多事实中看到了您反腐的决心,看到了您整顿工作作风的决心,所以还希望能够看到您真正依法治国的决心。依法治国比反腐、比整顿工作作风更切实关系到人民的利益,人民只有真正享有法律规定的各项权利,才能真正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唯有国民在国内有尊严,阁下在国外才有尊严。
谁都知道,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所以一切违反宪法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和纠正。我们中国民主党在多省遭到打压,就是司法部门公然践踏宪法和国际公约的典型案例。1998年夏,我和几个朋友依据宪法第35条和《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向湖南省民政厅递交了成立中国民主党湖南省筹备委员会的申请,然而如泥牛入海,全无回音。这显然是湖南省民政厅在践踏宪法。之后,我们在宪法的框架内有所活动,不料2008年6月26日,长沙市国安将我逮捕,随后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我13年徒刑。国家的根本大法就是宪法,而执政党的职能部门总是公然践踏宪法,人民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总是遭到他们的残酷打压。请问主席阁下,他们这是依法治国吗?
2010年我曾向湖南省人大写信申诉,警方为我寄出(有回执为证),可省人大至今杳无音信。2012年我又向全国人大写信申诉,警方对我说,信件已按惯例寄到省劳改局了,但是至今又是杳无音信。
前些日子,我从报纸上看到阁下决心依法治国的好消息,鉴于下级惯于蒙骗上级,下情总是无法上达,便毅然决定公开致信阁下。依宪治国乃立国之本,乃人心所向。执政党若连宪法都敢践踏,又怎能治理好国家,怎能得到人民的拥护?阁下提出依法治国,为国内和全世界人民所关注:商鞅立木以信天下,阁下如真心依法治国,就请从依宪平反中国民主党案开始吧。
特作诗一首,以提醒执政党和阁下:
制定宪法又践踏,焉能取信千万家?
人民岂可反复骗?还望勒马在悬崖。

顺颂
冬祯

公民谢长发
2014年12月8日于赤山监狱

公民谢长发狱中致信习近平主席吁平反中国民主党案

 

紧急: 刚接到沈良庆儿子电话,沈良庆今晚9点之前被警方从家里带走,罪名: 煽动民族仇恨。据沈良庆儿子说,他7点多从外面回家,见到两名警察在门外要求进屋,被其拒绝,后来外出溜狗的沈良庆也和警察到门口,警察进屋进行了搜查,带走了沈良庆的电脑,并在9点左右将沈良庆从家带走。沈良庆儿子说,警察没有给他传唤证,但允诺会补给沈良庆。警察带走沈良庆的具体原因仍然不详。前段时间沈良庆跟我说,他在推特上发起了要求释放高瑜的个人举牌照片,并说有可能会有事,但这与“煽动民族仇恨”似乎没有什么联系。

不久前,沈良庆,侯文豹日前遭警方骚扰,合肥市的国保人员试图阻止他们在合肥会面。

请大家关注!

 

徐文立:

請諸位關注、共同幫助沈良庆!拜託建國代我寄去300美元以解良庆的燃眉之急! ——徐文

张维:沈良庆被警方带走

(陆网文)

最高检、公安部,

并最高检检察长、公安部部长:

        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谢燕益,北京市凯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联系电话:010-89036335;手机:13520232026

        通信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88号SOHO现代城C座218

   邮    编:100026


   昨夜及今晨本人从互联网及相关媒体获悉,2015年5月2日12时许,一名中年男子,携老母及3名幼子,在哈尔滨铁路局庆安站候车室安检处与执勤民警发生纠纷遭到射杀当场身亡。涉事警方单方面发布消息称:“被害人拦截旅客进站乘车,哈尔滨铁路公安局执勤民警予以制止,该男子不听劝阻,并抓住一名5岁左右幼童向执勤民警抛摔,抢走民警携带的警具,并抢夺枪支。为确保现场旅客生命安全,执勤民警开枪将其击倒在地,并迅速通知120急救人员。120人员赶到现场后,确认其死亡。”与此同时,涉事警方在发布上述消息时,并无公开任何必要的公共场所监控资讯及任何执法记录讯息予以佐证。另据中国网络资讯台报道称:“在此过程中,幼童和其他旅客没有受伤。另了解,袭警者徐纯合,1970年出生,身带5月2日庆安至金州K930次硬座车票,与其母亲全玉顺带3个小孩(3岁至4岁左右,身高不足一米),一行5人。”事件发生后,媒体披露的现场照片显示,一名中年男子仰面躺在庆安候车大厅地面上,其老母及幼子围绕其尸首瘫坐在地。此事件发生后目前引发全国乃至海内外互联网及媒体的广泛关注!

   本人在知悉上述信息的情况下,在没有得知有关方面任何关于当事人徐纯合违法犯罪的必要信息、证据披露以前,当受害人徐纯合在携老扶幼、拖家带口情况下,无故向执勤民警抛摔幼童、抢走民警携带警具并抢夺枪支这一显然违悖常理、有违常识的所谓事实得到合理解释之前,作为像当事人徐纯合一样的父亲、丈夫、儿子;作为像徐纯合一样的无权无势身处社会底层的普通公民尤其作为其同胞及同类,有理由根据自己所认知的最基本善恶是非底线、天理良知底线、自然正义底线、人道责任底线、生命尊严底线对相关事实真相提出自己的质疑并有权依法要求并监督相关部门及相关人员履行自己的法定职责!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检察官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等国家法律的有关规定,尤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现有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有权利也有义务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报案或者举报。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对于报案、控告、举报,都应当接受。对于不属于自己管辖的,应当移送主管机关处理,并且通知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对于不属于自己管辖而又必须采取紧急措施的,应当先采取紧急措施,然后移送主管机关之规定,我具体要求贵司及阁下: 

第一、查清并公开以下相关事实真相:

   1、当事人徐纯合他携家带口、扶老携幼是如何拦截旅客的?2、他为何要拦截旅客?3、他是如何抢走民警警具的?4、他为何要抢走警具?5、他是如何抢夺枪支的?6、他为何要抢夺枪支?7、枪支最终是否被他抢夺夺走?8、民警是如何应对其抢夺枪支的?9、他在现场是如何具体威胁到旅客安全的?10、到底有多大的紧迫性和必要性非要开枪现场击毙他不可?11、假使本案当事人行为上的确存在过失或瑕疵,其过失或瑕疵在多大程度上理应被当场击毙?12、哈尔滨铁路公安当局除了采取现场击毙的方式对待安全嫌疑人到底是否还有其他的安全措施或安全预案?13、安全预案是否能够在有效防止安全风险的同时也能最大限度的较少人员伤亡?人道的避免误伤嫌疑人?14、受害人当着自己的老母及三名幼子,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被当场击毙到底其疯狂危险达到何种程度?

第二、在以上基础上进一步查明是否存在以下涉嫌重大侵害公民人格、人身、生命以及重大滥用职权、渎职、失职行为的情形:

1
、涉案执勤民警是否构成故意杀人罪?

2
、涉案执勤民警是否构成滥用职权罪?

3
、涉案执勤民警及其领导是否构成玩忽职守罪?

4
、涉案执勤民警所属哈尔滨铁路公安局相关领导是否构成玩忽职守罪及包庇罪、徇私枉法、徇情枉法犯罪?

5
、哈尔滨铁路公安局有关责任人对安全预案的落实和实施过程中是否存在重大玩忽职守责任? 

本案是否另有其他责任者,请一并查处!

第三、哈尔滨铁路公安局依法应回避本案的调查处理工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自行回避,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也有权要求他们回避:(一)是本案的当事人或者是当事人的近亲属的;(二)本人或者他的近亲属和本案有利害关系的;(四)与本案当事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处理案件的之规定,显而易见,本案与哈尔滨铁路公安局有重大利害关系,需依法回避此案调查处理工作!

 
                                        检举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谢燕益
                             
                                        2015年5月4日

谢燕益:哈尔滨庆安铁路公安局故意杀人涉嫌案件检举书

 

日前党国召开了最高规格的大会,表彰了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并表示工人阶级的地位不可动摇。但是,党国从来没有给予中国劳动者结社自由和罢工自由,也从来不允许中国劳动者享有并行使结社自由和罢工自由。

为此,作为一个有27年工龄的劳动者,我要为中国劳动者呐喊:

中国劳动者应当而且必须享有并行使结社自由和罢工自由!

首先,中国劳动者应当而且必须享有并行使结社自由。

中国劳动者的结社自由,就是中国劳动者自愿组织与参加自主工会的自由。

中国劳动者在过去计划经济年代,有没有自愿组织与参加自主工会的自由并不是一个迫不及待的问题;因为,那时中国劳动者的权益虽低但大体是全国整齐划一的,企业几乎没有什么人财物的自主权,企业领导者与管理者很难侵害劳动者权益。

但是,现在与过去有本质不同了:当下中国劳动者是在残缺不全的市场经济制度下劳动谋生,中国劳动者就成了弱势群体;所以他们享有并行使结社自由就成了自己劳动谋生的护身符和保护伞了。

当前中国大陆民企、港台企业和外资企业已占中国经济半壁江山,此时企业所有者与企业劳动者的劳资矛盾或冲突是时有发生的;所有者是强者,劳动者是弱者,官方又往往站在所有者一边,而且官方工会又总是持官方立场;如此一来,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就丧失了官方保护,更丧失了地方官方的保护;到头来,倒霉的是中国劳动者。

当前即便是中国国企,企业领导者和管理者对于劳动者也有生杀予夺的权利,随意惩罚劳动者,随意侵害劳动者合法权益的现象也屡见不鲜;因此,中国劳动者就是身处国企也是弱势群体,也是弱者,往往国企的任何变动,到头来,倒霉的还是中国劳动者。

如果中国劳动者享有并行使结社自由,那么他们的自主工会就成了中国劳动者的靠山,他们才能挺直腰板与企业所有者进行平等的有效的有利于劳动者的集体谈判,这样中国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才能得到真正的有效的保护;否则,中国工人阶级地位不可动摇就是望梅止渴,就是画饼充饥,就是愚弄工人阶级。

其次,中国劳动者应当而且必须享有并行使罢工自由。

中国劳动者的罢工自由,就是中国劳动者在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不法侵害的时候,不得已在自己的自主工会领导和组织下使用停工停产的方式方法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自由。

中国劳动者在过去计划经济年代,有没有罢工自由并不是一个迫不及待的问题;因为,那时中国劳动者的权益虽低但大体是全国整齐划一的,企业几乎没有什么人财物的自主权,企业领导者和管理者很难侵害劳动者的权益。

但是,当下中国劳动者是在残缺不全的市场经济制度下劳动谋生,劳动市场往往由资本所有者主导,因此中国劳动者就成了弱势群体,就成了弱者;所以中国劳动者享有并行使罢工自由,就成了他们保护自己劳动谋生的杀手锏和金箍棒了。

当前中国大陆民企、港台企业和外资企业,企业所有者与企业劳动者的矛盾或冲突不仅时有发生,而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尤其是在中国经济呈现下行趋势之时,中国劳动者合法权益往往更会受到不同程度的不法侵害。

当前珠江三角洲地区,其他经济发达地区的劳资纠纷此起彼伏,连绵不断,中国劳动者往往都是最倒霉的。这种状况,中国国企也不例外。

在这种劳资纠纷中,中国劳动者往往不得已使用罢工的方式方法奋起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使之减少权益损失或保护自己权益不受侵害。但这种罢工,在地方官方眼里和中央官方眼里都是非法的,都不受到官方保护,反而往往受到官方的压制或镇压;此时,工人阶级的地位不可动摇哪里去了?

如果中国劳动者享有并行使罢工自由,那么他们罢工就成了中国劳动者保护自己合法权益不受侵害或减少侵害的最后一道屏障;中国劳动者凭借罢工能够更好更有效地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能够更好更有效地减少自己权益损失;否则,中国劳动者就成了不法企业、企业不法所有者和企业不法管理者任人宰割的鱼肉,就成了忍气吞声逆来顺受的奴隶。

因此,我要再次大声为中国劳动者呐喊:

中国劳动者应当而且必须享有并行使结社自由!

中国劳动者应当而且必须享有并行使罢工自由!

结社与罢工是中国劳动者不可或缺的自由!

中国工人阶级地位不可动摇的基础和保障是结社自由与罢工自由!

否则,中国劳动者只能沦落为变相的奴隶!

高洪明:结社罢工是中国劳动者不可或缺的自由

 

日前党国召开了最高规格的大会,表彰了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并表示工人阶级的地位不可动摇。但是,党国从来没有给予中国劳动者结社自由和罢工自由,也从来不允许中国劳动者享有并行使结社自由和罢工自由。

为此,作为一个有27年工龄的劳动者,我要为中国劳动者呐喊:

中国劳动者应当而且必须享有并行使结社自由和罢工自由!

首先,中国劳动者应当而且必须享有并行使结社自由。

中国劳动者的结社自由,就是中国劳动者自愿组织与参加自主工会的自由。

中国劳动者在过去计划经济年代,有没有自愿组织与参加自主工会的自由并不是一个迫不及待的问题;因为,那时中国劳动者的权益虽低但大体是全国整齐划一的,企业几乎没有什么人财物的自主权,企业领导者与管理者很难侵害劳动者权益。

但是,现在与过去有本质不同了:当下中国劳动者是在残缺不全的市场经济制度下劳动谋生,中国劳动者就成了弱势群体;所以他们享有并行使结社自由就成了自己劳动谋生的护身符和保护伞了。

当前中国大陆民企、港台企业和外资企业已占中国经济半壁江山,此时企业所有者与企业劳动者的劳资矛盾或冲突是时有发生的;所有者是强者,劳动者是弱者,官方又往往站在所有者一边,而且官方工会又总是持官方立场;如此一来,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就丧失了官方保护,更丧失了地方官方的保护;到头来,倒霉的是中国劳动者。

当前即便是中国国企,企业领导者和管理者对于劳动者也有生杀予夺的权利,随意惩罚劳动者,随意侵害劳动者合法权益的现象也屡见不鲜;因此,中国劳动者就是身处国企也是弱势群体,也是弱者,往往国企的任何变动,到头来,倒霉的还是中国劳动者。

如果中国劳动者享有并行使结社自由,那么他们的自主工会就成了中国劳动者的靠山,他们才能挺直腰板与企业所有者进行平等的有效的有利于劳动者的集体谈判,这样中国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才能得到真正的有效的保护;否则,中国工人阶级地位不可动摇就是望梅止渴,就是画饼充饥,就是愚弄工人阶级。

其次,中国劳动者应当而且必须享有并行使罢工自由。

中国劳动者的罢工自由,就是中国劳动者在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不法侵害的时候,不得已在自己的自主工会领导和组织下使用停工停产的方式方法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自由。

中国劳动者在过去计划经济年代,有没有罢工自由并不是一个迫不及待的问题;因为,那时中国劳动者的权益虽低但大体是全国整齐划一的,企业几乎没有什么人财物的自主权,企业领导者和管理者很难侵害劳动者的权益。

但是,当下中国劳动者是在残缺不全的市场经济制度下劳动谋生,劳动市场往往由资本所有者主导,因此中国劳动者就成了弱势群体,就成了弱者;所以中国劳动者享有并行使罢工自由,就成了他们保护自己劳动谋生的杀手锏和金箍棒了。

当前中国大陆民企、港台企业和外资企业,企业所有者与企业劳动者的矛盾或冲突不仅时有发生,而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尤其是在中国经济呈现下行趋势之时,中国劳动者合法权益往往更会受到不同程度的不法侵害。

当前珠江三角洲地区,其他经济发达地区的劳资纠纷此起彼伏,连绵不断,中国劳动者往往都是最倒霉的。这种状况,中国国企也不例外。

在这种劳资纠纷中,中国劳动者往往不得已使用罢工的方式方法奋起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使之减少权益损失或保护自己权益不受侵害。但这种罢工,在地方官方眼里和中央官方眼里都是非法的,都不受到官方保护,反而往往受到官方的压制或镇压;此时,工人阶级的地位不可动摇哪里去了?

如果中国劳动者享有并行使罢工自由,那么他们罢工就成了中国劳动者保护自己合法权益不受侵害或减少侵害的最后一道屏障;中国劳动者凭借罢工能够更好更有效地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能够更好更有效地减少自己权益损失;否则,中国劳动者就成了不法企业、企业不法所有者和企业不法管理者任人宰割的鱼肉,就成了忍气吞声逆来顺受的奴隶。

因此,我要再次大声为中国劳动者呐喊:

中国劳动者应当而且必须享有并行使结社自由!

中国劳动者应当而且必须享有并行使罢工自由!

结社与罢工是中国劳动者不可或缺的自由!

中国工人阶级地位不可动摇的基础和保障是结社自由与罢工自由!

否则,中国劳动者只能沦落为变相的奴隶!

图:为二战慰安妇呼喊(李竟芬提供)

安倍将访旧金山亚裔示威要求道歉 抗议车队如影随形

 

彪峰等

 

林昭,一個被中共當局政治迫害慘遭長期折磨後被槍殺的女子,時年不到36歲。在那個瘋狂的時代,敢於公開指責抨擊最大的魔鬼毛賊東,需要怎麼的膽識和勇氣?47年過去了,林昭並未被忘記,她的抗爭理念和不屈精神一直在傳承,每年去蘇州木瀆靈岩山的祭拜憑弔者絡繹不絕,特別是在她的生日和祭日,即使遭到當局的野蠻干涉和非法阻擾。惡靈仍在他曾統治的這片土地陰魂不散,幸運的是如今的抗爭者卻越來越多⋯⋯

尽管苏州警方在林昭墓地严密布防,驱逐抓捕遣返前来表达敬意各界人士的五十余人,还是有数名维权人士到达林昭墓周围举行了简单的纪念活动。

四二九林昭蒙难日各地人士冒险前往苏州致祭

 

桃李尚在芬芳的时候您离开了人间
轻轻地走了留下许许多多的孤单

 

正当善德与仁爱备受戕害的时候
正当民主与自由惨遭屠戮的光景
先生的追求也成了我们共同的呐喊
对光明与真理的渴望
是每一位血性炎黄儿女追求永远

 

在这个令人悲痛的时刻我想要重重祝福
愿先生在天堂里的安息幸福美满
因为那里没有专制
没有暴政
没有特权
因为那里没有压迫
没有卑鄙
也没有欺骗谎言

 

我不知该如何倾述对先生的敬佩
把目光投向灰霾的天空
却只是无限的愤懑洋溢于笔端
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原因——
黑暗!!!!!!!!!!!!

 

 

2014.4.24 日

孟 飞:悼苏州顾志坚

 

顾志坚遗嘱全文:

本人顾志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基督徒,居住苏州,今年 42 岁,有妻儿。因患肝癌等绝症,死亡离我不远。

面对死亡,现代男人应该显示理性与博爱。生,我顾志坚愿意为国家进步、朋友仗义、家庭和睦而奋斗;死,我顾志坚愿意为残疾眼障、医学研究、民主科学作贡献。这样,我的一生就没有遗憾了,我的人生价值也实现了,我的身体也做到了利益社会及未来的最大化!这些也体现了我生命的尊严。

为达人生之崇高目标,本人顾志坚特对自己遗体处理与丧事遗嘱如下:

一我的眼角膜捐献给需要者,帮助他(她)重见光明,告别黑暗!

二我的遗体供需要的医院、大学、医学研究机构使用二十年。医生普遍确定我的病不出半年就要死亡(肿瘤约13公分),但我已经活了二年。他们认为是奇迹。解剖研究我的遗体,可以为研究医治癌症新方法提供帮助。在使用遗体时要注意尊重遗体。二十年后由我家人接回火化,并洒入大海,融入同一个世界!

三在我去世后,我生前好友与我家人一起开个追思会,表达对我顾志坚的情怀,对我的言行评头论足,诉说我们交往的音容笑貌、肺腑之言,卖茶交友、吃面联谊……因此,我的灵魂会得以安慰!

四本人顾志坚委托潘甘平老师联系有意向接受我的眼角膜和遗体捐献的单位,我的其他朋友积极帮助他。他的手机号码是15306822789。

感谢神,感谢给我生命的父母,感谢关爱我的家人亲戚,感谢一直以来给我帮助的同道朋友,我永远爱你们!

最后,我希望并坚信,已经迈出的宪治步伐不可阻挡,公民守法的一小步,会换来中国民主的大进步,公民护法的小较真,将换来中国社会的更大自由!

愿上帝保佑所有中国人

顾志坚

2015年3月23日于苏州

本遗嘱经苏州市公证处公证,具有法律效力。

顾志坚遗嘱坚信民主宪政不可阻挡

 

各位親愛的朋友,

 

當您收到此电郵時, 我已駕鶴西去, 漫遊於太空中了, 我是04月19日過世, 四月21日火化的.

多謝您門多年來的友情, 關心與意見交流,

查建国兄的觀點最為中肯, 全面, 在一个習慣了單線思維的極杈国度, 這是十分難能可貴的.

祝各位健康, 中国民主早日實現.

再見了,

林 立

我有兩網頁

雜文; https://standingforest.wordpress.com, 共廿多頁

芸術;http://artoflaplam.com/

 

加拿大林立留言

 


因参与深圳梅林教会组织的深港澳珠免费四日游活动,葛志慧带孩子按时到了深圳,但到深圳后才得知该活动已被深圳宗教局取消。他们葛志慧母子一行多人在深圳梅林堂聚集时,宗教局官员说你们出去玩可以,但不可干违法的事。

因为这是一次完全免费的旅游活动,他们出发时虽然自己购买了火车票,身上都没有带多少钱。如今由于无法返程,也无钱住旅馆,在众多维权人士帮助下,葛志慧和孩子由此次活动的负责人方小春把他们接到了她家居住。昨天,方小春不断报警,结果葛志慧被警方带到派出所,至今没有回家。

现在葛志慧孤立无援。她特地向社会紧急乎求,希望深圳民主维权人士给她生活上和法律上的帮助!
她的联系电话:18310730939

郭永丰:维权人士葛志慧深圳被困求助

湖南网友前往娄底康复医院探访熊焱母亲

湖南网友探视熊妈妈

 

 

今天上午接到于世文被寻衅滋事案件办案人电话通知,叫下午三点到法院来,问什么事不说,心想可能是好事。下午三点二十赶到法院,被告知我4月7日递交于世文取保候审的申请,因于先生的病情没有达到法律规定的严重程度,没有批准。并问我的看法,我说:1、说明公权力很嚣张,对于于世文这种良心犯,没有任何让步,我们希望通过审判权监督侦查权的愿望,眼看要化为泡影;2、于世文对自己取保候审没有要求,只是律师为妥善解决此案提出的建议,目的是让于世文早日获得自由,让公权力有更长时间去研究、去汇报以做出一个公正的处理意见,现在看来,辩护人的良好愿望难以实现;3、我们愿与公权力奉陪到底,不管公权力如何打压于先生,如何对辩护人施加压力,辩护人和于先生会在社会各界的关注下,把案件的辩护工作进行到底,以求获得公正处理;4、希望你们直接办案的工作人员,站稳法治立场,依据法律人的常识和良心,办理此案,给自己一个不留污点的机会,就从现有的法律说于先生是否构成犯罪,做出一个符合法律的,符合社会良知的裁判。不要说这只是一个饭碗,自己身不由己,而放弃了法律人的责任和担当!郑州马连顺律师

于世文先生的取保候审申请被驳回

 

廣東再爆逾萬人的群眾示威衝突!繼上周四晚廣東普寧市的反貪官賤賣土地,今天是廣東省羅定市村民再爆萬人示威,是次示威是抗議當地政府與華潤水泥廠興建日燒300噸垃圾的焚化廠,與警方激烈衝突,示威村民搗毀警署,又有人砸毀多輛警車。

羅定市朗塘鎮村民周一發起示威,圍堵華潤水泥廠,遭到警察鎮壓,多人被打傷, 20餘人被捕。今日示威升級,多個村上萬村民加入示威,圍堵鎮政府及華潤水泥廠,與大批警察發生激烈衝突。

從村民上傳到網絡的圖片可見,警察向村民施放大量催淚彈,多輛警察被村民砸毀及推翻,水泥廠大門、警署被砸毀。有村民說,昨日武警打人,今日行動升級,村民封閉省道,圍攻華潤水泥廠,包圍鎮政府。另一村民亦稱,現在抗議的人升至上萬人,但記者沒有來。

多名村民上傳現場圖片,卻大多被刪除,有村民透露,全鎮中小學及幼兒園已全面停課。

上周四晚廣東普寧市市民因不滿村官賤賣土地,有盡所有合法途徑申訴包括上訪不果,有人憤然發動上萬村民佔領當地高鐵站。廣東普寧市發生警民衝突事件,上萬村民昨晚包圍普寧高鐵站,與逾千防暴武警對峙,有人更從高鐵站後山破開鐵絲網進入高鐵站站台,造成高鐵短暫停運。有消息甚至聲稱,高鐵站範圍曾發生爆炸,來往廈門至深圳的高鐵列車一度全部停駛。

廣東再爆萬人衝突,示威升級警署也失守!

 

据陆网消息综合

  姚文利是现任山西省忻州市繁峙县大营镇新圐圙村的村党支部书记,在涉嫌枪杀同村4名村民后携枪潜逃。 姚文利多年前曾因盗车受刑,在其他人皆被判重刑的情况下,只有他在服刑1年多后出狱。村民姚有全、姚爱平、姚美桥(音)等3人在10年前曾因盗车一案入狱。“我弟弟应该是10年前被关进去,到现在还在服刑。”姚有全的姐姐姚存娥说,“我后来听说姚文利也参与了盗车,但他判得不重,很快人就出来了。”同案姚爱平的父亲姚丙丙告诉记者,儿子在2005年左右因伙同他人盗车被判无期。”而姚文利出狱后,成了村书记。

    10日上午,姚文利开车,载着姚有有、姚保国、姚文俊、姚礼(村委会副主任兼会计)一同向镇政府方向出发,从此再没回来。

      知情人认为姚文利杀人缘起一封被镇党委泄露给姚文利看到的举报信,信中村民们提到:姚文利私挖乱采,毁坏土地;往高速路卖土,毁坏林地;高速路占地约100亩的补偿,每人分500元,共分约18万(唱戏人工钱花20多万),总补偿金额不知,其余钱款不知去向等等。

遇害者家属说,他们从政府那里获知,事发后警方曾在姚文利家中发现一份“杀人名单”,而依照“杀人名单”所示,遇害4人中其中3人的名字在列。遇害者之一姚文俊的弟弟姚喜才说,他的哥哥只是一位普通村民,并未在村内担任职务,名字也不在“杀人名单”上,但还是被杀了。

60岁的村民姚大有也在名单上,但他声称:“警察说上面有我的名字,所以把我保护起来。但我没有参与举报,是坏人(姚文利)和我有些误会。”     

遇害者之一姚保国生前是村党支部副书记。他遇害后,其家属将一份“联名举报信”提供给记者。这是一份写于2015年1月18日的联名举报信,随信附有该村几十位村民的签名和手印。举报信内容显示,村民们欲向“上级领导”反映姚文利7大问题,并提出“望领导见情给我们一个很好的交代和说法”。

  姚保国儿子姚贵圆向记者回忆,其父生前曾多次与其他遇难者一起向镇领导反映举报信所列内容,“一直没见调查处理,到现在我父亲他们死了,这事还没查清。”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在他跟随村干部前去镇上反映问题的时候,镇上有领导甚至曾间接地警告过他们,“说我们要是非要把姚文利告进监狱的话,那我们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知道他厉害,但没想到他真敢杀人。”遇难者之一姚有有的儿子姚建强曾在事发前一晚看到过姚文利,但未发现任何异常。姚有有生前是村委会主任。

3月13日,山西省忻州市繁峙县人民政府称姚文利为“村民”:2015年3月11日,繁峙县发生一起重大凶杀案,4人死亡。经侦查,村民姚文利有重大作案嫌疑。

  在这个遍布土坯房的晋北小村里,姚文利家的住房则显得颇为豪华。大红的灯笼沿着一排白色瓷砖铺就的院墙高高悬挂,红褐色的大铁门旁竖着一块用各色瓷砖铺就的大照壁,红色的“福”字立在当中。照壁一旁,则是另一户村民的土坯围墙。站在高处观望,可以明显看到姚文利家的院子面积要比别家大好多。

         遇害者之一姚有有因为琐事被姚文利的2个儿子殴打,事后,姚文利作为家长曾向姚有有表示道歉。“人家能来给你道歉,已经给足你面子了,那是瞧得起你,要是打了其他人,理都不会理。”姚建强说,虽然明知自己父亲被打,但“因为害怕对方,不敢去找人家理论”。

  有知情村民告诉记者,村干部此次集体遇害的原因是他们多次要求姚文利公开村中账目。

  遇害者家属普遍认为是姚文利在高速公路占地补偿问题上存在不透明和暗箱操作等情况,继而在面对遇害者们的举报后,进行报复。基于此,他们质疑当地政府部门在接到举报后为何不及时介入处理并适时公布高速公路补偿款一事,相反却一拖再拖,最终导致悲剧发生。

        对于盗窃犯姚文利如何当上共产党书记的,镇政府说“不知情”。

山西盗窃犯当上村支书横行霸道大肆贪敛成杀人狂

 

——关于区伯事件的网友评论

 

来自星空正义网及其他陆网

在此之前,也可以在区伯诉广州市监察局这件事情上,还没开庭,区伯就被出事了....来对其产生一些联想,说不定,很准喔....哈哈!

 关于区伯以嫖娼之名被抓的详情,因个人时间关系,在这里,我就不累述了,但其当中有几点疑问,很是耐人寻味,在此,我就将其罗列出来分析,看看它到底是怎样的耐人寻味法,具体如下:

   1,区伯最后一条微博发布于当日21时50分。他在这条微博中转发了上述曝光公车私用的内容,并回复一名网友:“视频回广州后上传,请留意!”在此之前,区伯对公车私用已给予了举报。。。 
   2,一小时左右之后,也就是23时左右,长沙警方就如此巧合地接到群众举报,并非常神勇地,出现在区伯面前。。。
    3,据媒体报道,经举报,区伯被抓,行政拘留五日,恰好错过了其诉广州市监察局的开庭日...
   4,关于涉及个人稳私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为何会从长沙市公安局里面流出....
   5,区伯这次从广州跑去长沙,是个人安排,还是被人给安排.....

关于区伯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是谁有意及企图给泄露出来?希望相关部门,好好查一查,给人民群众或区伯一个交待,并将相关责任人,纳入法办,进行严惩...当然,长沙市公安局难辞其咎,首当其冲.....

 

说穿了,广州那边和湖南这边是一家的,串通了,下套整人而已。官僚与妓女合作的又一成果。

 

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脱裤子党专门收拾好人,以人民警察为代表的邪恶势力团伙作案、谁与争锋?恶人抱团、伙伙欺压良善,征地、抢地遭受损失的不仅仅是老百姓,国家利益与老百姓的利益是一致的,侵害老百姓的利益正是侵害国家利益。贪污公权、公权私用、公权私有明目张胆,强征强拆的背后只是开发商对权力阶层房产的赠予,包括人民警察在内肯定不会白白奉献权力。

恶人抱团,欺压良善——广州市监察局、警方、妓女共谋陷害举报公车私用老人

 

【明報專訊】6月4日凌晨2時剛過,38軍第113機械化步兵師已集結在天安門金水橋前,這是全國戰鬥力最强,也是六四事件中最兇殘部隊。該部奉命派出師屬偵察連(六四後被譽為「衛國先鋒連」)的一支偵察分隊,其時所謂偵察兵大致相當於今日特種部隊,亦即是全軍精英中的精英。他們逼近天安門廣場北端(民主女神像就在北端中央)外圍先作偵察掃蕩,為清場時收集「敵情」及驅散附近民眾。偵察分隊先排列成戰鬥隊形貓着腰,突擊廣場西北角北京工人自治聯會指揮部。

該處是從西長安街進入廣場必經之地,北京工人們成為保衛人民英雄紀念碑底座,即學生們及北京高等院校學生自治聯會指揮部第一道防線。30多名工人,除一人外全部在亂槍中壯烈犧牲,揭開了廣場大屠殺的第一幕,「廣場上沒有死一個人」的謠言不攻自破。密件中有一句話:「廣場有數以千計學生和民眾,站着的人被機槍射殺,夠聰明的人伏下裝死,趁亂逃去。」這個逃回紀念碑通知學生的,就是工自聯指揮部唯一倖存者。據此可進一步推論,密件中口述的這位學生,當時極有可能就在紀念碑旁,見到或聽到那位倖存工人傳達的屠殺情况,甚至說不定是高自聯一名重要成員。

工自聯倖存工人為學生報信

從學生憶述及軍方文章可依稀重構當時影像:這30多位工人沒有人跪着生。血腥屠殺後偵察分隊一把火把工自聯指揮部燒了。這是除了孤軍突入金水橋東側,被市民焚毁的38軍112師334團,當晚代號「長江」的003號81式裝甲指揮車外,軍隊在廣場放的第一把火。同樣在當晚,在最危險最前沿的西長安街,另外有一支30多人的北京工人糾察隊,為掩護市民除一人外全部殉難。

中越戰爭殺人機器放火清場

那支1988年初才由中越邊境老山前線撤下來的全軍精銳,共作戰15個月,是全國輪戰時間最長的偵察大隊,由38軍軍直屬偵察營加上下面3個師屬偵察連合組而成,當時番號為第12偵察大隊。在與越南特種部隊長期廝殺中建功甚多,結果把人也練成魔,在雲南休整時橫行霸道目無法紀,公安武警也避之則吉。據說是由取代拒絕向人民開槍受到嚴懲的徐勤先軍長,中途易將的代軍長張美遠少將推薦使用這批人形殺人機器的。

當時民主女神像周圍情况又如何呢?吳仁華先生在《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透露,當時雕像周圍的確有學生,但只有幾十人,而並非密件指的約200人,且多是外地大學生。他們喊過密件指的或類似的口號毫不奇怪。殺紅了眼的偵察分隊在搗毁工自聯指揮部後立功心切快速逼近,學生們依然寸步不撤,在強弱懸殊下以眼和口抵擋着黑洞洞的槍口,最後全部光榮地履行了與民主女神像共存亡的誓言。時為六四凌晨約2時20分,也就是說偵察分隊20分鐘左右就立了兩個「頭功」、「大功」。「衛國先鋒連」的「榮譽稱號」,就是用百名人民的鮮血染出來的。

輾遺體部隊疑再製六部口慘案

密件中所指隨後有更多坦克裝甲車由東面駛入廣場,並把殉難者遺體輾成肉醬。從口述者把凌晨4時半最後清場時,民主女神像倒下的時間記錯,再對照當時除38軍外配備有坦克裝甲車的部隊,進場時間與雕像倒下最接近的,只有天津警備區坦克第一師。這支兇殘成性部隊中的第一梯隊,就是在稍後清晨6時20分,於六部口軋死11人,軋傷幾十人的六部口慘案製造者。幾年前曾來港紀念六四的倖存者方正,就是慘案的重傷者和受迫害者之一。

這樣的部隊對之後幾百名擋坦克的市民尚敢如此,把已中彈身亡近兩小時的大學生遺體同樣對待,並先行實習一次,對率部炮製出六部口慘案的北京籍坦克團團長羅剛上校,及其屬下的冷血官兵而言,當然視之為小菜一碟了。那麼民主女神像的真正結局,與加拿大密件中的描述,又有多少異同呢?

(六四密件解密六之二)

作者簡介﹕澳門國際軍事學會會長

黃東﹕加國解密文件六四凌晨2時後

Shocking: Details Uncovered of JIANG Lijun's Torturous Experience in Custody of Shenyang Public Security 

 

诸位:《姜立军父亲写给习近平的控告信》中文版公开之后,引起了广泛的震惊、义愤和同情,大家同时也希望能够引起国际社会更进一步的关注,来改善姜立军和所有中国大陆政治犯的处境和待遇,并能够迫使中共政府兑现他们在人权问题上对国际社会的承诺,严禁令人发指的种种酷刑,进而要求他们释放所有政治犯。

现在,发表的《姜立军父亲写给习近平的控告信》的英文翻译件,是由姜立军好友完成,供诸位自行寄往你们可能寄达的联合国人权机构、联合国酷刑专员办公室和各国政府及人权组织、以及在国际上有特别影响的大赦国际记者无疆界组织等等机构。

谢谢你们的关注和配合。

——姜立军老友徐文立拜托2015322

 

 

 

 Boxun has received, after several hands, the letter to Xi Jinping written by rights defender JIANG Lijun's father, who is an old man in his very senior age.  The letter has uncovered unimaginable torture that JIANG Lijun (姜力鈞, passport name [姜立軍]) and other detainees have suffered.  Some detainee was even tortured to death. The person who harshly treated JIANG Lijun with various forms of torture openly told him that the reason why they treated him this way was that he offended the head officer of Shenyang Public Security Bureau, XU Wenyou (许文有). Even the henchman of the former head officer of Shenyang Procuratorate ZHANG Dongyang (张东阳) who was expelled from office due to corruption took revenge on him.

 

The interrogators claimed that JIANG Lijun's case was reported to MENG Jianzhu (孟建柱) and even to Xi Jinping's (习近平) attention. In case the illegal activities of Shenyang police are not curbed and punished, the Chinese rule by law and of law will be merely a hollow word.  The following is the full letter of accusation:         

       

 

Letter of Accusation

 

Respected Chairman XI Jinping,

 

I am JIANG Haiyong, the father of JIANG Lijun (姜立軍) and a citizen of Diaobingshan, Tieling city, Liaoning province.  On May 16. 2014, my son JIANG Lijun was abducted by Criminal Police Division of Shenyang Public Security.  On May 18, they officially arrested him in Shenyang No. 1 Detention Center in alleged crimes of incited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picking quarrels and provoking troubles.  During the period of abduct and detention, the head officer of Shenyang criminal police division YUE Peng (岳鹏) and his team conducted month long interrogations on him with various torturous methods, severely harming him both physically and mentally.

 

The incident was triggered by a letter of petition to Secretary of Central Disciplinary Committee WANG Qishan (王岐山) that he wrote on behalf and request of villagers including Wang Zhonglian (王中连) in Faku county, Shenyang, Liaoning, in which he explained that the villagers' lands were occupied by the Liaoning's Water Transportation from East to West Project, but the municipal government allegedly embezzled more than billion Yuan of their compensation funds, leaving the villagers uncompensated at all, yet neither  government nor the company occupying their lands would pay them for their lands.  This letter enraged the related officials from Shenyang city and even a few from Liaoning province. They took vengeful actions on him and WANG Zhonglian by abusing their power from the public office -- arresting WANG Zhonglian in the crime of defraud and sentenced him to over 10 year imprisonment.

 

In order to retaliate against him, Shenyang Public Security, under implications of a few leaders, even established a so called 'Apr 25 task force', cooking up false accusations against him, harshly treating him with various brutal means of torturous tactics, forcing him to plea guilty so as to punish him to the most severe extent possible.

Since 2008, he has posted some articles in his blog and weibo, expressing his critics, suggestions and opinions on  Liaoning provincial government and reported some facts that  a few corrupted officials committed crimes and punished by law. For instance, he wrote an open letter requesting Liaoning provincial government to handle the 'Yilishen Case (蚁力神事件)' and another one requesting Liaoning provincial government to  thoroughly investigate into the 'Dalian Bay Shipwreck Accident (大连湾海难事件)'; he also posted an article regarding the deputy chief officer of Panjin Liaison Police shooting villagers dead after firing six shots in a row during the municipal government's forced eviction operation, requesting the provincial public security department to investigate and decide whether the official who killed villagers committed crime of deliberate murder, and holding provincial government leaders accountable for the leadership responsibilities. Besides, he seriously criticized major leaders of Shenyang city and Liaoning provincial governments in various occasions for their "great leap forward" approach in handling FDI and infrastructure projects in the process of urbanization, and for cheating the Central government and people by defrauds with GDP and municipal revenue figures.  He also criticized the former provincial executive CHEN Zhenggao (陈政高) of the absurdities of his promotional catch phrase, saying these ideas obviously violated the economic principles; these phrases included "leap forward by breaking the norms"; "board the bus before buying a ticket"; "Try overtaking on a bend"; "create something out of nothing "; "turning the decayed into wonders"; "no return till bumping into the wall simply isn't enough; we hold to it that no return even after bumping into the wall".... He (JIANG Lijun) attributed the economic failure hitting the entire province to such approaches.  His criticism and essays displeased some municipal leaders, who later made several attempts to take revenge on him.

 

On Sep 23 2012, the former head officer XUE Heng (薛恒) of Liaoning Provincial Public Security Department ordered to detain him for 15 days because he requested that National Public Security Ministry investigate into the case of Panjin police shooting civilians dead; on Jun 3rd 2013, he was detained for 22 days because he dined with his Shenyang friends in a restaurant in Shenyang by the name of disturbing public order by gathering the general public. He was released on bail due to insufficient evidence.

 

On May 15 2014, Shenyang Public Security Bureau once again abducted him and then arrested him on the excuse that he assisted villagers to defend their rights and re-post in his weibo account the letter to Central Disciplinary Committee by WANG Zhonglian, a peasant from  Faku county, Shenyang, which accused local government to have embezzled the compensation fund of land purchase. They used brutal interrogation techniques to force him to surrender and fabricated false evidences in an attempt to put him into jail under felonious crimes.

 

The officers from Shenyang Public Security Bureau that severely tortured him included a Mr. JIANG , the deputy head officer of criminal police division (刑警支队江副支队长), captain YUE Peng (大队长岳鹏), WANG Kelin (王克麟), someone nicknamed "Da Chengzi" (大程子), someone named "Zhu Dali" (朱大力), LI Wei (李伟), someone called "WANG Dui" (王队, it seems like a surname with the title "captain WANG" -- noted by translator), TANG Ning (唐宁), a Mr. DUAN (段某).  These people, while trying to force him to "confess", punched him and kicked him as if boxing on sandbags, twisted one hand from across his shoulder and another from the waist and cuffed them to his back, which they called "SU Qin's sword on the back" (苏秦背剑), hanged him up from the top, choked him by firing cold water into his mouth and nose, took off all his clothes pouring cold water from above his head leading him to sudden heart failure and coma. They clamped his fingers with iron pinchers and threatened to nail pins from his finger nails; they used a substance called "forced confession water" (逼供水)on him, threatened to arrest his son many times, forced him to sign on documents they had prepared beforehand.  The cruel torture that YUE Peng and his colleagues brutally treated him has caused extreme harm to his physical and mental conditions: he is suffering chronic headaches and dizziness, numbed limbs, damaged eyesight in the right, and injured nerve in the wrists. Till today, he is denied access to any medical treatment.

 

As law enforcement officials, YUE Peng and his colleagues unscrupulously break the rule of law. Their activities went completely riot. They trod on all legal restraints with contempt.

 

YUE Peng asked him, "Do you know why we treat you like this?"

He said he didn't.

YUE Peng said, "you have offended our big boss."

He asked, "Who is your big boss?"

YUE Peng said,"XU Wenyou." (XU is the head officer of Shenyang Public Security Bureau.)        

 

The police "captain WANG" told him, "You have poked through the sky of Liaoning.  Bureau head officer XU and provincial Department head officer Dawei have reported your case to Central Public Security Ministry's head officer GUO, who further reported your case to Secretary MENG Jianzhu. MENG Jianzhu said he would immediately report your case to Chairman XI. To tell the truth, if president XI isn't pleased, we'll kill you! We can tolerate 100 murderers, but not a single JIANG Lijun."

       

YUE Peng said to him,"Be cooperative, or else I'll make you die! Beating you to death will be counted on you as committing suicide in fear of your crimes.  You will only make a narrow escape for a survival if you are lucky enough."

 

Another police called "ZHU Dali" asked while beating him, "Do you know why (I) beat you?"

He replied that he didn't.

"ZHU Dali" said,"You posted online the information that ZHANG Dongyang (the former chief officer of Shenyang Procuratorate, sentenced to life imprisonment for conviction of corruption and power abuse) was taken away for investigations. Fxxking you know who he is? He's the minister of my wedding ceremony. Now that you are in my hand, I 'll beat the Fxxking you to death.

   

A police named "WANG Kelin" told him, "Even if Procuratorate and Courts release you, I vow to beat you, breaking and paralyzing both your legs at your home."

 

YUE Peng instructed LI Wei and WANG Kelin to strip off all his clothes and bind him up  on tiger bench (an"L" shaped bench to which human body is tied as tightly as possible while piling bricks down the ankles -- Marked by translator). While he was choking him with cold water, he asked,"Your written criticism against city and provincial leaders has been a criminal offense of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Do you know?"

 

He answered,"Criticism and watch on government is civil rights. What has it to do with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Even ZHOU Yongkang or BO Xilai can't represent state power, how can municipal government leaders in Shenyang city and Liaoning province do?"

 

YUE Peng said,"Whoever I say represents the state power is the one representing it."

 

JIANG, the deputy task force leader from the (criminal) division went even more riot: he said, "Our criminal division is the dagger of Shenyang municipal city committee and even of Liaoning provincial committee. We stab whoever we target, and the ones we attack will die."

 

Such experiences re-affirm his belief that Shenyang, more than an independent state within the state, is also a place of no laws. Judging from the extreme impunity, cruelty, brutality of Shenyang police led by XU Wenyou, the head officer of Shenyang Public Security Bureau, it's no wonder why people call them devil police and cruel officials and Shenyang "the city of nightmares".

 

Through investigations, it is found that torture against detainees under Shenyang police interrogations is very common in Shenyang No 1 Detention Center. They use many types of torture that general public have never heard of. The cruelty can't be described by human language. Besides the ordinary punching and kicking, they very frequently use water boarding, electrifying, body freezing, nailing pins through finger nails, cuffed both hands at back twisted from the waist and across the shoulder, hanging by bonded wrists from the back, beating while hung up, stuffing pepper roots and mustard oil into nose and mouth, hanging bucket of water on the neck, binding detainee on tiger bench while piling bricks below ankles etc.

 

Just by learning from other detainees in his cell, No. 118, his co-respondent, and forwarded information to his cell, he can make a long list of detainees being harshly treated with torture. They are: ZHANG Yanjun (张艳军), GAO Mingsheng (高明升), TONG Xiaohui (佟晓徽), YAN Yunzhu (闫云柱), CHEN Houjin (陈厚金), WENG Peng (翁鹏), HUANG Peng (黄鹏), ZHANG Jiayin (张家银), LI Chenggang (李成刚), MENG Qingdong (孟庆东), GUO Qi (果奇), OUYANG Hongbo (欧阳洪波), WANG Yanquan (王彦权), SHAO Bo (邵波), WU Yonghua (吴永华), DUAN Chuanzhi (段传志), HOU Dongsheng (侯东升), ZHANG Hongzhong (张宏忠), ZHAO Hongyan (赵红炎), MA Zhiguo (马志国), QU Lijia (瞿利家), TANG Rong (唐容), QI Xiangyang (齐向阳), WU Yuzhong (吴玉忠), ZHAO Dazhi (赵大志), ZHU Yuanhong (朱远宏), WANG Jun (王俊), DUAN Zemin (段泽民), DONG Gang (董刚), GAO Yun (高云), YANG Lin (杨林), CAO Yunzhen (曹云震), GAO Han (高晗), ZHAO Xiaochun (赵晓春), and SUN Yong (孙勇), among whom, GAO Mingsheng's hair was pulled off, GUO Qi's private part was burnt by electrification, QI Xiangyang's eardrums were broke by beating, WU Yonghua's front teeth were knocked off, DUAN Chuanzhi's ribs were broken, GAO Han, still a freshman from Shenyang Sports College, were hung up by both hands to a machine and severely beaten for more than an hour, TANG Rong, a female detainee, was beaten to broken ribs and fecal incontinence. The most cruel case happened on YANG Lin, a detainee for alleged drug dealing and detained by Shenyang Sujiatun Public Security Bureau, anti-drug division, was beaten to death from vomiting blood. It's said that the government compensated 700,000 Yuan to his family and  required his family to admit that he died of disease in the detention center. The family were required not to hold the government responsible in the future. Shenyang police offend the law during law enforcement, scrupulously break the rule of law, maliciously abuse human rights, violently beat principles of humanity and civilization. What they do is terrifying by any standards that human world may know of.

 

Your honor Mr. XI Jinping, being the chairman of the nation and the General Secretary of CCP Committee, are you shocked as well after reading through the contents of the letter and learned how Shenyang police and leaders of municipal governments and CCP Committee contempted the law, abused the constitution as well as disrespected the legitimacy of law? They did not care the least about CCP disciplines or Chinese laws, and committed a series of dirty and bloody offenses. Whilst the cruel officials and evil police are entrusted to govern the local places, how is it possible to expect them to work on rules, by law, or to enhance social harmony, or  actualize justice and righteousness? How can they abide by the principle of the party, I.e., to wholeheartedly serve the people? These officials have no sense of rules, do not respect principals or laws.  They aren't to the least extent public servants, but a bunch of wild beasts dressed in human clothes. They appeared to be moral on the surface, but in actual sense are uncivilized hugs that only do only harm to the people and the state. They should be tried by history and punished by law.

 

"It's my only wish that justice comes like great rainfalls and righteousness like vast rivers." Mr. XI Jinping, when I write this open letter to you, it is right at the Chinese traditional festival-- Lunar New Year's Eve.  Right at this moment, outside the iron bar are the splendid fireworks; beyond the high walls are thousands of families' reunions.  Yet, while the whole nation are toasting for a new year, how many mothers and wives are crying for their wrongly detained sons and husbands?! And yet, those who maliciously fabricate false accusations and wrongly jailed the detainees ARE enjoying their joys of family lives. Mr. Chairman, the crying for justice and righteousness in our country is never too hard.

 

[Originally posted by Boxun; please mark the original source when forwarding] -

 

Sponsor the author/reporter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online at:

http://ye.lookin.at/0/?url=bG10aHMuNDUzMjQxMzA1MTAyLzMwLzUxMDIvYW5paGMvYmcvc3dlbi9tb2MubnV4b2Iuc3dlbi8vQTMlcHR0aA==)

 

 

Shocking: Details Uncovered of JIANG Lijun's Torturous Experience in Custody of Shenyang Public Security

 

李长青律师微博

张磊律师:严厉批评河北省高级法院破坏法律实施

今天,2015年3月20日,袭祥栋、徐忠、王海军、王振江、黄佳德等几位律师前往河北省高级法院要求查阅复制二十年前承德陈国清等四人抢劫杀人申诉案的案卷材料——这个案件只要看它的程序就可以看出问题的严重性——河北省高级法院曾三次发回重审,历时十年,后仍然判决四名被告人死缓等重刑,据说本案还有高度疑似真凶出现的情形,多家媒体报道过此案,多批律师多年来一直为该做无罪辩护、申诉。

昨天,聂树斌案的申诉代理律师在山东省高级法院查阅、复制了聂树斌案及相关案件的案卷材料,并且中央电视台对此还专门进行了报道,报道的切入点之一是山东省高级法院落实依法治国的司法改革精神,切实保障律师的诉讼权利。而且在此前聂树斌案由最高人民法院指定山东省高级法院复查时,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的时候,明确指出会保障申诉代理律师的阅卷及其他诉讼权利,其并说明了法律依据,即《刑事诉讼法》规定当事人及其亲属有权申诉,而最高法院刑诉司法解释规定申诉可以委托律师代为进行,如此申诉代理律师当然有权查阅、复制案卷材料。这是正确和善意的理解了《刑事诉讼法》保障当事人及律师诉讼权利的规定和精神的。全国各地的很多法院,对于申诉代理律师查阅、复制案卷也都准许,并且会提供方便。

但是,河北省高级法院不是一般的法院,这家法院曾在长达十余年的时间里一直非法拒绝申诉代理律师查阅聂树斌案案卷材料,也正在因为这一点,河北省高级法院在很多中国法律人心中的形象极其恶劣,糟糕透顶,也正是其对聂树斌案申诉代理人阅卷的无端阻碍,让人们怀疑该院是平反聂树斌案的最大阻力,所以最高法院才会异地指定山东省高级法院复查聂树斌案。对于聂树斌案这个中国司法目前最大的堰塞湖的形成,河北省高级法院负有直接责任。

正是在这同一个河北省高级法院,陈国清案现在的代理律师们在聂树斌案的申诉代理律师刚刚查阅、复制了聂树斌及相关案件的案卷材料的第二天,却再次遭到了障碍。河北省高级法院档案室及立案庭的相关人员在请示汇报一圈一圈后的结论仍然是以各种不同的借口推诿、阻碍,先是以河北省高级法院自己规定的“给社会造成不良影响的案件不得查阅案卷”为借口不准查阅,在律师们向其提交最高法院相关负责人在就聂树斌案答记者问时所明确的申诉代理律师有权查阅案卷的法律依据以及最高法院关于诉讼代理人可以查阅案卷材料的规定之后,借口又变成了案件还没有立案进入申诉审查程序之中,所以这时候家属委托的代理律师还不是申诉代理律师所以不能查阅复制案卷材料。这个无理借口当然很容易就被律师们驳斥:委托代理律师是当事人及亲属的权利,且是私权,当事人及亲属一旦签下委托书即对律师出具了委托授权,此时律师即成为申诉代理人,与案件是否进入何种程序根本无关,而且,没有查阅案卷,申诉代理律师如何能够有针对性的书写申诉状?如何能够有效的开展工作?但是很显然,权力的傲慢和习惯性对当事诉诉讼权利的轻慢让河北省高级法院在违法阻碍申诉代理律师阅卷的道路上一意孤行——这家法院既然可以冒天下之大不韪,硬顶死扛十余年不让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阅卷,对法律的恶意理解和执行已经成了它的标志,它又如何肯轻易从良?

陈国清案的代理律师们对此无端的百般刁难无法接受,基于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律师职责,从20日上午开始在河北省高级法院门外现场绝食以要求阅卷。

这真是这个时代的悲哀,一个律师职业最基本的权利都需要律师们以死相拼。但这也正是这一代律师们的幸运,可以基于理想和热情以法律为武器去不停的为公平、正义而战斗。

为权利而斗争!让我们密切关注河北省高级法院门口正在进行的为律师执业权利而进行的抗争,他们是在为每一个律师的法定权利得到落实而抗争,他们是在为法定的当事人及律师的诉讼权利而抗争,他们是在为中国的法治而抗争,我们随时准备奔赴那个法治的前线。

2015年3月20日19时

 

五律师河北高院查阅陈国清案卷被拒,多批律师曾为该案做无罪辩护

 

因岳母病逝,今天刚从浙江省舟山市返回大连家中,看到了姜力钧的年迈的父亲给习近平的信,其中披露了姜力钧及其它被关押人员遭受的难以想象的酷刑。我感到十分心痛。在此,我强烈呼吁能有更多的人士关注姜力钧!!!
我强烈要求辽宁警方立即放人!!!
 
姜力钧曾是一名中文教师,后来,从事自来水供应工作。1988年就因从事民主事业被捕入狱;1998年与我(刘世遵)一起被辽宁民主党人推举为辽宁民主党召集人;2003年因民主事业再次被捕,被判4年,不久,由北京秦城监狱转入辽宁锦州监狱,与我关押在一起。在狱中,我们一起抵制一些不合理的针对政治犯的规章制度。在放风时,我和力钧最大的乐趣就是分别作诗或是一方出上联,另一方对下联。我们边走边作。我俩走在前面,后面紧跟两名重刑犯监视我们。
 
由于我出狱时,警方将我的有关文字资料撕毁,仅有小部分得以保存,为保持当时的情境,也把我写的附上,摘录部分如下:

 

我们分别写出的第一首诗:姜力钧————《带着镣铐散步》
 
时间的箭
为我指明前进的路
而信仰
便是那坚定的靶心
在遍布荆棘的
旅途中
一个匆匆的过客
正戴着镣铐
                  散步、、、、、、
 
 
刘世遵————《梦中的雄狮》
 
我熟视
那头顶上
灰暗的盖子
和它覆压下的“盛世”
 
我梦见
一头昏睡的雄狮
醒来
沿着古雅典城邦的足迹
舞动雄姿
 
我决意
与我的同志一起
睥睨囚室
高举蓝色的旗帜
撕碎那盖子
把梦兑为现实
 
 
力钧出上联:此木为柴山山出
我对下联:   保土成堡日日昌
 
 
我出上联:赤橙黄绿蓝靛紫七彩世界
力钧下联:一二三四五六七一周时间

 

刘世遵:我的心痛、呼吁和抗议

 

我是姜立军父亲姜海昶,辽宁省铁岭市调兵山市公民。

2014年5月16日我儿子姜立军被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绑架,5月18 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寻衅滋事罪名刑事拘留,被羁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在被绑架和刑事拘留期间,他被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大队长岳鹏等人以残暴手段进行刑讯逼供长达一个月左右,身心历尽磨难,精神受到严重戕害

事件起因于,辽宁省沈阳市法库县农民王中连等人的林田、农田被辽宁省东水西调工程占用,当地政府涉嫌截留挪用贪污征地补偿款十几亿元,政府和用地单位拒不补偿农民,他受农民委托向中纪委并王岐山书记举报当地政府官员违纪违法甚至涉嫌犯罪的事实,引起沈阳市乃至辽宁省个别涉事领导的极端不满和震怒,遂利用职权动用公权力对他及王中连等人进行疯狂报复。王中连被以诈骗罪逮捕并面临10年以上重刑之判决。而为了对他进行打击报复,沈阳市公安局在个别领导授意下,竟然成立所谓“4·25”专案组,为他罗织莫须有的罪名,并以残酷手段对他严刑逼供,以期达到“严惩”他之目的。

2008年以来,他用自己的博客、微博等发表了一些针对辽宁省政府的批评、建议和意见以及个别贪官污吏违法犯罪并被依法处理的事实真相。诸如要求辽宁省委省政府理性处理蚁力神事件的公开信;要求辽宁省政府彻查大连湾海难事件真相的公开信;要求公安部调查2012年盘锦某派出所副所长在地方政府强行征地过程中,向当地农民连开六枪致人死亡的野蛮射杀行为是否构成故意杀人,要求辽宁省政府主要领导承担领导责任。除此之外,他还在不同场合严词批评沈阳市乃至辽宁省主要领导,在招商引资以及新城建设中搞大跃进,GDP及地方财政收入数据造假,欺骗中央坑害百姓。公开批评原省长陈政高在所谓招商引资战役中提出的一系列严重违背经济规律,且近乎荒唐的口号。诸如“超常规,跨越式”,“先上车后买票”,“弯道超车”,“无中生有”,“化腐朽为神奇”,“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上南墙也不回头”等,并由此引发辽宁全境的经济灾难

他的一些批评言论和文章,引发地方政府个别领导的不满,并欲几次伺机报复。2012923日他因要求公安部调查盘锦警察开枪杀人案,被辽宁省公安厅原厅长薛恒下令对他拘留十五天;201363日,他因和沈阳朋友在饭店聚餐被沈阳市公安局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拘22天,后因证据不足被取保候审。2014516 日,沈阳市公安局以他帮助农民维权,并在微博上转发沈阳市法库县农民王中连向中纪委举报地方政府挪用截留或贪污征地补偿款为借口,再一次将他绑架拘留,对他严刑逼供、制造伪证,企图以重罪陷他于牢狱

辽宁省姜力军父亲的公开控告信

 

孙文广教授邮件:

3月5日凌晨前,我停在楼下的汽车,遭遇不明暴力,三个轮胎被从侧方用利器扎入,全部爆胎,无法修补。修车师傅单兆国(手机15668336296)为我换了三个轮胎,花费1350元,并写了一份见证(有照片)。

其实,毁车不是目的,封杀敢于写文章、敢于议论国家大事的人,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才是目的。

媒体不断报导,两会中讨论司法改革,依法治国,“反对家暴”,我想更应该讨论的是,涉及与政府部门的有关的暴力事件,如暴力拆迁、暴力损坏私人财物、暴力伤人等事件。

今后进步和倒退的斗争仍然会很残酷。我已是80多岁的人了。人终有一死,但是人们追求自由、正义的信念是永远不会消失的。

2015年3月5日于山东大学 
电话13655317356 0531—88365021(近几天很难打进电话)

 

(提醒:这是规范化操作。我在08年北京奥运会时遇到过同样的破坏。两个前胎被人从内侧用利器刺入1寸多宽的口子,手法专业,内外胎全报废,如果行驶到高速时极其危险。近期大陆朋友出行前务必检查车胎。朗父)

 

孙文广教授两会期间被毁胎警告

 

 

    总部设在上海的国营媒体第一财经将一名透露中宣部指令的雇员停职。英国《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的话从上海发出消息说,那位雇员是因为透露中宣部命令媒体停止报道中央电视台前记者柴静独立制作的有关中国空气污染的纪录片《穹顶之下》的指令而被停职的。

  《穹顶之下》2月28日在中国通过互联网推出,一开始得到官方主要媒体的大力协助,获得中国环保部长的赞扬,引起中国公众的密集关注和议论,点击率一天之内便上亿。但中宣部旋即发布秘密指令,要求中国媒体控制报道进而停止报道。

  3月3日,中国互联网上传出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传达的中宣部指令,明确要求“各级各类媒体、网站(含微博、微信、新闻客户端等)一律不再报道,已刊播的网站和客户端等撤下报道专题或压至后台。对一些部门和单位就此片的相关议论、评论等也不再报道。”

  尽管中国官方媒体已经奉命停止报道《苍穹之下》及其相关评论,但中国网民仍通过社交媒体微博和微信继续发表大量的评论。

柴静和她的《穹顶之下》3月1日真理部下不得炒作令后,中国宣传部门于3日言辞激烈地要求各机构“一律不再报道”。与此前公开下令不同的是,此次命令是以机密形式下达的。有内部人士曝光了此次命令的传达记录。
    记录显示,这是一份左上角写有机密二字的电话通知。通知显示来电单位为上海市委宣传部新闻处,时间标注为2015年3月3日12:07。
    电话通知正文主题有二:一是舆论宣传要围绕两会主题展开报道,不得炒作热点敏感话题,目的是为代表委员共商国是营造良好舆论氛围,防止冲淡两会主题;二是全网全站一律不再报道柴静和《苍穹之下》(原文如此),封堵删除借机攻击政府言论。
电话通知还交代不层层传达,仅共管理部门和媒体负责人掌握,特别是要保密。
在处理意见一栏,共出现8位高层领导人姓名和6个下属机构名称,后者包括有电视新闻中心、东方广播中心、东方卫视中心、第一财经传媒、看看新闻网等。
    3月1日,中共宣传部门下令“各媒体不得对《穹顶之下》进行炒作,要做好网上舆论调控”,人民网等主流媒体在当天就将纪录片及相关评论撤销,但二三线网站则未能及时撤销。

    3月4日,记者查询,柴静和《穹顶之下》的视频、相关分析和评论均已撤销或删除,甚至连一些地方小众论坛中的相关信息也被删的一干二净。电话记录原文:

各新闻单位:中宣部新闻局通知:两会召开在即各级各类媒体及网站,即日起要紧紧围绕两会主题展开宣传报道,为代表委员共商国是营造良好舆论氛围。要牢牢把握舆论议题,不炒作网上和社会上一些热点敏感话题,防止冲淡两会主题。纪录片《苍穹之下》和该片作者,及与此有关或由此延伸的报道,评论,访谈,专题等,各级各类媒体,网站(含微薄,微信新闻客户端等)一律不再报道,已刊播的网站和客户端等撤下报道专题或压至后台,对一些部门和单位就此片的相关议论,评论等也不再报道,加强论坛,博客,微博,微信等互动环节和新闻客户端管理,对借题质疑,攻击政府的言论,坚决予以封堵删除。以上通知仅供宣传管理部门和媒体负责人掌握,不层层传达,在坚决执行当同时,注意保密。

霾毒舌毒同作恶,砸掉了好人饭碗!

 

 

    总部设在上海的国营媒体第一财经将一名透露中宣部指令的雇员停职。英国《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的话从上海发出消息说,那位雇员是因为透露中宣部命令媒体停止报道中央电视台前记者柴静独立制作的有关中国空气污染的纪录片《穹顶之下》的指令而被停职的。

  《穹顶之下》2月28日在中国通过互联网推出,一开始得到官方主要媒体的大力协助,获得中国环保部长的赞扬,引起中国公众的密集关注和议论,点击率一天之内便上亿。但中宣部旋即发布秘密指令,要求中国媒体控制报道进而停止报道。

  3月3日,中国互联网上传出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传达的中宣部指令,明确要求“各级各类媒体、网站(含微博、微信、新闻客户端等)一律不再报道,已刊播的网站和客户端等撤下报道专题或压至后台。对一些部门和单位就此片的相关议论、评论等也不再报道。”

  尽管中国官方媒体已经奉命停止报道《苍穹之下》及其相关评论,但中国网民仍通过社交媒体微博和微信继续发表大量的评论。

柴静和她的《穹顶之下》3月1日真理部下不得炒作令后,中国宣传部门于3日言辞激烈地要求各机构“一律不再报道”。与此前公开下令不同的是,此次命令是以机密形式下达的。有内部人士曝光了此次命令的传达记录。
    记录显示,这是一份左上角写有机密二字的电话通知。通知显示来电单位为上海市委宣传部新闻处,时间标注为2015年3月3日12:07。
    电话通知正文主题有二:一是舆论宣传要围绕两会主题展开报道,不得炒作热点敏感话题,目的是为代表委员共商国是营造良好舆论氛围,防止冲淡两会主题;二是全网全站一律不再报道柴静和《苍穹之下》(原文如此),封堵删除借机攻击政府言论。
电话通知还交代不层层传达,仅共管理部门和媒体负责人掌握,特别是要保密。
在处理意见一栏,共出现8位高层领导人姓名和6个下属机构名称,后者包括有电视新闻中心、东方广播中心、东方卫视中心、第一财经传媒、看看新闻网等。
    3月1日,中共宣传部门下令“各媒体不得对《穹顶之下》进行炒作,要做好网上舆论调控”,人民网等主流媒体在当天就将纪录片及相关评论撤销,但二三线网站则未能及时撤销。

    3月4日,记者查询,柴静和《穹顶之下》的视频、相关分析和评论均已撤销或删除,甚至连一些地方小众论坛中的相关信息也被删的一干二净。电话记录原文:

各新闻单位:中宣部新闻局通知:两会召开在即各级各类媒体及网站,即日起要紧紧围绕两会主题展开宣传报道,为代表委员共商国是营造良好舆论氛围。要牢牢把握舆论议题,不炒作网上和社会上一些热点敏感话题,防止冲淡两会主题。纪录片《苍穹之下》和该片作者,及与此有关或由此延伸的报道,评论,访谈,专题等,各级各类媒体,网站(含微薄,微信新闻客户端等)一律不再报道,已刊播的网站和客户端等撤下报道专题或压至后台,对一些部门和单位就此片的相关议论,评论等也不再报道,加强论坛,博客,微博,微信等互动环节和新闻客户端管理,对借题质疑,攻击政府的言论,坚决予以封堵删除。以上通知仅供宣传管理部门和媒体负责人掌握,不层层传达,在坚决执行当同时,注意保密。

纪念黑暗时代的思想英雄遇罗克烈士

北京民主墙老战士杨靖急性心脏病入院抢救

环保部:驻华领事馆应停止发布空气质量信息

2012060511:51

 

 

 

国际在线消息:6月5日上午10时,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请环境保护部副部长吴晓青介绍环境质量状况等方面情况,并答记者问。

 

  吴晓青:世界各发达国家,包括美国,关于PM2.5的标准也是逐步提高的。比如美国1997年发布PM2.5级标准的时候,制定的是65微克/立方米。事隔十年,2006年修改这个标准的时候,才到35微克/立方米。因此环境质量标准的制修订要与经济的发展水平和技术条件紧密相连,而中国现在发布的新的空气质量标准,其中PM2.5日均值75微克/立方米,是根据中国的发展水平和技术条件决定的。

 

  吴晓青:大家可能注意到,北京、上海发布的PM2.5监测数据,与个别领事馆发布的监测数据日均值是基本一致的,但评价结果相差很大,主要原因是他们用本国的空气质量标准来评价我国的空气质量,这是明显不合理的。我刚才已经介绍了,其他国家用35微克/立方米这样的日均值来评价,而中国是用75微克/立方米的日均值来评价,所以结果可以显见。

 

  吴晓青:当然,我最后要想说一点,从环境质量监测信息的发布上看,还要进一步加大监测信息发布力度,我们已经做了充分准备,将及时发布和公开环境质量监测信息,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刚才说到的这74个城市,所有国控监测点都将陆续发布空气质量监测信息,让公众及时了解监测信息情况。而且我们发布的监测信息和数据将更加完整,更加全面,一次发布二氧化硫、二氧化氮、臭氧、PM10、PM2.5、一氧化碳共六项污染物指标的实时浓度值,并配以空气质量AQI指数,监测项目更全、监测点位更多,更具有代表性。

 

  吴晓青:尤其是按照新标准的要求,监测数据更加精准,也更加规范,完全能够满足公众以及各国驻华机构和人员对环境质量信息的需求。所以我们希望个别驻华领事馆尊重我国相关法律法规,停止发布不具有代表性的空气质量信息。

 

 

 

旧闻:请看中国环保部是干什么吃的

中国的孩子在向毒霾中的国旗敬礼

 

自由亚洲

中国民主党创建人之一秦永敏遭武汉当局绑架失踪。春节将至,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代理主席汪岷呼吁当局公布秦永敏的下落,释放秦永敏,让他回家过年。
去年12月秦永敏突然失踪,至今下落不明。旅居美国的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代理主席汪岷,近日接到秦永敏的女友王芳发来的求助电邮。
电邮表示:她焦急的想知道秦永敏的下落。她找市公安局国保打听,国保推说不知道,要她去问青山区公安局。但拘押秦永敏这样的知名政治异议人士,不是区公安局能够决定的事。春节马上就要到了,王芳希望汪岷帮助呼吁武汉当局尽快释放秦永敏。
对此,汪岷说:“我们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在1998年成立的时候,秦永敏就是联合总部的四位共同主席之一。所以我们呼吁,应该让秦永敏回家过年,不能让当局一拖再拖,左右推脱。而且武汉当局这么做,刚好扇了习近平元旦讲话的一个耳光。一方面说是‘依法治国’,一方面非法拘留民运人士,而且远远超过了他们所谓公安法规定的期限。”
武汉人秦永敏是中国的一位民间政治学者。从上个世纪70年代末以来,他为了坚持自己的民主理念,为了行使言论、出版、结社,包括组党在内的基本人权,在43年间被抓捕、拘禁40次 ,入狱22年,成为中国坐牢时间最长的政治犯之一。
汪岷表示,秦永敏被绑架失踪,再一次证明习近平的“依法治国”是弥天大谎。
他说:“我们一再呼吁大家认清习近平的新政权当局,他们丝毫都没有依法治国和依法治党、也丝毫没有政治改革的意思。从秦永敏这个事情可以看得出来,他对一些有代表性的政治异议人士进行打压,充分说明他们政治上根本没有半点松动的意思。我们也劝告海外的民运团体和关心中国政治的专家们注意,不能让中国共产党散布的谎言所蒙蔽了。”
中国民主党自成立以来,主要成员几乎都被抓捕判刑入狱,所有人的刑期加起来超过1000年。这次秦永敏无任何理由的突然被绑架失踪,说明中共当局对中国民主党人士的迫害在继续。汪岷强烈要求中共当局尽快公布秦永敏的下落,放秦永敏回家过年。
他说:“如果当局在春节前再不放秦永敏回家过年的话,我们会公布武汉国保当局的名字和电话,让全世界的人都打电话去质问他们为什么不放秦永敏。”
(特约记者:CK 责编:吴晶)

秦永敏遭绑架汪岷吁当局公布其下落

 

 

凤凰网证实说:讨薪女工周秀云脖子被警察一拧倒地不。了解格斗的人都知道,柠脖子就是杀人。警察当然了解“柠脖子”的后果。这是故意杀人。

 

春节前去讨薪,她死在了警察的脚底下。周秀云,周口郸城的民工,不幸中的万幸,一个屏幕摔坏的手机记录下了这令人发指的事件,网络上爆出的一则“警察打死讨薪女民工,倒地后仍遭脚踩头发”消息,迅速引爆全国舆论。

她死后第4天,拖欠的2.9万工钱拿到手了,“被挤牙膏”,第13天,太原检察院对涉案民警王文军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1月5日,在死者家属的指定下,尸体鉴定工作由湖北省医学院鉴定中心负责执行。尸检前,她的丈夫王友志、儿子王奎林长跪不起,失声痛哭,“原谅我们吧,没能保护好你!”

讨薪不成反被民警踩在脚下

“去年过了正月十五,我和爱人、儿子一道来到了太原打工。”王友志说,之前联系了一个熟悉的包工头,在太原几个工地上找了一些木工活儿干,“我年纪大,一些老乡让帮助找活,平时就带着他们”。

然而,外面打工的日子,饥一顿饱一顿,有时还没活儿干。因此,历经刮风下雨、风吹日晒后,也没挣到手多少钱,且几乎每个工地都拖欠工友工钱。去年10月中旬,王友志带妻子、儿子及10名工友在太原市龙城大街山西四建龙瑞苑项目找到活儿后,他领着干了一个多月,不料,还是拖欠了2.9万元工钱。

去年12月8日,工地包工头答应12月15日全部结清,但由于之前对方多次失信,因此12月13日下午,王友志就让儿子和工友一块儿去项目部催问,“停工10多天了,老等不是办法”。谁知,却出了大事。

当天下午4点多,王奎林和三名工友李康、孟林、徐前进一块去询问,当时王奎林走得快一些,结果到了门口与值班保安发生了争执、推搡,随后保安报警,王奎林叫来了父母。

工友李康回忆称,5点左右,龙城派出所一辆警车四个警察过来了,胖警察王文军用方言和保安队长说了几句话,就说他们骂骂咧咧,称几个是犯罪嫌疑人,并用手铐铐他,他反应快躲过了,王友志见状上前,“你要铐就铐我”。另一名工友孟林拍摄的手机录像显示,王文军把王友志按倒在地,反铐了王友志。

孟林说,王友志被铐后,和王奎林、李康、王成(也是工友)一起被押上面包车,周秀云看丈夫被铐就去拦王文军,但被一把推开。周秀云起身后拉住王文军,“王文军说你松不松手,周秀云说不问清楚,又没犯法,为啥铐人”。“王文军说,“对犯罪分子不需要客气”,就把周秀云按倒,一个膝盖顶在胸部。

此后,周秀云拉住王文军警裤,把一个口袋拉烂了,王文军揪着周秀云头发不放。王奎林称,他在警车上看到王文军把母亲的头部“按到了肚子上”。不久,周秀云倒地不起。孟林介绍,王文军一只脚踩着周秀云头发,一直打电话。“零下10多度天气,他就那么狠心,我用手机录了下来。”孟林说,民警发现有人拍照,收了三四部手机,而他向西跑了一两公里,才甩掉了两名追赶的警察,保存了关键的证据。

死后13天涉案民警才被立案调查

“面包车上坐了4个民警,我、爱人、儿子及两名工友5个人,被拉到派出所院里。”王友志称,妻子当时动弹不得,是被硬塞进车里的,“我看不对劲儿,问了妻子一句,就被一名民警扇了一耳光。”随后,他们5人分别被关进不同的房间内,他们对我拳打脚踢,事后,自己被检查得知6根肋骨断裂。

可是在当时,王友志顾不得疼痛,他最放心不下的是妻子。“晚上,民警来来往往,我喊破了嗓子,央求他们,可是就没有一个搭理我,很冷漠,在全国都没见过这样的警察,像地狱一样,生不如死。”

12月14日凌晨3点49分许,王友志被民警放了出来,他说,小店区一名副局长给他商谈处理“善后事宜”,这让他糊涂了,询问啥是善后处理,对方平静地称,“你妻子走了。”“我一听顿时瘫软到了地上。”

由于妻子的死因成谜,当晚他和儿子等就赶到了武警山西总队医院的太平间里,看到妻子冰冷的尸体,再也掩饰不住悲愤之情,号啕大哭起来。接下来几天,小店区公安分局杨姓副局长带着律师与家属谈“善后”,丧葬费等共计赔偿50多万元,后来还通过中间人一度增加到百万元,但都被家属拒绝。

“我们到各级部门上访,但行踪却被跟踪,上访后还是被拉到派出所,遭到警察威胁。”王奎林称,为了给母亲讨个说法,他们去了不少部门,但大多杳无音信,也无人联系他们,使他们心灰意冷。12月20日,一名亲属将周秀云的相关视频及遭遇发到了网络上, 12月26日,终于引起网络媒体关注,。

从事发到立案,这一切来得非常不容易,推迟了整整13天,但还是来了。

凤凰网证实讨薪女工周秀云确为警察当众故意虐杀

 

 

 

今天,2015年1月24日,杨秋雨和他的妻子王玉琴再次被抓进派出所被拘留。至于是刑事拘留还是行政拘留,目前还不得而知,据杨秋雨的儿子说正在等待分局等上级的指示,总之是被拘留了,是要往看守所送了。

去年今天,我们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15名基督徒及慕道友被抓进北京市通州区梨园派出所。2天后我们13人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被刑事拘留,罪名是“非法集会”罪,被刑事拘留,一个月左右才被释放。张文和去年2月底释放后,连看病都不许去。张文和表示抗议,为此张文和在3月5日被抓进精神病院至今。

昨晚,杨秋雨曾经给我来过电话说,他和王玉琴正在警车上。他还说了,他们是在上午聚会学完《圣经》后,下午去了正在召开的2015年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开会的地方了。至于为什么被抓,他们电话中也没有说。

徐永海:维权人士杨秋雨夫妇被北京警方拘留

那个在大火中高喊“同学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的女人原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党委副书记况丽重新加入中共升官发财。(网络图片)

那个在大火中高喊“同学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的毒蛇女人在哪里?在中共?

那个在大火中高喊“同学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的女人原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党委副书记况丽重新加入中共升官发财。(网络图片)

 

 

 

 

每天一睁眼就欠公司200多块,起早贪黑开了十多个小时的车,自己几乎不挣钱。”南京南站参与停运的一位“的姐”告诉记者。

这出租车管理就跟*河蟹*管理一样,老鸨抽份子钱,小姐负责接客,各地的出租车公司,汽车运输公司,客运站都是交通运输局和交警参股的,要想从人家嘴里抢吃可没那么容易。

1月8日下午,高铁南京南站地区出租车罢运。多位南京出租车驾驶员向记者证实,每月高达7000元乃至9000元的份子钱 让他们不堪重负,“每天一睁眼就欠公司200多块”,这迫使他们通过罢运来表达希望“减租子”的群体诉求。

当晚6时15分,在南京城东工作的记者打算下班回家,通过常用的打车软件尝试叫车,目的地是近30公里外的江北。往常,附近的出租车抢单很快;今天,直到叫车信息推送到靠近200辆时仍没有反应,记者随手点了“5元小费”按钮,直至347辆停止推送时依然无人问津。接着,记者又发送了一遍叫车信息,这次成功了。

事实上,8日中午时分,记者已获悉南京出租车酝酿罢运的消息。下午4时许,记者赶到南京南站出租车上客点发现,乘客们排起长队焦急等车,但出租车来的少,间隔时间也长。出了南京南站,马路上的空车大多亮起了“停运”的牌子。记者试图打了好几次车,均遭拒载。据了解,至下午5点左右,这些罢运的出租车被疏导离开南京南站,但又聚集至附近的玉兰路、明城大道上,依然拒绝载客。

载着记者回家的的哥刘师傅也告诉记者,除了实在太高的份子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驾驶员头上,“南京城内道路拥堵,目前只在早晚高峰时段共5个小时实行双计费,我们希望全天候实行双计费”。

8日下午开始,南京火车南站、小红山客运站、禄口机场等地发生不同程度的出租车停运事件。在南京南站,停运的出租车一度达到数百辆。交通、公安等部门已介入处理。

一般认为,这两个部门是多数出租公司的后台。

 

附:出租车司机申明:

各位(南京出租车)同行们大家好:请各位同行与(2015年1月9号星期五)上午九点到北京东路市政府门口"《集体罢工》"原因各位同行应该都知道,各大出租车公司和政府部门是穿一条裤子的,公司不为我们谋福利只能靠我们自己了,希望星期五的那天各位同行能够停运一天,大家齐心协力为我们南京出租车行业谋个好的明天,要求:1∶增加起步价2元,南京的起步价(九元几年了)一直没有变,物价这几年翻了几翻?2:全天候双计时,为什么别的大小城市都是全天候双计时,就南京的出租车特殊非要早晚高峰才是,而且南京道路只是早晚高峰堵车吗?3:增加返程费,南京出租车为什么跑长途不积极?为什么别的城市都有返程费?4:降租金,南京现在一个普通出租车每月就要交7000,高档出租车每月交到将近九千,请问我们每个月交这么多租金给你们是做什么用了???请各位(出租车)同行为了我们自己的《生路》把这条信息转发给你所认识的南京出租车驾驶员QQ群和微信群,没有的就用短信电话通知,其实每个城市出租车罢工都是出租车公司组织的,但南京的出租车各大公司他们考虑的都是自己的利益,从不为我们各位驾驶员想,万事靠我们自己拜托了各位!!!

 

 

 

台湾同行对大陆出租页“份子钱”的评价:惨无人道

 

去台湾玩儿的时候,台湾有个出租车司机特别同情大陆同行。 
他就喜欢到处去旅游,去过上海北京啥的,和人出租车司机聊,谈到份子钱,觉得简直惨无人道啊。他说他们花莲,每个月交300还是500台币的管理费,大概也就是几十块到一百块左右吧。其他的都算自己的,车也是自己买的,不需要买高价出租车(车型是有规定的,颜色也是统一涂装的)。 
另外有一点我很赞成的就是,他们每年违章3次的就吊销驾照,几年内似乎都不能开车了。所以他们的出租车开车特别规矩,我坐的若干次,司机都没有抢道、加塞什么的。

PS亮多了我提一句,不是我政治立场有问题,我真觉得台湾人不会对大陆有什么“血浓于水”的感觉,我自己出去了都觉得是在日本旅游了一圈,真心的不是贬义。各位JR我十分推荐去台湾搞个自由行,绝对不会比大陆旅游贵,而且感觉真好,语言也通,不会麻烦。

……

哎呀不说了,有人敲门我去看看……

南京出租公司不堪每月八九千份子钱盘剥愤而罢工,多地曾议取消公司因地方权势者从中得利未果

 

警察与欠薪工地是什么关系?

——就周秀云案谈几点看法

肖雪慧

 

 

一.幸亏有互联网,即使被搞成半残的互联网,也使周秀云之死情况外泄

周秀云讨薪被打死,过了大半月,太原市公安局长终于出来道歉了。如果没有互联网,这是不可能的;最大可能是真相被雪藏,对家属软硬兼施、赔偿、私了,甚至更糟。这样说,是有充分依据的:事发后,家属被涉事派出所派人贴身监控、跟踪,甚至上出租、公交都困难……可谓无所不用极其。幸亏周秀云远在东北的侄儿不在警察控制之下,22日回来后知道情况后把周秀云之死的事和她躺在地上被恶警脚踩头发的照片上传网络,消息才得以透了出去。即使我们这个社会恶性事件太多太频繁,很多人已经神经麻痹,但恶警脚踏周秀云头发的情景还是引起强烈愤怒。面对滔滔舆情,派出所言之凿凿说警察绝不可能这样做,一口咬定是拍摄角度使人看起来像踩头发,然后倒打一耙指控发帖者误导公众——安上这个罪名,派出所是可以拿人的……

真要感谢新技术带来的手机普及和低成本上网,即便种种法外规定把人们便捷使用的微博变成了半残,一批批大V小V无V的敢言者被销号、被电视游街,仍然挡不住很多真相通过微博为人们所知;也幸亏得讨薪工友有十几人,尽管他们的手机当场被警察非法没收,但周秀云被施虐施暴被侮辱的事,他们都是目击者。更幸运的是,有一位工友的手机摔在地上,虽然机面摔坏了,却逃过了被警察非法没收,而且摔坏的机面虽然看起来斑驳碎裂却还能使用,所以留下了恶警施暴和周秀云大冷天躺在地上被踩住头发的情景。警方纵然有权,要想抵赖、掩盖扭曲、封口,不容易了。

二.几个警察到现场后的行为是职务行为吗?对公务人员犯罪,尸检是程序后门?

12月26日,在周秀云死后13天,视频也上网4天后,太原市公安局发公告对周秀云之死用的是腾挪游移余地很大的措辞——“非正常死亡”;主要涉案警察王文军被以涉嫌滥用职权罪而不是故意伤害致死罪批捕,引起广泛质疑。

就涉案警察犯罪定性,张海等一批律师提出了专业性意见。但检方日前回应事情是涉案警察出警执法过程中发生的,符合滥用职权罪的规定。至于是不是涉嫌故意伤害……,要看尸检结论。

然而,第一,对于因讨薪引发的纠纷,出警警察到现场首先该做的是向双方了解情况。但此案警察不是,他们一到就冲讨薪工友开骂开打,以口衔天宪的气派指讨薪工友是犯罪嫌疑人;怕工友拍照,没收每人手机……由于他们施暴,周秀云一家三口,她命丧派出所,丈夫被打断六根肋骨,一起被铐在派出所的儿子和丈夫直到周秀云死后几小时,才知噩耗,却已阴阳两隔……

定性滥用职权,那么警察有权没收工友手机吗?有权打人吗?……没有这些职权,滥用了什么职权?说是执法过程,那么,执法对象是谁?被欠薪工友?把讨薪工人作为执法对象,暴露的是维稳体制下警察职能变异甚至颠倒。而该案中,警察到现场的所作所为,不是任何意义上的执法,即使在职能变异颠倒背景,他们的行径也没法往执法上靠。

就已经披露的此案案情看,他们其实是穿了警服被欠薪方召之即来摆平讨薪工友的打手,只不过是比平民打手更威风的打手

第二,检方回应必须有尸检结果后才能确定周秀云之死跟警察行为有无因果关系。我无意从法律上讨论尸检,希望把这个问题留给专业人员,但根据过去发生的多起死在“公家人”手里的案例,尸检角色令人生疑。

就该案来说,现有一切证据、包括视频、照片、目击者证言都摆明是故意伤害:周秀云再遭受恶警施暴施虐倒地后,又被恶警双脚换来换去踩住头发,在摄氏零下3-10°的极低气温下,已无法动弹的周秀云躺在地上被冻一个多小时……

如果这样连续的施暴施虐都不是故意伤害,什么是故意伤害?只能通过尸检确定吗?

然而,近年所有“公家人”施暴致死人命,都借尸检发掘死者身体问题,魏文华被城管打死,被指心血管有问题;瓜农被城管用秤砣砸头,官方说老农脑血管畸形,城管施暴是老农死的诱因……

这些说法很扯淡。无论死者身体有无问题,不遭施暴、不在零下近10°躺地上一小时,都不会死亡。

反观平民跟“公家人”发生冲突致死对方,却几乎每次被直接当成杀人犯。想想被处死的夏俊峰,被控故意伤害致死罪的范木根、丁文忠!他们都先遭到暴力对待,范木根、丁文忠当时境况,属典型的应该适用于刑法20条第三款的无限防卫权情景!

……

任何人,无论平时健康与否,都不能保证身体百分之百没有隐患,只要没有受到直接的外力攻击,这些隐患都不会即时致死。但我国若干案例,一旦“公家人”施暴发生命案,尸检出来的“隐患”就成了否定施暴跟致死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的理据。令人质疑。

警察的身份和职能认知发生颠倒,会变成一支很危险的力量。如果穿着警服以出警名义干别的勾当,而当下法律又认可是执法过程,这个国家的平民就随时可能遭无妄之灾,而且还难以真正讨回公道!

三.集团犯罪性质

从已知案情看,种种迹象表明该案有集团犯罪性质。派出所所长对家属的威胁,放出的牛言,多个警员贴身监控死者家属……

    从几个警察到工地的反常行为,这些警察乃至他们所属派出所跟欠薪方有何瓜葛,需要调查,说是周秀云之死案中案,也未可知。

 2015-1-6匆匆

 

警察与欠薪工地是什么关系?

寒潮滚滚来,春风关不住——独立中文笔会致中国狱中作家的新年问

 

 

在即将过去的2014年,中国当局掀起了“打虎拍蝇”的反腐风暴,在国内外引起极大的震动。中共在十八大四中全会首次将“依法治国”作为主题,对《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2-2015年)》也进行了中期评估总结——虽然由于缺乏第三方评估的公正独立性而不过是自说自话,但我们仍可以看到,中国当局在国内外舆论压力下不得不开始正视人权和法治问题,我们对此表示欢迎,并期待中国当局真正落实兑现2004年宪法中“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庄严承诺,使中国成为符合当代世界潮流的法治国家。

但同时,我们遗憾地注意到:中国当局仍与广大民众的期望背道而驰,导致中国的言论自由和人权状况仍极为严峻,文字狱依然肆虐,中国大地寒潮滚滚,继续滥用“危害国家安全”、“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寻衅滋事”、“非法经营”等各种罪名来“依法治国”,迫害独立知识分子和维权人士,尤其针对“六四”25周年纪念和内地民众支持香港民主运动的诉求,展开了两波明显的大规模镇压行动,抓捕大量作家、记者、学者、出版人、艺术家、社团工作者和维权人士,其中部分人士被非法拒绝通知亲属、会见律师,甚至遭酷刑折磨。本会荣誉会长、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博士已被监禁六年,他的妻子刘霞也遭株连,在被软禁在家与世隔绝长达数年后,至今仍遭当局严密监视,被限制与外界接触;自今年4月以来,本会荣誉理事高瑜和会员吕耿松、陈树庆、王藏均因自由表达相继被加以不同罪名拘捕;会员赵常青、张林、李化平先后被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刑2年6个月、3年6个月和2年;加上仍在服刑的杨天水(12年)、朱虞夫(7年),已有10位会员被监禁。本会荣誉会员仍有2013年林昭纪念奖得主许志永等36人被监禁,其中现年73岁高龄重病的香港出版人姚文田被以“走私罪”判刑10年,维吾尔笔会会员、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被诬以“分裂国家罪”判无期徒刑,81岁高龄的退休记者铁流被先后加以“寻衅滋事”和“非法经营”两罪嫌自9月起拘押至今,著名人权律师浦志强仅因网络批评言论自5月以来被关押,被加以“寻衅滋事”、“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煽动民族仇恨”、“煽动分裂国家”等四项罪名移送检察院起诉。虽然中国当局近期以“取保候审”形式释放了部分被捕人士,但国际笔会和本会狱中作家委员会救援名单上记录的文字狱囚徒,仍有高达70余位未获自由,比前几年长期保持在40多位增加50%以上,为历年记录之最。

为此,我们强烈抗议中国有关当局继续滥用恶法打压和平行使自由表达权的公民。我们认为:刘晓波、高瑜、伊力哈木、浦志强等作家同仁在强权下坚持独立思考,不屈不挠,勇敢无畏地践行着独立写作者和公民的社会良知,为维护言论自由和建设公民社会长期奋斗,付出了巨大个人代价和牺牲,令人钦佩。我们在此向他们问候和致敬!

我们坚信:言论自由包括写作和出版自由是所有人不可剥夺的基本人权,文字狱无法囚禁人的良知。寒潮滚滚来,但是春风关不住,必将满人间。我们再次敦促中国有关当局:根据中国《宪法》和中国政府已签署的联合国国际人权公约相关条款,立即无条件释放刘晓波等文字狱良心犯,并进一步推动更大范围的司法改革和政治改革,早日终结违宪非法的中国当代文字狱。

在辞旧迎新之际,我们祝贺和问候本会救援名单上于今年获释的29位狱中作家和新闻工作者:王功权、谭作人、许 万平、更嘎仓央、扎西热丹、东科、布旦、徐友渔、郝建、胡石根、刘荻(女)、石玉、罗茜、吴薇(女)、辛健(女)、 赵牧、殷雨声、刘虎、向南夫、高智晟、迪力夏提·帕尔哈提、卓日次成、努尔莫哈提·亚辛、凌丽莎(女)、徐晓 (女)、柳建树、薛野、陈堃、哈达,问候经国际社会广泛声援后处境有所改善的刘晓波夫人、诗人刘霞。

同时,我们问候本会的10位系狱会员:刘晓波、杨天水、朱虞夫、赵常青、张林、李化平、高瑜(女)、吕耿松、陈树庆和王藏。我们问候本会36位仍遭关押的荣誉会员:齐崇怀、陆建华、郭泉、海莱特·尼亚孜、刘贤斌、陈卫、李 铁、买买提江·阿布都拉、陈西、贡却才培、岗吉·志巴加、饶文蔚、李必丰、刘本琦、许志永、郭飞雄、浦志强、姚文田、刘杰(女)、伊力哈木·土赫提、姜力均、王炳章、吉美、呙中校、王健民、沈勇平、唐荆陵、王清营、袁朝阳、徐志强、铁流、郭玉闪、寇延丁(女)、黄凯平、张淼(女)和陈永洲。我们问候本会和国际笔会救援名单上的其他25位遭监禁的文字狱囚徒:卢正奇、袁湫雁(女)、尼加提·阿扎提、古丽米拉·艾明(女)、达瓦坚赞、卓玛嘉、班觉洛布、昆宗次巴、吕加平、金安迪、曹海波、董如彬、李磊、颜伯钧、谢文飞、苏昌兰(女)、何正军、吐尔逊江·艾孜木、穆塔里普•依明、帕哈提•哈力木拉提、肖克来提•尼加提、阿卜杜凯尤木•阿不力米提、阿提克木•如孜(女)、阿可拜尔•阿敏、罗玉伟。

我们也借此问候遭受文字狱株连打压的良心犯亲属们,向所有因言获罪、因争取公民权利而失去自由的人士及其家人致敬。

在新的一年里,独立中文笔会全体同仁将一如既往,为早日终结当代文字狱,为尽快恢复文字狱囚徒的人身自由,为争取国人普世言论自由权利不懈努力。

 

独立中文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

 

20141231

独立中文笔会致中国狱中作家的新年问候

 

 

据新华社1228日电 近日,周口女工周秀云太原讨薪死在太原龙城派出所一事引起关注。事后,龙城派出所值班民警刘金润称,网上说的“踩讨薪女工头发”是有人在误导网民。但据视频显示,民警确曾换脚踩女工头发。

死者丈夫相隔几米不知妻子死活

网上照片中被踩头发的女农民工周秀云来自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47岁。据其儿子王奎林回忆说,当时周秀云在工地门口抱着警察的腿恳求放了她的丈夫王友志,在此期间便遭遇拽头发、拧脖子等暴力侵害。“那个警察把我妈的头狠命往下按,脸都贴到肚子上了”,后来母亲便仰面躺地长达1个小时。一名身材偏胖的警察用脚踩着母亲的头发,并指责她“装死”。

“相隔不过几米,我不知道妻子的死活,更不能上前救助。”王友志说,警察把夫妻俩塞进同一辆警,由于是背铐,他只能用腿拱一拱妻子并呼喊着她的名字,但此刻妻子已经没有任何反应,当时是昏迷还是已经死亡,王友志也说不清楚。

王奎林说,13日当天最低气温零下11摄氏度,母亲在地上躺了1个小时。

被民警用鞋暴打满脸血

王友志说,他在派出所的卫生间内遭到了殴打,“他们抓着我的头发,用脚往死里踢我”,此后,在办公室又有民警用鞋对他头部左右开弓,打得他头晕目眩、满脸是血。每每谈到此他便失声痛哭。据王奎林说,他和另外两个老乡,也被派出所的民警教训一通,腰背上的淤青六七天后才散去。

王友志目前住在武警山西省总队医院的普外科。在医院1222日出具的检查报告单上显示着“左侧第69肋骨骨折”的检查结论。

最让公众感到震惊的是,47岁的周秀云在此事件中殒命。“妻子靠着墙耷拉着脑袋一动不动,我请求警察帮忙照顾,但没有人理我。”王友志被关进派出所的留置室,妻子就在门外不足两米处的地板上坐着,他眼睁睁地看着妻子不省人事,却无能为力。凌晨3时许,他在派出所内接到了妻子死亡,遗体已被送至太平间的通知。

 “民警脚踩女农民工头发”的照片引起网民极大愤慨。死者周秀云的外甥媳妇王星星提供了一段时长344秒的视频录像,不但能看到头发被民警踩在脚下,还能看到民警先左后右换脚踩的细节。

当日,周某等10余名河南籍民工准备于次日返乡,需回住地整理行李,因未戴安全帽进入施工工地,与保安发生纠纷。

“相关部门十几天也不立案,却一味要求做尸检,这种做法我们不能接受。”王星星说。

 

太原警察踩死讨薪女工背拷其丈夫不令相救

 

 

据网络媒体消息,国内基督教人士为发起公祭六四烈士被捕的于世文发起接力绝食。内容如下:

于世文先生因依河南民俗祭拜亡人,2014年大年初三举办“公祭六四英烈,缅怀耀邦紫阳”的悼念活动,被冤入狱。
上图为于世文姐姐和白发苍苍的于妈妈在寒风刺骨的北风中眼泪汪汪地期盼儿子回家。看到图中的老人,如果是你的妈妈,此时此刻你会有什么样的心情,你心痛吗?你心酸吗?
于弟兄2014年受洗信主,刚信主没多久就被冤入狱,所以特请弟兄姐妹们能参于这次24小时不间断的接龙代祷。今天你能看到这条信息我相信都不是偶然的,此时此刻无论你在何处,无论你是否认识于弟兄,我相信是神的爱把我们联结在一起,在耶稣基督里我们就是一家人。若你能把于妈妈视为自己的妈妈一样,若神的灵此时感动你,能否借用你的双手与双膝参于我们的24小时不间断的祷告,求主施恩怜悯于妈妈和于弟兄一家人,让于弟兄早日能被无罪释放与家人团聚,让于弟兄一家人经历上帝的大能和大爱,经历弟兄姐妹们的爱。这世界虽然冷漠无情,但我相信因着神的爱,您的爱可以温暖这世界,改变这世界!这世界虽然黑暗,但我相信因着神的爱,您的祝福将成为黑暗中的一束光,化咒诅为祝福!弟兄姐妹们,让我们一起经历神的荣耀好吗?因为我们的救赎主他永远活着!
圣经里有句话:你在暗中所做的,神必在明处报你!
参与方式,每人每天认领半小时为于弟兄祷告,直到神成就!参与的请报名,留下您的电子邮箱或微信号码,便于我们安排接龙代祷时间,若您不能参与,请转发!

国内基督教人士为发起公祭六四烈士被捕的于世文接力绝食

 

 

总统阁下,安好:

我是大陆经济学者綦彦臣,也是知名异见作家(独立中文笔会成员,曾在台湾出版过长篇小说《绝育》以及文集《我从来就不喜欢鲁迅——从政治异见到文化异见》)。在大陆,研究与写作之外,力所能及地做一些维权事务。其中,原国军旅长后裔李双成先生(农民,现居河北省献县许能屯)向中共政府索还被抄祖上家产、补偿其父李立池被诬陷所造成工资损失一例,颇令人喟叹,其无助之情形恐非不深悉者无以稍解。

李巨炎原系国民革命军新编陆军第五师步兵第一旅旅长。李巨炎出任该职时间大约为民国十七年,具体职责是跟随淞沪警备司令兼第五师师长熊式辉做防务工作。后来,李巨炎短期出任过河南开封警察厅保安大队长,遂于民国三十年转回本籍河北交河县(中共抗日武装合并交河与献县各一部为献交县)从事抗日活动。在中共抗日武装中,李巨炎被委派从事情报工作。民国三十二年六月,因中共内部另一情报系统人员向日伪举报,李巨炎身份暴露而被抓捕并杀害于交河县城北门。

李巨炎之所以被中共另一情报系统人员向敌方举报,很可能是后者借敌除疑的策略,即怀疑李巨炎为国民政府所秘密派遣,回到原籍参与中共抗日武装,待抗战胜利或其他可相之机将抗日队伍领归国民政府。如此判断并非无稽。首先,中共地方武装暨地下政府对李巨炎妻儿隐瞒死因四年,但到民国三十六年中共已经实控华北该区域后,突然定性李巨炎为汉奸并抄没家产,将李巨炎之妻与子李立池赶出家门(妻子沿街讨饭,后在献县许能屯落脚);其次,民国四十一年(大陆使用公元,为一九五二年),中共政府发起「镇压反革命运动」,在交河县处理有关案件时,意外证实李巨炎并非汉奸,但亦未认定李巨炎为中共体系的革命烈士,而于次年将李巨炎之子李立池录用为公务员(给中共时任县长做警卫员兼政府交通员);复次,至民国四十五年(一九五六),中共政权再掀政治运动曰「肃反」,政府有关人员在长官授意下诬陷李立池为汉奸之子,即未经甄核而翻覆李巨炎政治身份,李立池被中共政府开革回乡下。

至民国七十六年(一九八七),邓小平主导的平反暨「落实政策」推进到地县两级,李巨炎问题再度被关注,而李立池与李双成父子也开始上访。历经十七年,至民国九十三年(二〇〇四)四月,李巨炎获得中共河北省政府批准暨核发的《革命烈士证书》。但是,即便有「革命烈士」身份,中共各级政府均拒不落实偿还抗日地下政府时期抄没的李巨炎家庭财产、李立池受诬陷致失公职四十八年的工资损失。此后,李立池与李双成父子又上访十年,至二〇一四年(民国一百〇三年)。其间,李双成给中共政法首脑周永康而至孟建柱写信多次,反映问题未得解决;更亦多到泊头市(交河县改制而来)政府、中共沧州市委组织部上访,仅得不多救济而未能解决所诉求主体。有鉴于此,我希望马总统暨民国政府能垂助李双成如下事项:

第一,核查李巨炎在民国政府的档案资料,或通过熊式辉先生原部属调查,看能否确定李巨炎为国军的战殁人员身份,并按战殁人员待遇条例补发补助予李双成;

第二,根据我所提供情况,看能否在国民政府民政救济方面给予李双成先生以经济施援;

第三,通过两岸关系管道,看能否给予李双成移居台湾之照顾,并得到台湾医疗之帮助。

我代李双成表达意见没有任何自我利益,公共知识分子公益心而已。李双成从今年春季请求我帮助到年末,已经十余次登门,由此可以推知其到中共府衙哀求申诉之艰辛。綦某我在大陆出版通俗历史著作多部,算有历史阅读之资本,但能观及历史之冤案未有超过李氏祖孙三代者。李巨炎战殁自不必再言,而李立池历五十八年之冤屈未见得伸而于今秋离世;李双成奔波二十七年,由活泼青年而至年近半百,不仅至今未娶妻成家,而且自觉已有精神病症。最后一点,也是我恳请总统阁下通过两岸关系管道助李双成去台湾治疗的重要原因。

身兼中华传统士人之情怀,彦臣本不愿屈尊乞求某人何党,如我在大陆曾因政治罪名入狱三年八个月,至今无医保劳保住房公积等任何社会福利,并不向任何级次当局诉请一丝。然悉李氏一门三代之冤之无助之生者继续受折磨,实无以忍,故叩首折节而哀号于总统马先生。

恳望助之,恳望怜之!以不负总统曾为读书人之所以怀士负,以不负民国先烈之为中华所牺牲。

此致

 

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先生,

伫盼驰复。

 

   綦彦臣,敬呈。

    

   中华民国一百〇三年(公元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本函经由彦臣友人、在美华人徐文立先生与朱红先生代转,且公开于民国复兴运动网站。如有函复,亦请直给徐朱二人暨民国复兴运动网站,转于在下。

——————

另有已发表关于李氏祖孙三代受屈文章,供检索

其一,香港《动向》杂志二〇一四年第六期,《红三代上访三十年》;

其二,美国《参与》网刊二〇一四年八月十一日,《一封诡异的中办信访局退信——兼记劝导潜在「暴恐分子」李双成》。

其三,我的博客上二文,博客地址:http://sihoen.blog.163.com

 

綦彦臣:关于原国军旅长李巨炎战殁待遇问题 致马英九总统请求函

 

 

总统阁下,安好:

我是大陆经济学者綦彦臣,也是知名异见作家(独立中文笔会成员,曾在台湾出版过长篇小说《绝育》以及文集《我从来就不喜欢鲁迅——从政治异见到文化异见》)。在大陆,研究与写作之外,力所能及地做一些维权事务。其中,原国军旅长后裔李双成先生(农民,现居河北省献县许能屯)向中共政府索还被抄祖上家产、补偿其父李立池被诬陷所造成工资损失一例,颇令人喟叹,其无助之情形恐非不深悉者无以稍解。

李巨炎原系国民革命军新编陆军第五师步兵第一旅旅长。李巨炎出任该职时间大约为民国十七年,具体职责是跟随淞沪警备司令兼第五师师长熊式辉做防务工作。后来,李巨炎短期出任过河南开封警察厅保安大队长,遂于民国三十年转回本籍河北交河县(中共抗日武装合并交河与献县各一部为献交县)从事抗日活动。在中共抗日武装中,李巨炎被委派从事情报工作。民国三十二年六月,因中共内部另一情报系统人员向日伪举报,李巨炎身份暴露而被抓捕并杀害于交河县城北门。

李巨炎之所以被中共另一情报系统人员向敌方举报,很可能是后者借敌除疑的策略,即怀疑李巨炎为国民政府所秘密派遣,回到原籍参与中共抗日武装,待抗战胜利或其他可相之机将抗日队伍领归国民政府。如此判断并非无稽。首先,中共地方武装暨地下政府对李巨炎妻儿隐瞒死因四年,但到民国三十六年中共已经实控华北该区域后,突然定性李巨炎为汉奸并抄没家产,将李巨炎之妻与子李立池赶出家门(妻子沿街讨饭,后在献县许能屯落脚);其次,民国四十一年(大陆使用公元,为一九五二年),中共政府发起「镇压反革命运动」,在交河县处理有关案件时,意外证实李巨炎并非汉奸,但亦未认定李巨炎为中共体系的革命烈士,而于次年将李巨炎之子李立池录用为公务员(给中共时任县长做警卫员兼政府交通员);复次,至民国四十五年(一九五六),中共政权再掀政治运动曰「肃反」,政府有关人员在长官授意下诬陷李立池为汉奸之子,即未经甄核而翻覆李巨炎政治身份,李立池被中共政府开革回乡下。

至民国七十六年(一九八七),邓小平主导的平反暨「落实政策」推进到地县两级,李巨炎问题再度被关注,而李立池与李双成父子也开始上访。历经十七年,至民国九十三年(二〇〇四)四月,李巨炎获得中共河北省政府批准暨核发的《革命烈士证书》。但是,即便有「革命烈士」身份,中共各级政府均拒不落实偿还抗日地下政府时期抄没的李巨炎家庭财产、李立池受诬陷致失公职四十八年的工资损失。此后,李立池与李双成父子又上访十年,至二〇一四年(民国一百〇三年)。其间,李双成给中共政法首脑周永康而至孟建柱写信多次,反映问题未得解决;更亦多到泊头市(交河县改制而来)政府、中共沧州市委组织部上访,仅得不多救济而未能解决所诉求主体。有鉴于此,我希望马总统暨民国政府能垂助李双成如下事项:

第一,核查李巨炎在民国政府的档案资料,或通过熊式辉先生原部属调查,看能否确定李巨炎为国军的战殁人员身份,并按战殁人员待遇条例补发补助予李双成;

第二,根据我所提供情况,看能否在国民政府民政救济方面给予李双成先生以经济施援;

第三,通过两岸关系管道,看能否给予李双成移居台湾之照顾,并得到台湾医疗之帮助。

我代李双成表达意见没有任何自我利益,公共知识分子公益心而已。李双成从今年春季请求我帮助到年末,已经十余次登门,由此可以推知其到中共府衙哀求申诉之艰辛。綦某我在大陆出版通俗历史著作多部,算有历史阅读之资本,但能观及历史之冤案未有超过李氏祖孙三代者。李巨炎战殁自不必再言,而李立池历五十八年之冤屈未见得伸而于今秋离世;李双成奔波二十七年,由活泼青年而至年近半百,不仅至今未娶妻成家,而且自觉已有精神病症。最后一点,也是我恳请总统阁下通过两岸关系管道助李双成去台湾治疗的重要原因。

身兼中华传统士人之情怀,彦臣本不愿屈尊乞求某人何党,如我在大陆曾因政治罪名入狱三年八个月,至今无医保劳保住房公积等任何社会福利,并不向任何级次当局诉请一丝。然悉李氏一门三代之冤之无助之生者继续受折磨,实无以忍,故叩首折节而哀号于总统马先生。

恳望助之,恳望怜之!以不负总统曾为读书人之所以怀士负,以不负民国先烈之为中华所牺牲。

此致

 

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先生,

伫盼驰复。

 

   綦彦臣,敬呈。

    

   中华民国一百〇三年(公元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本函经由彦臣友人、在美华人徐文立先生与朱红先生代转,且公开于民国复兴运动网站。如有函复,亦请直给徐朱二人暨民国复兴运动网站,转于在下。

——————

另有已发表关于李氏祖孙三代受屈文章,供检索

其一,香港《动向》杂志二〇一四年第六期,《红三代上访三十年》;

其二,美国《参与》网刊二〇一四年八月十一日,《一封诡异的中办信访局退信——兼记劝导潜在「暴恐分子」李双成》。

其三,我的博客上二文,博客地址:http://sihoen.blog.163.com